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君山媳妇气的吃农药

发布:02-05 11:04

“你说说这刘君山才没了多久,他媳妇就跟王癞子好上了?所以说,漂亮的女人到底守不住啊!”

“到底咋回事还不知道呢,少说两句,没看君山媳妇都气的吃农药了!”

“八成就是奸情暴露了,羞臊的呗。”

一句句流言传到耳朵里,韩惠只觉得脑袋都快炸了。

她不过是接连加班了半个月,怎么一醒过来,就到这儿了?根据脑海中的记忆显示,这就是个六零时代为背景的…书中小世界!

虽然是六零的时代,但是因为架空,只是历史背景和年代相似,有一些东西却没有发生。

而且进度比她所在的现实世界要快很多。

到七零开始,就飞速发展,没有受到客观的局限,比她所在的世界快了十年。

男主刘君山,能抓住未来经济命脉的男人,这一年出去狩猎,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其实不然,人家有了大机遇。

可他回家的时候,原主就因为流言可畏而喝农药死了,给他留下一双儿女。

男主养娃致富,打动了女主,然后两人在一起,恩恩爱爱生下一对龙凤胎,而原主的那对儿女,却都没教育好,坐牢的坐牢,自杀的自杀。

回忆完剧情,韩惠眼一抽,敢情这就是一门三炮灰啊!

她重新闭上眼,探知到空间还在,这才缓了口气。

就在这时,耳畔响起一道大嗓门。

“围着干什么?快散了散了,我婆婆可是在后边!”

紧接着,咯吱一声,门开了,老三媳妇刘桂芝走了进来,假惺惺劝道:“二嫂,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那王癞子就是看二哥没了,这才敢来欺负你,你说你还这么年轻,以后可咋办啊?”

韩惠瞟着对方,心里一阵冷笑,这个刘桂芝可不是个好货,就是她逼着原主把儿子给了人,又传出流言,算是间接导致原主死亡的凶手啊!

压下怒气,她顺着对方的话接茬,“老三媳妇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

刘桂芝心一跳,那个老鳏夫可是说了,只要婚事一成,要给她整整二十块钱呢!

她连忙抓住对方的手,语气热切道:“二嫂啊,你年轻漂亮,要是真守一辈子,那也太可怜了,照我说啊,现在就相看着,遇到合适的,那就跟人家试试…”

韩惠朝对方脸上甩了个巴掌,气势汹汹道:“外人造我的谣也就罢了,你作为老刘家的人,也跟我说这样的话,君山才走了多久?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桂芝被打懵了,在她记忆里,这位二嫂就是个温吞性子,啥时候动手打过人啊!这么漂亮的女子,还真能守一辈子?

自己也算是为她好啊!

她呸了声,咬牙道:“我们妯娌好好的说着知心话,你打人干啥?许你做,还不许人说了?还以为自己真能守一辈子啊!”

“我做了什么,让你有说头?有一件你说出一件来,要是胡说了一件事,那就别怪我今天撕了你的嘴!”韩惠拍一下桌子,双目炯炯有神。

刘桂芝嘴唇蠕动了两下,到底没说出个一二三来,平白被打了一巴掌,她愤愤瞪对方一眼,扭头就往外走去。

看着关得砰砰响的房门,韩惠淡淡收回目光,与其关注那样的蠢货,还不如想想接下来该怎么活。

再说那刘桂芝,刚出门,便撞见了急匆匆回来的婆婆老刘婆。

“不是说吃了农药,人现在咋样?”老刘婆吊着三角眉问道。

刘桂芝眼珠一转,自己婆婆可是村里第一泼妇,要是让她误会了韩惠真有想出墙的心思,那韩惠在这个家里还能过的下去?

过不下去,不正好方便自己做事嘛!

她为难的垂下头,许久才叹气道:“妈,二嫂现在没事了,估计就是刚才被大家看见了,心里不得劲,这才想了错路。你说说好好的,二哥咋就…哎呀!”

老刘婆往三儿媳头上打了一下,板着脸道:“别胡说八道,也别打你二嫂的主意,我告诉你,她的事情,我心里有数。”

刘桂芝眼神闪躲,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震慑完儿媳妇,老刘婆扭头就进了家。

要想卖个好价钱,那女人家的名声是最值钱的。

晚饭是刘家大嫂王燕兰端进来的。

把碗放下,她叹气劝道:“老二媳妇,遇事以后别那么冲动,啥都没有命金贵,万一要是真出事了,你让小妞咋办?”

韩惠搜寻了一下记忆,大嫂王燕兰就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好人,书里面记载,原主去了以后,留下的那双儿女就是靠她照顾,这才能熬到男主回来的。

她露出笑容,语气诚恳,“大嫂你放心,刚才我就是气的太狠了,你说这流言当真是能要命的!你放心,以后我都不会那么傻了!”

王燕兰皱紧的眉稍松,这才伸手把后面瑟瑟发抖的小姑娘拉上前,“白天你那么一出,可是把小妞吓着了,人就跟迷糊了似的,你带着她睡一晚,也好宽宽孩子的心。”

韩惠拧眉,小姑娘三岁,可看着营养不良的就跟两岁小孩似的,实在惹人心疼。

得了,现在自己就是她亲娘了!

她露出和善的笑,伸出手将小姑娘拉上前,柔声道:“我没事,你别害怕了。”

就是这么一扒拉,原本木木愣愣的小姑娘,哇一声便哭了出来,声音恐惧慌张,“娘,你别再寻死了!小妞会干活了,以后会很乖,好好听话,再也不给你惹事!你别不要小妞…”

韩惠心酸,笨拙的拍着对方的肩,声音坚定道:“小妞别怕,娘、以后绝对不会离开你!”

小姑娘哭的更厉害了。

王燕兰看的眼酸,抹了把眼泪,便转身出去,把屋子都留给了娘俩。

哄了好一会儿,好容易把小姑娘哄好了,韩惠便端起碗,小口小口喂起对方来。

吃了一小半,小妞便恋恋不舍抹了抹嘴,神色怯懦,“娘,我最近听三婶的话,吃的更少了,你别把我送人,就跟哥哥一样…”

“你哥咋了?”

韩惠下意识问道,话刚出口,便想起了书中的剧情。

在刘桂芝的搅和哄骗下,小妞的哥哥大壮被送到了邻村的张屠夫家。当初说好了的,就是借孩子去当福娃,给张屠夫媳妇带带儿子,谁曾想后边人就不认账了,直接把人扣留了下来!

【强烈推荐】她进慕家门时七岁,母亲病逝,父亲枪决,而收养她的,就是那个让她父亲进入监狱的男人......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