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跟上去!

发布:02-26 08:51

秦家大宅,灯火通明。

客厅内,秦时月坐在沙发上,抽抽噎噎:

“妈妈,姐姐她……大晚上的,姐姐她一个人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她能有什么危险!”温如烟面色不虞:“你看看她都将你的脚弄成什么样了?你还帮着她说话!”

“妈妈,你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不好。”秦时月继续柔声道:“而且我相信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

“可能、可能姐姐是因为刚被退了婚,心情不好。”

“她推人还有理了!”

“月月,我问你。”秦深面色严肃,“你姐姐真的推了你?”

秦时初当时那副样子,根本不像是在说谎,况且……秦时初将人拉起来再推一次的那一幕,更加让他心中疑惑。

秦时月心里一个咯噔。

爸爸这是什么意思?他在怀疑她吗?

“老公,你什么意思?”温如烟怒了,“你是在怀疑月月吗?”

秦深蹙眉,“我只是问问她,毕竟初初也是我们的女儿。”

“月月就不是你的女儿了吗?”

“爸爸,姐姐她当时可能是心情不好,失手推了我,我可以理解的,不怪姐姐。”秦时月咬着下唇,一口咬定,当时可能只是秦时初心情不好,失手推了她。

“你听到了没有?就是她推的!”温如烟怒火中烧,口不择言:“依我看,这么多年,她在外面劲学了些不好的……”

“啪——”秦深狠狠拍下桌面,砰的一声,两人被吓了一大跳,顿时噤声。

“秦时初再怎么样,那也是我秦家唯一的血脉,秦家唯一的大小姐!”

这么多年,秦时初流落在外,吃了这么多苦,受了委屈,秦深这个做父亲的,心中始终有愧疚,“你是她母亲,你竟然也这么看她?”

“从她回来,家里安生过吗?”

“你简直不可理喻!”

秦深转身上了楼,回书房打了个电话,让人立即将秦时初接回来。

不管怎么说,秦时初都是他的女儿。

几分钟后,秦深接到电话,他派出去的人没在盘山公路上见到秦时初的影子。这么短的时间内,除非是有人来接,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离开这里!

他立马给秦时初打了电话。

然而电话没人接。

秦深皱眉,心里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

当下,秦深又拨了一个电话,吩咐道:“马上让人去找!”

此刻,楼下,秦时月搂着温如烟,好生安慰:“爸爸他只是一时在气头上,过了这会就好了。”

“妈妈没事。”温如烟吸口气,“时间也不早了,月月早点休息。”

“妈妈,你也早点休息。”秦时月俏皮一笑,“明天想吃妈妈亲手做的海鲜粥。”

温如烟露出点笑容,轻点一下她的鼻子,无不应允:“好。”

“送小姐上楼。”

旁边站着的佣人立即上前,搀扶着秦时月上楼,“小姐,小心点。”

秦时月柔柔一笑。

回到房中的秦时月,看着镜中的自己,又想起楼下爸爸的那番话,刚刚还笑着的脸,霎时间就沉了下来。

秦时月的脑中全都是秦深刚才说的那句话:“秦时初再怎么样,那也是我秦家唯一的血脉,秦家唯一的大小姐!”

秦家唯一的大小姐?

那她秦时月算什么?!

秦时月眼神渐变阴冷,刚刚再楼下一直压抑着的愤怒与恨,再也控制不住,将台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

秦时初,就算你是秦家的亲生女儿又如何,妈妈还不是只喜欢我一个人!

我会证明给你看,属于我的东西,就永远都属于我!

包括秦家大小姐这个位置!

不需要你的施舍!

-

“少爷,苏医生还在老宅里等着。”

阿南小心翼翼的提醒道,生怕再刺激到自家少爷。

顾泽渊眼神阴鸷,情绪越发失控,像一头暴怒的狮子:“让他等着!”

漆黑的盘山公路,弯弯延延,很快就不见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顾泽渊眸色泛着冷意,这个女人竟敢这么对他,当他顾泽渊是谁?

“给我跟上去!”

阿南眨眼,“啊?”

“开车,跟上去!”顾泽渊眼神凌厉,低沉的嗓音带着杀意。

“是、是。”

阿南手忙脚乱上了车,掉转车头跟了上去。

车子开到秦时初身后不远处,顾泽渊让阿南停车,刚刚那个过肩摔成功的伤到了他的腰,此刻他走路也不是很方便。

但他就是这么不远不近的跟在秦时初后面。

阿南吓得下巴都合不拢,这是他们家少爷?

秦时初被跟的不耐烦,转身刚想让他走,蓦然看见顾泽渊无比怪异的走路姿势,她眨眨眼,真伤到了?

她明明控制了力道。

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娇气。

秦时初无奈上前:“你跟着我干什么?”

“路只有一条,我走哪关你什么事?”顾泽渊素来说话的时候,怎么挑事儿怎么来。

秦时初蹙眉,感情还是她自己自作多情?

真是见鬼了她才多管闲事!

秦时初嘴角往下沉,脸上笑意全无,抬脚就走。

顾泽渊脸色一僵,“站住!”

“你让我站住就站住?你谁啊?”秦时初冷声道,眉目间尽是冷意。

“我腰疼。”顾泽渊长睫垂下,掩住眼中翻涌的情绪,控诉她留下的罪行。

秦时初:“……”

秦时初眯眼,几步走到他跟前,伸出手狠狠按了按男人的后腰。

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顾泽渊霎时间就白了脸。

玛德,好疼!

顾泽渊冷汗都出来了。

“活该。”嘴上是这么说,但秦时初却松了力道,“受伤了就好好待在车里。”

顾泽渊咬牙切齿:“我要你陪我!”

“?”秦时初摸摸他的头。

顾泽渊脸色难看:“我清醒的很!”

“你打的!我这点要求不过分吧?!”怕她不答应,顾泽渊先发制人。

秦时初狐疑的看着他,目光太直白,像是要看穿他,顾泽渊破天荒的红了耳后根,幸好现在是晚上,看不清。

“好啊。”

顾泽渊楞住:“?”

就、就这么答应了?!

哼,算她识相!顾泽渊十二万分傲娇的想着。

【强烈推荐】传闻,霍少的未婚妻是乡下长大的,长得很丑,没有学问,跟个草包一样。宴会上,舒情露面,众人纷纷都惊了!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