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算计我,暴打一顿

发布:11-06 15:05

临川市蓝月会所某包厢。

嘭——

娇小的身体狠狠撞在沙发边沿上,女人啊地叫了一声又戛然而止,惊恐地看着宋清竹。

宋清竹长得很美,柳叶眉、桃花目、琼脂鼻、肤白胜雪,一点一滴都像是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可此时,这张美丽的容颜上却布满寒霜。

“说吧,谁让你这么做的?”她轻声开口,不急不缓地语气中透着冷意。

她没想到只是来参加一场初中同学聚会,竟然会被下药,幸亏她察觉不对,才没有着了道。

赵西身子瑟缩了一下,不语。

“不说?”宋清竹手中捏着一瓶饮料,轻轻晃了晃,“指使你的人有没有告诉过你,这里面的东西可是违禁品,如果我将它交给警察,你可是要坐牢的,轻则一年,重则十年。”

赵西瞳孔巨缩:“不可能,她说这里面只是安眠药。”

宋清竹美眸轻闪,追问:“她是谁?”

赵西垂下眼,又不说话了。她不能说,说了母亲的医药费就没有了。

宋清竹盯着她,脑中却在快速思索着:她不满十三岁就被扔到国外了,三天前刚回国,不可能是得罪了什么人,那么到底是谁处心积虑、费尽心思地要算计她?

脑中灵光一闪,宋清竹想到什么,美眸微眯。

她拿出手机,作势要报警:“喂,110吗,这里是——”

“不要——”

赵西抱住她的腿,哀求:“求你,不要报警。是宋诗雨,是她让我这么做的,她说饮料里只有少量的安眠药,我不知道什么违禁品,不关我的事儿。”

她哭得满脸是泪,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无法让宋清竹有丝毫的心软。

“给我下药之后呢?”宋清竹又问道。

“把你送到隔壁酒店的2001房间,她说里面是你的未婚夫,她只是想让你早点答应嫁进吴家。”赵西哭着道,“宋清竹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我妈妈住院了,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宋诗雨说了,只要我按照她说的做,就会给我钱,我真的没办法,对不起,对不起,求你不要报警。”

宋清竹暗暗咬牙,气得指尖发颤,宋诗雨为了让她答应联姻,可真是费心了,竟然连这种手段都想得出来!

赵西抱着宋清竹的腿哭得不能自已。

宋清竹冷冷地看着她,这是她出国前最好的朋友,也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却没想到竟然为了钱毫不犹豫地算计了自己。

宋清竹微微俯身,扯开她的手,转身就走。

“宋清竹,不要报警,求你了。”

身后,赵西哭求的声音被隔断在包厢里。

宋清竹冷着脸,直接冲进了隔壁酒店的电梯,按了二十层。在等待电梯上升过程中,她渐渐冷静下来,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她站在2001房间外,按了门铃,门里很快传来脚步声,还有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怎么现在才来?”

门打开,男人的话戛然而止,盯着宋清竹的脸,看直了眼。

“吴一鹏?”宋清竹微微歪着头,笑眯眯地问道。

吴一鹏下意识地点头。

果然,宋家的两个女儿,还是这个宋清竹长得漂亮,就是可惜了,是个私生女。不过没关系,就冲这张脸,他也愿意娶了她。

来不及想为什么宋清竹会清醒着出现在自己面前,吴一鹏眼底满是欲色:“快进来,我等你好久了。”

说着就要伸手去拉她,宋清竹一个侧身,躲过了他的手,径直走了进去。

吴一鹏猴急地关上了门:“美人儿,等等我。”

宋清竹直接走进了卧室,一张大大的圆床映入眼帘,一旁的沙发上还放着不少的东西。

宋清竹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转身时脸上依旧笑盈盈的:“原来你还准备了这些啊,正好,我们今天来玩点新花样啊。”

吴一鹏浑身发热,急不可耐地扯着自己的衣服下摆,闻言,眼睛一亮:“什么新花样?”

他随手将衣服扔在了地上,赤着上半身就想去抱宋清竹。

宋清竹再次闪身躲过,故意捏着嗓子,娇声道:“你想不想试试嘛?”

吴一鹏听得浑身酥软,哪里会说不好,连连点头。

宋清竹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和鄙夷。

两分钟后,被五花大绑的吴一鹏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惨叫。

宋清竹吹了吹拳头,美眸里满是笑意:“好玩儿吗?”

吴一鹏疼得脸色煞白,顶着一只熊猫眼咒骂道:“贱人,你竟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宋清竹又挥了一拳,托着下巴观察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嗯,这下两只眼睛对称了。

“不是你要玩新花样的嘛?现在怎么又来怪我?”她眨巴眨巴眼,神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吴一鹏:“……”

他说的新花样可不是这种。

“你放开我,我不玩儿了。”吴一鹏气急败坏。

“别急啊,游戏才刚刚开始呢。”宋清竹笑得俏皮可爱,语气也温温柔柔的,可手上却丝毫没有手软,哪儿疼打哪儿,打得吴一鹏满地打滚、惨叫连连。

“贱人,啊——”

“叫什么叫,竟敢对姑奶奶下药,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再打我信不信我让宋氏破产”

“你去呗,我等着。”宋清竹冷哼,宋氏破产与她何干,以为她会在乎?

“我错了,我错了,姑奶奶,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不敢了,别打了,呜呜呜呜,妈妈,救命啊。”

宋清竹看着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男人,鄙夷地撇了撇嘴,骨头可真够软的,竟然哭成这样,丢人。

见她往前走了一步,鼻青脸肿的吴一鹏下意识地缩了缩,颤声道:“姑奶奶,再打就出人命了。”

宋清竹啧了一声,环视了一周,然后径直朝着房间的西北角走去,然后在窗帘的角落里拿出了一个针孔摄像头。

“准备得还真够齐全的。”她想。

吴一鹏见她竟然发现了摄像头,脸色顿时一变:“不是我装的,是宋诗雨,她说只要我录下来,你就会乖乖嫁给我,听我的话。”

又是宋诗雨!

宋清竹咬牙。

她捏着拳头,对吴一鹏挥了挥,成功将他吓得脸色惨白,才说道:“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完,扬长而去。

【强烈推荐】她进慕家门时七岁,母亲病逝,父亲枪决,而收养她的,就是那个让她父亲进入监狱的男人......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