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他比夜色薄凉

发布:07-12 10:51

家庭医生战战兢兢地说着很不乐观的情况。

只见江松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周身寒气沉重。

“刘嫂,叫司机,备车!”

“先生,外面的雨势太大,路上的积水太深,通往市医院的松江路交通已经瘫痪。”刘嫂分明局势,这时出门是危险的。

江松舟置若罔闻,呵斥刘嫂:“依云等不了了,必须马上去!”

这个在云城呼风唤雨、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男人,此刻脸上尽是疯狂焦躁不安的神色,因为顾依云对他而言很重要,所以在面对她的生命安危之际理智尽失。

刘嫂无奈之下召集所有的人手,将床上的顾依云放在简易担架上,抬到黑色加长商务车里。

江松舟脚下生风,路过门口倒在地上的叶似锦,似作空气,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车子一路疾驰,很快隐入黑色的夜色中。

“夫人,夫人,您醒醒!”刘嫂待大家都走后,才敢走近叶似锦身边呼唤。

叶似锦脸色苍白,额头的伤口在雨水的浸泡下膨胀发。

刘嫂对这个江夫人甚是心疼,她是叶似锦在这段为期两年的婚姻里所有不幸和不开心的见证者。

从叶似锦嫁进来江家的第一天起,江松舟从来没给过她好脸色,尤其是在顾依云父母双亡、无依无靠,搬进江家的这半个月内,江松舟更是变本加厉。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叶似锦受到的委屈,刘嫂是看的一清二楚。明明是叶家的掌上明珠,却能为了爱情忍辱负重,刘嫂很是喜欢和尊敬叶似锦。

刘嫂一人吃力地将叶似锦从地上搀扶起来,安置在床上。在给她换衣服时摸到她发烫的身躯,刘嫂顿感不妙,立即找出家中备用的退烧药和消炎药给叶似锦喂服。

这一晚上市中心医院的所有权威医生聚集在一起开会,共同商讨患者顾依云的开颅手术要不要做。

椭圆形会议桌的一端坐的是商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江松舟。

一众脑科室主任医师不敢松懈,激烈争讨各自想法。

“我组建议做手术。”其中一名医生指着的屏幕上一张影像,“大家看这里,患者现在脑内已有一块淤血压在视网膜神经线上,我建议即刻开颅手术。”

“从手术的风险上看,开颅手术实在是具有高危险性,我组建议不要做。”

……两方各执己见,争论不休。

还是院长的一句话让大家安静下来:“先等患者醒来,我们看完顾小姐的身体情况再来讨论下一步的方案,如果顾小姐的视力真的受影响,我们可以进行角膜移植。”

“江先生,您觉得这样如何?”

江松舟的整颗心都在急救室里的顾依云身上,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一众人都在屏息静气等他的回复。

过了好一会儿,江松舟才开口:“先采取院长的措施。”

这边的顾依云从急救室推出来的时候浑身绑着纱布,整张脸除了眼睛,其他地方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

江松舟待在病房内,盯着床上的人儿,整夜不合眼。

【强烈推荐】明嫣的人生一共红了两次,第一次:满城皆传她与亲弟弟之间的龌龊之事;第二次,是N年后,她的豪华婚礼,新郎却不是当年拉着她的手说‘你是我妻子’的男人。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肆肆一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