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秦家之女

发布:02-19 21:08

“少爷,我、我马上让人去查她的身份!”阿南急忙道,“您别生气,苏医生说了,您最近的情况不太好,情绪不宜波动过大。”

顾泽渊一脚踹过去:“那还不快滚!”

偌大的卧室内,顾泽渊半靠在沙发上,神色暴躁,眼底血色翻涌,似乎是在控制着什么。

半晌,他噌地站起身,去柜子里取出一瓶无标签的药瓶,五指紧握着瓶口,犹豫片刻,拧开瓶盖从里面倒出几粒,直接吞了下去。

顾泽渊半倚在柜子旁闭上眼,再次睁开时,眼底已经恢复了平静。

想起今晚发生的一切,他不由得冷笑一声。

竟敢暗算他,就要做好受死的准备!

还有那个女人……尽管当时他神智迷糊,但他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分明,就是被那个女人狠狠一压,才晕过去的!

该死的,别让他抓到那个女人!

药性的副作用很大,顾泽渊没一会儿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迷迷糊糊间,突然听到敲门声。

顾泽渊闭着眼,想继续睡,奈何敲门的人锲而不舍敲个不停,敲得他心烦意乱。

烦死了!

咚——

他随手从桌上摸了一个东西,朝门扔过去,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外面敲门的阿南没有一点点防备被吓了一跳。

“少爷,苏医生来了。”他硬着头皮道。

顾泽渊刷的睁开眼,声音像是结了冰,透着寒意,“让他进来。”

门外,是一个穿着白色大褂,带着金丝边眼镜的斯文男人,细细的镜框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手上拿着药箱,不言苟笑。

“阿泽。”看见沙发的人时,苏医生那张脸上多了点笑意,语气有丝丝好奇:“我听阿南说,是一个女人救了你。”

眼看着顾泽渊的脸色逐渐阴沉,苏医生连忙道:“我不提,不提就是了,你别生气。”

苏医生放下药箱,打开,一边给他检查,一边碎碎念念:“阿泽,你要遵循医嘱,情绪不要起伏太大……”

“咦?”苏医生有些惊奇,“你身上的神经毒素竟然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我那么多药在你身上都没用,那个女人就这么一针,就让毒素的蔓延延缓了。”

顾泽渊瞥他一眼,“庸医。”

苏医生:“……”他觉得自己遭受到了医生职业生涯中的滑铁卢。

他苏谨言,S市第一医院的王牌、扛把子,全国顶尖的医生,竟然有一天也会被说是庸医,这滋味还真是酸爽。

-

秦时初眼前一片模糊,摇摇晃晃撑着墙,几个踉跄慢吞吞的走着……

马上就到了!

马上就到了,再忍忍!

秦时初至始至终都在靠着这个念头支撑着回到了家门口。她喘着气,摁下门铃之后再也撑不住,整个人滑落在地上,不省人事。

等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深夜,手上的伤口也被人处理过了。

秦时初开了灯,刚想下床去倒杯水喝,咔擦一声,卧室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居家服的少年站在门口处,见她醒了,一个箭步走到床边:“姐姐,你醒了!”

秦时初点点头,问他怎么还没睡。

“还不是担心姐姐半夜醒来。”少年转身给她倒了一杯水,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满是担忧。

知道他是在担心她,秦时初笑笑,摸摸他的头:“我这不是没事吗?”

说到这个,少年想起刚才在门口看见奄奄一息的秦时初,心里一阵后怕,不由得蹙起精致的眉目,“这次姐姐怎么受这么重的伤?”

“半路上出了点岔子。”

“阿修,你也小心些。”想起最近不断找上门的杀手,秦时初眉目微冷。

瞿铭修点头,又问:“那份名单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秦时初摸摸他的头,“嗯,很重要。”但她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份名单其中的含义。

能让这么多势力同时争夺,这份名单肯定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

……

清晨,晨雾未散。

秦时初从床上坐起,身上还穿着那件破破烂烂的紧身衣,她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将那些床单被套全都放进了洗衣机。

换上普通居家服,秦时初从储物柜里拿出吹风机,坐在梳妆台跟台前吹头发。

头发吹半干,秦时初关掉吹风机,如墨般的齐腰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

她刚将梳妆台上的东西收拾好,房门就被敲响了,随后响起少年好听的嗓音:“姐姐,起来吃早餐了。”

秦时初应了一声,出去吃早餐。

早餐期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秦时初咬了一口土司,“阿修,这两天我要出去一趟,你一个人在家小心点。”

“嗯?”瞿铭修顿时抬眸,“去哪?”

“回家。”

“好端端的回去干嘛?”

“啧。”秦时初神情微微冷了下来,“秦深昨晚打电话要我回去处理一些事情,两天后我就回来。”

“什么事?”

“纪家要退婚,还必须要我亲自将订婚的半块玉佩交还回去,才能退婚。”

不过这也正和了秦时初的意。

她从未见过那个名义上的未婚夫,并不介意退。

退了,也省得日后麻烦。

“那正好,那样的男人还配不上姐姐。”

-

秦家,S市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之一。

秦时初是秦家大小姐,秦氏集团总裁秦深的女儿。

六岁那年在国外意外走失,误打误撞进了杀手组织,开始暗无天日的训练、任务,而瞿铭修是她在死亡岛做任务时上捡回来的少年。

刚回来S市的时候,也不知道秦家的人是怎么查的,很快就找上门来,说是要接她回家。

可——

直到她回到了秦家,才发现,她好像不太受欢迎。

秦时初扯了扯嘴角,就算不当这个大小姐,也没有什么,她不在乎,更不稀罕。

“小姐,你回来了!”开门的是秦家管家,是个面容和蔼的老爷爷。

这是她回来S市,第二次踏进秦家大门。

秦时初笑笑,“管家爷爷。”

秦管家笑着上前,“小姐,快进来。”

奢侈低调的大厅,环境雅致清幽。

秦管家笑眯眯的:“老爷,夫人,小姐回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贵妇人四十出头,却保养的的十分好,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正专心致志的摆弄桌上的花朵,一言不吭。

“回来了。”即使是面对自己失散多年回来的女儿,秦深那张脸上依旧瞧不出开心的痕迹。

“父亲,母亲。”秦时初弯唇一笑,叫出口的却是冷冰冰的词。

【强烈推荐】强撩无果?那就以死相逼!放荡男、腹黑女,本来就应该“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