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半路截胡

发布:11-06 09:25

清晨,C市。

某酒店走廊。

“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一名身姿妙曼的女子笑意吟吟堵住了某人的去路,她表情生动而丰富,眉飞色舞。

“顾总,我昨晚好歹帮了你,需要这么绝情么,嗯?”

顾家大少,从小的天之骄子。

也是昨夜开始被炒上热搜的男人。

他昨夜本应该出现在与某个女星订婚宴上,却不知道为何缺席了,到脚下的酒店与前女友度过了奇妙的一晚。

顾廷深脚步停下,精心雕刻过般的脸庞升起一丝冷漠,目光如炬,薄唇轻启。

“如果我没记错,昨晚是慕小姐主动投怀送抱吧?”

他对她可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慕杉眯眸,没否认,精致的五官风轻云淡:“所以嘛,顾总不更得要回报回报我么,毕竟牺牲很大的对不对?”

真以为她半路截他很容易么?

幸好她出手快,否则昨晚一过,他就是别人的了。

想想前世干的混账事,真是无地自容哇。

顾廷深沉吟片刻:“呵。”

他节骨分明的手指休闲裤袋里拿出了钱包,并随便抽出了一张银行卡塞给她。

“消失。”

这个女人,他已经不再想跟她有多余的接触。

“得咧。”慕杉讪讪接过银行卡,并不觉得尴尬,反而嘴角笑意仍然不断,小心翼翼迈着步伐跟上他的脚步。

他前,她后。

她还嘀嘀咕咕:“哎,你慢点,再捎我一程呗,我走不了路,昨晚折腾太……”

顾廷深闻言倏然回眸,吓了她一跳。

慕杉赶紧住嘴,明亮的月儿眸又眯了眯,笑了道:“好嘛,我不说了,你送我回家成吗?”

顾廷深平静转身,一言不发。

这就算是答应了。

两人一快一慢,一黑一白来到了酒店的底下停车场。

一辆低调又奢华的私家轿车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开门,上车,动作行云流水,默契十足,谁也没有落在谁后面。

助理江南在驾驶座上,看到这副场景眼睛都直了。

心里大喊,我滴乖乖啊。

老大昨晚没去订婚宴,原来又是跟这个女人搅和在一块了?

“顾总,慕小姐,早上好,咱们现在去哪里?”

两尊大佛已经就位,江南弱弱的问道。

顾廷深寒脸不语,慕杉倒是先开口了,她生得本就好看,一笑起来尤其明媚亲切。

“早上好江特助,先去附近吃饭的地方,我们俩都没有吃早饭,肚子都饿瘪了。”

江南瞬间咋舌,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好家伙,这好好说话的人是慕小姐?

他不由拿余光偷偷去看顾廷深,老大发话了才算话,慕小姐说话他不敢从。

毕竟这两位已经不是当初那种关系了。

顾廷深面无表情板着脸:“慕家。”

他说了送她回去就只是会送她回去,仅此而已。

“好的。”江南一脚油门,车子平稳出发。

路上,后座气氛压抑。

即使慕杉想尽了办法跟顾廷深搭腔,他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这让她大受打击。

前世他们是情侣,狗血的一夜情促使两人绑在一块,只是那时候的她一颗心只有慕家那几位,丝毫不肯看他一眼。

顾廷深天性冷淡,不善言辞。

但是出于责任与义务他是一心对自己好,有求必应,可惜自己有眼无珠,受了蒙蔽,两人分道扬镳。

其中一个关键,还是他那位同父异母的弟弟插足!

顾纪承向来与顾廷深不睦,他唯一的爱好就是让顾廷深不好过,他心里就舒坦。

所以在慕杉和顾廷深在一起后,顾纪承则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一个性格开朗,能言善道,甜言蜜语张口就来,一个天性冷淡,不喜表达,没事还喜欢摆臭脸。

如此明显的对比,慕杉自然免不了俗,选择前者。

结果显而易见,她被利用了!

两人分手,顾纪承目的达到立马玩了消失,她后知后觉,进退两难,日子愈发难过。

如今的时间,正是在她与顾廷深分手半年后,两人分开以来第一次见面。

根据前世记忆,得知他昨晚要订婚,于是她都没想利用优势将他给掳走!

不为别的,只想好好弥补他。

“慕小姐,到了。”

时间一晃而过,慕杉再回神时,江南已经把车子稳稳停在了油柏路边。

慕家,坐落于C市富贵人家小区,独栋别墅,风景优美,且面基不小。

“好吧,那我走了啊。”慕杉依依不舍的看着顾廷深,小眼神巴眨巴眨。

多希望他能睁开眼睛再看自己一眼。

“你记得吃早餐哦,我不陪你吃啦。”

顾廷深:“……”

沉默是金这句话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慕杉不甘心,继续道:“我真走了,你不看看我么,我真的要走了。”

顾廷深:“……”

车内安静两分钟,一点声音也没有。

慕杉亦没有下车。

顾廷深眉峰蹙起,不悦的淡淡掀眸去看,她到底在做什么。

只是那卷翘的睫毛才稍稍睁开一条缝隙,一张白皙的脸蛋就朝他啃了过来。

某个女流氓如愿以偿的偷了一个香,眸光流转,笑得宛如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格外迷人。

“好了,我真走了,不能再陪你了,你自己记得吃早餐啊,拜拜。”

她真走了,下车,关门,很干脆。

黑色轿车渐行渐远。

女巫婆不在车上了,江南这会才敢大着胆子跟顾廷深惊恐说道:“老大,您觉没觉得慕小姐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的慕杉可不是这样的,单单那个脾气就可以炸死好几个恐龙,哪里那么温顺过?

顾廷深:“你看出来了?”

他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有错觉。

“嗯。”江南郑重点头,煞有其事:“她这次都没骂我,一句都没有!”

以前老大让慕小姐不痛快了,遭罪的就是他们这些下属,他跟米兰是跟着顾廷深最久的助理,也是被骂得最狠的人。

这回慕杉突然不骂人,他真是不习惯啊。

顾廷深:“……”

他深沉的黑眸看向江南宛如在看一个智障,写满了你是有多贱,一天不骂你还浑身不舒服?

【强烈推荐】她收拾包袱离开,却被他堵在床榻!沈宴清:“娘子,又想抛下为夫去哪?”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