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发布:07-12 10:51

“舟哥哥……舟哥哥……”

病床上的顾依云醒来后只觉浑身像被车轮碾压般疼痛,回忆起昨晚从楼上摔下去的那一跤,她咬咬牙,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江松舟看到醒来后的顾依云,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温柔问道:“依云,哪里还疼?饿不饿?”

“舟哥哥,我摔下去的时候以为我会活不了了,还好,你还在。”

江松舟深情注视着她的眼睛:“傻瓜,你这么善良,老天爷怎么会舍得从我身边带走你呢?”

顾依云心中很是感动,然而,这些都满足不了她。

静谧的空气里突然响起,顾依云低声“呜……呜……”哭泣声,作势将自己的头转向侧面,“我现在是不是很丑,舟哥哥,你不要看我了。”

江松舟被她孩子般的想法逗的不自觉勾起嘴角,“依云,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美的,我从来没有嫌弃你。”

同时用带着薄茧的手抚上顾依云的眼睛,耐心安抚她的情绪。

两人目光相交,沉溺在这互诉衷肠的温情之中。

叶似锦和刘嫂躲过门口围堵的各路记者,从医院的后面进来,找到顾依云的病房。

也许是屋内的两人太过忘情,连叶似锦推门而进都没有被察觉。

还是顾依云瞥到站立在门口叶似锦的身影。

叶似锦,是你自己找上门的!

她在脑中思索几秒,随即想出一个计谋。

然后,她用只能两人听见的耳语,害羞地问江松舟:“舟哥哥,我的眼睛有些痒,好像是睫毛掉进去了,能不能帮我吹一吹?”

江松舟果真附下身子,凑近顾依云的眼睛,找那根所谓的睫毛,使两人之间的距离变为两指宽。

从背面看,他们两人就像在亲吻。

这暧昧的画面对叶似锦来说格外刺眼,作为江松舟的妻子,此时她该怎么办?

叶似锦心如刀绞,看着两人足足有两分钟,膝盖上和额头上的记忆在这一秒叫嚣着疼痛,提醒着昨晚她所遭受伤痛。

“舟哥哥,你看看后面是不是叶姐姐?”

时间也差不多了,顾依云示意江松舟往后看。

哪壶不开提哪壶,听到“叶似锦”三个字,江松舟回头扫了一眼叶似锦,刚刚温和平静的他霎时变得怒不可遏。

大步上前,三步两步把叶似锦拽到顾依云的病床边。

“依云,告诉我,是不是她推你下去的?”

顾依云极力为叶似锦辩解:“舟哥哥,你不要生叶姐姐的气,是我自己不小心脚滑,真的不怪叶姐姐,都是我的错……”

但事情好像越描越黑。

顾依云越是这样说,江松舟越发肯定这事是叶似锦下的狠手。

“依云,别怕,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她推你下楼的?”

顾依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叶似锦,那目光里包含很多,顾忌以及欲言又止,停顿的时间越长,江松舟更加断定,甚至坐实叶似锦就是罪魁祸首。

江松舟阴鸷地盯着叶似锦,如果他的眼神可以放箭的话,那他一定会让叶似锦万箭穿心。

他一步一步往叶似锦走近,叶似锦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戾气满身的江松舟。

她很害怕,不停地往后退,直到身后是冰冷的墙壁,无路可退。

“松舟,我真的没有推她,你要相信我。”叶似锦睁大双眼,一直摇头。

江松舟嗤笑:“编啊!继续编啊!你个虚伪善妒的毒妇!”说罢,大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扼住她的呼吸。

【强烈推荐】宋喜听着身边人用‘横行霸道’‘一手遮天’甚至是‘六亲不认’这样的字眼形容乔治笙时,她在心中淡定的想到:嗐,我老公嘛~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肆肆一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