第5章 我能治她

发布:09-08 09:02

就在陈院长和江南曦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他一看来电显示,不敢怠慢,连忙对江南曦说:“江小姐,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江南曦点头:“嗯,您随意。”她低头看着哥哥拍的片,确定淤血的具体位置,好做出治疗方案。

只是不到一分钟,陈院长就打完了电话,对江南曦说:“江小姐,不好意思,有一个急症病人,我要去看看。”

江南曦收起哥哥的病例,说:“那我先告辞,明天再来医院。”

陈院长却说道:“能不能冒昧地请江小姐,和我一起去看一下那个急症病人?”

江南曦明白,这是陈院长对她的考验,也是给她创造一个立威的机会。

她就笑笑说:“陈院长客气了,难得有这个向前辈学习的机会,非常愿意。”

她谦卑的态度,让陈院长很受用,就哈哈一笑,然后领着她,坐电梯,到了二楼的一间急诊治疗室。

治疗室的面积不大,现在挤满了人,更显得房间逼仄。

在医生护士环绕的治疗床上,躺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她脸色苍白,满头冷汗,嘴唇都发紫了,还不停地哀嚎,身体不停抽搐。

她的腹部,有些突出,好像是三四个月的孕妇。

江南曦看到这个女人,不由得眼眸一深。

她不由扭头看向病床一侧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身材高大,一张帅脸,如鬼斧神工雕刻的一样,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只是那样一张让万千女人犯花痴的脸,冷沉得要滴出水来。他气场强大的,好像自带制冷效果,让人望而生畏,不敢往前凑。

而另一个男人,稍微矮一些,身材有些清瘦欣长,一张脸清秀而俊朗,让人如沐春风。

这两个人还真是两个极端,一个冷得骇人,一个暖得醉人。

只是这个清瘦的男人,脸上满是焦急,眼神全在治疗床上的女人身上。

江南曦看到这个男人,控制不住地浑身一颤,心头涌起万般恨意。

这个男人,就是当年无情抛弃她,还让她在众多同学面前蒙辱,从而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高伟庭!

那个女人,当然就是夜兰舒了。

另一个男人,江南曦不认识,想必应该是夜兰舒的哥哥。

以前就听她说过,她有个很宠她的哥哥。

呵呵!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她回安城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他们!

他们让她痛苦了这么多年,让她一个人流落他乡,遭遇了那么多的磨难!

这笔账,她一定要找他们算的!

那三个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她,因此,她就站在陈院长身边,努力隐忍着。

站在高伟庭身边的那个高大男人,正是夜兰舒的哥哥,夜北枭。

他见陈院长走进来,连忙上前,说道:“陈叔,你快看看兰舒,她疼得厉害。”

陈院长连忙说:“我来看看,你别着急。”

他走到夜兰舒身前,仔细查看他的症状,说道:“肠梗阻吗?刘医生,做检查了吗?”

旁边的刘医生连忙说:“院长,做了,你看,”他说着把检查结果递到陈院长手里,接着说道:“患者之前有慢性肠炎,这次吃了刺激性食物,导致肠梗阻。现在肠壁已经发黑,肠壁失去张力,必须尽快手术,否则极有可能引起肠破裂,引起腹腔感染。但是患者不愿手术!”

陈院长点头看向夜北枭,说:“夜先生,夜小姐这种情况,不适合灌肠,必须尽快手术,才能尽快减轻痛苦,防止肠破裂。”

夜北枭不懂医术,他见陈院长都这么说,就看向高伟庭。

高伟庭虽然这么多年没有做医生,毕竟是医学院毕业的。

他点头:“我同意手术。”

他低头对夜兰舒,声线温柔:“兰舒,这是个小手术,很快的,不会很痛苦,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温柔的声线,一如往昔他在江南曦耳边深情低语,让她控制不住地心头颤抖,眼眸酸涩。

他依然温柔如斯,只是不再是对她!

江南曦的指尖几乎都要掐进肉里,才能保持着脸上的平静。

夜兰舒痛苦地闭着眼睛,抽泣着说:“我不想肚子上留个疤,太丑了!”

这女人原来是为了身材美,才不愿做手术的。

江南曦眼眸微沉,不由得紧了紧手指。

夜北枭看着妹妹,关切中透着严厉:“兰舒,什么时候了,你还胡闹?你的身体要紧,先手术……”

夜兰舒依然抗拒:“哥,我不要手术,一定有别的办法的……”

陈院长为难地说:“夜小姐,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手术……”

江南曦适时插话道:“陈院长,我可以让夜小姐不用动手术,而恢复肠道畅通,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她一说话,众人的目光都倏地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陈院长也有些诧异。在医学上,西医对待肠梗阻,轻者灌肠,重者手术割肠。中医一般用中药疏通肠道,但是也需要两三天,才能好转。江南曦刚才却说,她几分钟就能让让肠梗阻疏通,这怎么可能呢?

夜北枭最在意妹妹的痛苦,他最先问道,只是语气却是冰冷的,像是质问:“你要怎么做?有没把握?”

他那气势,好像江南曦如果说没把握,他当场就会拍死她。

江南曦却淡淡一笑:“当然有把握,只是不知道你的宝贝妹妹,愿不愿意让我治了!”

这时高伟庭和夜兰舒才转头看向江南曦,不由得都愣住了,怎么是她?她六年前不是人间蒸发了吗?她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高伟庭望着江南曦,一时间百感交集,竟然说不出话来。

夜兰舒一时忘了疼痛,紧紧地抓着高伟庭的手,警惕地瞪着江南曦,有气无力地说:“江南曦,你要做什么?我休想害我!我不要你治,你走!”

江南曦依然淡笑着说:“夜兰舒,你不让我治也没关系,我本着救死扶伤的职责,明白地告诉你,你梗阻的位置在十二指肠的下半部分,也就是下腹部。梗住有五六厘米长,如果手术的话,你的这一段肠道都要被割去。不但你的肚皮上,会留下一道丑陋的疤痕,以后吃饭不能吃太撑,大解都不能使劲,否则一不小心,肠子就断了…… ”

【强烈推荐】前世没有出现的孩子爸爸今世却出现了,两个让的相遇从一开始就不太美妙,这辈子……该怎么走?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