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他果然有病

发布:02-27 12:58

“你腰怎么了?”

苏谨言瞧见顾泽渊无比怪异的姿势,顿时就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是伤到了?

奇了怪了,这S市竟然还有不长眼的人伤了顾家大少?

秦时初:……不长眼的人在这。

顾泽渊眼神凉飕飕的盯着苏谨言,随即若无其事道:“没什么,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

确实是碰了一下!

和地面狠狠碰撞在一起!

总好过让人知道,他是被眼前这个女人过肩摔,才弄成这副鬼样子的!

“我看看。”苏谨言半点都没察觉到不对劲儿,直接上手,“这腰磕到了也不是小事,涂点药酒好的快一点。”

旁边传来“扑哧”一声笑。

顾泽渊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阴沉,这个女人竟然还敢笑!

秦时初弯弯唇角,意有所指:“磕磕碰碰很正常,一个大男人别总这么娇气。”

“……”顾泽渊吸一口气,躲开了苏谨言的手,语气简直是咬牙切齿:“不用!”

苏谨言这会儿像是终于察觉到了什么,抬手扶了扶眼镜,也没再强求他。

苏谨言可没忘了今晚的正事。

“之前我给你的那些药还剩多少?”

顾泽渊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自己去看。”

苏谨言起身去了一趟他的卧室,打开柜子拿出那瓶药,原本满满的一瓶药物,所剩无几。

他蹙眉。

短短的半个月,阿泽就吃了这么多?

这药的副作用很大,一下子吃这么多对身体其实有很大的危害。

他回来时手中拿了药瓶,“你最近天天吃?”

“也没有。”顾泽渊身体往后靠,脑袋微微往后仰,“只是吃的量有点大。”

苏谨言有些生气,“你疯了?你不知道那些药的副作用很大吗?我当时是怎么跟你说的,一次服用不能超过两粒!”

“那么一大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剩那么点了!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你要是不想活了,出门直走,盘山公路下面就是天湖,你死那里去,别死在我这,砸了我的招牌!”

顾泽渊眉目间染上淡淡的烦躁,自知是自己不对,没说话。

苏谨言捏着药瓶,表情严肃,“我不能让你这么放肆。”

顾泽渊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下一秒,苏谨言直接就将药瓶塞进了他随身携带的药箱里,说:“以后这些药由我来保管,我会安排人按时按量给你送过来。”

这些药吃多了反而会起到一个反作用,难怪最近阿泽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吃多了不仅不会控制他的病情,反而让他的情绪越发失控,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现象。

顾泽渊瞪眼。

“我又不是每天都吃!”

没了这药,他有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他不说这个还好。

一提起这个,苏谨言的脸色更难看,“你当然不是每天吃,可是你一次的药量,可顶过好几天的药量!”

病人不配合,医生只好实施非常手段。

否则,这些药一旦吃多了,身体产生了抗体,后果不堪设想。

“就这么决定了。”苏谨言沉着脸,“备用药我会给阿南一些,你别想着威胁他让他给你,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说了算。”

顾泽渊脸色阴沉,这他妈哪里是医生,这分明就是法西斯!

竟敢克扣他的药物!

秦时初眼观鼻鼻观心,心道他果然是有病的!

苏谨言收好东西,正准备走,秦时初摸摸鼻子,“苏医生,麻烦给我一瓶红花油。”

苏谨言脚步一顿,镜片后的眼睛光芒一闪,“红花油没有,但是其他的活血化瘀的喷雾就有。”

“也可以,谢谢。”秦时初笑笑。

“不客气。”

说着,苏谨言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顾泽渊一眼,心里暗笑,随后重新拎着他的药箱走出客厅。

“你要那种喷雾干嘛?”顾泽渊问。

秦时初将盒子拆开,抬眸看他一眼,“明知故问。”

“我不用!”

“哦。”秦时初右手拿着喷雾,左手用力将人推倒,“别动。”

顾泽渊:“……”她是听不懂人话吗?!

他想挣扎,但又想到秦时初手上的伤,挣扎的力度十分小,秦时初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紧接着,他后腰一凉,衣服被撩起,白皙的肌肤此刻一片淤青,看起来有些可怖,难怪他说疼,也不全是骗人的。

秦时初摇了摇喷雾,喷在他的腰上,冰冰凉凉的,他一缩。

“别乱动。”

顾泽渊闷着一口气,趴在沙发上。

“嘶——”顾泽渊皱眉,“你轻点!”

正即将踏进客厅大门的阿南听见这句话,脚下一个踉跄,他咽了咽口水,正了正仪容,“少爷……”

“谁让你进来的?!”顾泽渊怒道,“滚出去!”

这副样子,要是被人看到,他的脸往哪搁?!

他不要面子的吗?!

阿南脚下往回一缩,低下头:“少爷,我这就出去。”

秦时初好笑。

“你笑什么?!”顾泽渊回头,视线恶狠狠的瞪着她。

秦时初面无表情的往下一摁,成功的听到顾少爷闷哼一声,淡淡道:“叫你不要乱动了。”

顾泽渊:“……”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的女人。”顾泽渊眸色微黯,双手交叠搭在沙发扶手上。

这要是换任何其他的女人,坟头草都有三米高了!

秦时初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白皙的手指熟练的揉搓着,“是吗?那还真是我的荣幸,需要我说声谢谢吗?顾少爷?”

顾泽渊一噎。

谁他妈要你的感谢啊!

顾泽渊冷哼一声,突然想起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秦时初。”

“秦家?”

“算是吧。”

顾泽渊蹙眉,什么叫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他又问:“你脸上的伤是秦家人打的?”

“嗯。”

“呵。”顾泽渊冷呵一声,“怎么你打我倒是挺利索?”

秦时初勾起唇角,修长的指尖恶意的往下按了按,“你欠打。”

“你——”顾少爷第一次吃瘪。

“好了。”秦时初将喷雾放好,站起身,“药也帮你上了,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站住!”顾泽渊眼疾手快的扯住她的手。

“还想来一次?”

【强烈推荐】“BOSS,阮小姐去海边游泳了。”“吩咐封锁海域,不准别人去打扰。”“呃……阮小姐是穿泳衣去的。”“什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