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下辈子不要忘记我

发布:02-02 12:16

周绵绵摇摇头,失望的看了这卧室一眼,转过身,毫不留恋的拉起行李箱下了楼。

嫁给陆书俊整整三年,1095个日夜,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无比的煎熬和折磨。

如果不是堂姐周可欣答应帮助她离开这里,她还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想到这里,周绵绵加快了脚步,眼看到了门口,刚推开了门,就见一个身着红裙的女子站在门口,一如既往的张扬,是周绵绵羡慕不来的,那女人轻轻挑了下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周绵绵总觉得今天的周可欣,有些不一样。

“绵绵,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这么听我的话。”

语气听着没有什么问题,却偏生透着几分刻薄。

身前宛若烈焰玫瑰的女子,同她记忆里的堂姐,有一些不一样,周绵绵下意识握紧了行李箱的拉杆,声线颤了几分:“堂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说着,周可欣推开了半掩的门,打量了一下周绵绵的行李箱,噗嗤一下笑了笑,摇摇头,略带讽刺:“只是,怕是陆书俊也没有想到,他费尽心思保护的人,却一直想离开他,甚至恨不得他死。”

周可欣往前走了一步,周绵绵下意识后退,行李箱被周绵绵不小心拉到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声响。

“呵呵,”周可欣走进了房间里,环顾周围的一切,摇头,语气仍旧是带着讽刺:“三年前,你原本是要嫁给尹家那个半身入土的老头子,谁成想半路冒出来一个非你不娶的陆家继承人,陆书俊!”

说着,周可欣就忍不住嫉妒起来,眼眸里慢慢透着阴冷的恶毒:“也不知道你是几辈子积累下来的福气,才能这样好命!”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周绵绵一直摇头,频率越来越快,明明是他强迫娶了自己,然后派一群人监视自己!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周可欣说的,为何跟她知道的,完全不一样!

她哭了吗?

眼前一片模糊,周绵绵抬起胳膊擦了几下,才看到周可欣的面容,她现在的表情绝对称不上友好,是她猪油蒙心,怪错了人。

周绵绵朝周可欣走了过去,手紧紧攥着,指甲掐进肉里也浑然不知。

周可欣冷笑一声,见周绵绵情绪有些崩溃,抬手推开了走过来的周绵绵:“好妹妹,既然你已经知道真相了,也该下去了。”

周绵绵觉得恶寒,心里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陆书俊,她瞳孔微微放大,“你——”

“你对俊俊做了什么?”

“死了。”

身姿高挑的男人一身燕尾服,宛若绅士一样,慢慢进了房间,动作轻柔的将周可欣揽入自己的怀中,眉眼满是柔和,“宝贝,怎么说了这么久,害我担心。”

周绵绵盯着这个男人,理智将她撕成两瓣,一个疯狂的质问他为什么,一个觉得自己可笑。

“傅时暮,陆家的事情,你也参与了吗?”

事到如今她都不愿意承认。

这个男人,陪她了整个青春,是初恋,可让她恶心的是,他现在,是周可欣的未婚夫!

当初分手的时候,无论她怎么挽留,她都无动于衷,她以为是自己的任性,让他死心了,原来不是,原来是早有预谋的一切!

“妹妹,你现在还没有想清楚吗?”周可欣见周绵绵失魂落魄的样子,别提有多得意了,“忘了告诉你,其实你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和他就已经在一起了,如果不是你,我们的孩子都可以上小学了。”

上小学?!

她那时候,同傅时暮只是闹矛盾,还没有分手,原来他这么早就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

周绵绵觉得自己好可笑,她不停的擦着眼泪,嘴里还不停的诅咒着:“等着吧,天道好轮回!你们不会善终的!”

说着,她直接冲周可欣扑了过去。

“碰——”

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咳咳,”胸腔里,仿佛要炸裂一样,周绵绵整个人趴在地上,虎口裂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傅时暮,语气悲凉:“你对我,就一点儿情谊都没有了嘛?”

傅时暮的表现,令周可欣十分满意,她走到周绵绵身边,有几分高傲,嘴角慢慢上扬:“绵绵啊,不会做饭就不要开火,燃气爆炸,可是十分危险的。”

“铮——”

Zop打火机亮了起来,周可欣拿着打火机,在周绵绵的注视下放到了一旁的窗帘上。

而如今的周绵绵,却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大火很快就卷了起来,浓烟滚滚,周绵绵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可快维持不住了,固执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可欣与傅时暮离开的背影。

落到如今这样,她居然觉得自己可笑,她是不是没有长眼睛,居然将这种败类,当做知己。

“本台记着为您报道,目前15:00,一辆别克落入郊区暗海,根据车牌,警局已确认,死亡人为陆氏集团的陆书俊……”

听见陆书俊的名字,周绵绵费了最后一丝力气,爬到了电视机旁边,看着镜头上出现的是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周绵绵觉得自己哭也哭不出来了,她原本恨不得死的人,却是救赎了她的人。

“俊俊,对不起,如果下辈子我还有福气和你做夫妻,我一定会用我的所有来弥补……周”

“俊俊,我是绵绵,下辈子,也不要忘了我……”

“砰——”

一声爆炸的巨响,周绵绵也失去了意识。

“砰砰砰——”

周绵绵费劲的睁开眼睛,听着敲门声,下意识走过去打开了门。那催命般的敲门声就打断了她的思绪。

是——

“孙奶奶?”

不对,眼前的人,不是她所认识的,记忆里的,只有孙奶奶一个?

“绵绵,先生让您下去商量事情,还有……可欣也来了。”

的确是孙奶奶的声音,所以,她回到了过去?!

周绵绵掐了掐自己的虎口,疼的直顶脑壳,不是梦!

她重生了!

孙奶奶看周绵绵傻站着不动,安抚的拍了拍周绵绵的肩膀:“不用紧张,绵绵,不是什么大事情。”

【强烈推荐】她进慕家门时七岁,母亲病逝,父亲枪决,而收养她的,就是那个让她父亲进入监狱的男人......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