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又娇又有病

发布:03-01 00:42

秦时初蓦然想起了那天救顾泽渊用的药剂,随口问道:“阿修,你那个药有什么副作用?”

密码盒里的药物全都是瞿铭修做的,有抑制剂,有解毒剂,也有毒药……这些药剂是瞿铭修以防秦时初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不测,保命用的。

谁知道,一次阴差阳错,竟然用在了一个不相干的男人身上!

秦时初给顾泽渊用的药剂,就是抑制剂,它能够抑制人体内所有的毒素蔓延,但同样的,也会给人体造成不可逆转的副作用。

“有。”瞿铭修将药剂装好,看了眼时间,“用多了会上瘾。”

这个药剂用到两种特殊的药,其中一味就是罂粟,配比十分的严格,多一分少一分,这个药效就截然不同,但是用多了却是会上瘾。

“不过那个男人只用了一次,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秦时初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脑子里闪现的却是那天在青龙湾看见男人虚弱惨白的模样。

“阿修,关于神经毒素你有研究吗?”

那个男人的症状,很明显就是中了某种神经毒素的毒。

而且刚刚听那个什么劳什子医生说,顾泽渊除了身上中了神经毒素之外,还有一种病,并且持续在吃药。

啧,他果然又娇又有病。

顾泽渊:???

这是什么鬼形容!

“没有。”瞿铭修疑惑,“姐姐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问问。”

两人又东扯西扯的聊了半天才挂断电话。

电话挂断后,秦时初半靠在床头,微闭着眼,好半天才磨磨蹭蹭躺好睡觉。

-

后半夜,秦时初被渴醒。

她趿着拖鞋下楼找水喝,冷不丁的看见一楼客厅,沙发旁,一个黑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要是不她心理素质过硬,估计得当场被吓昏过去。

“大晚上的,不睡觉出来吓唬谁啊。”秦时初小声嘀咕,朝着黑影走过去。

眼睛适应了黑暗,秦时初看见顾泽渊眼神幽深,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像是地狱里的厉鬼,满身戾气。

秦时初翻了个白眼,特么的,吓谁呢?!

老娘当初玩这一招的时候,你估计还在玩泥巴呢!

她走近,啪的一声,声音清脆,在客厅里回荡。

秦时初一手拍在了顾泽渊的脑门上。

顾泽渊吃痛,“嘶,好疼。”

该死的女人,她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力气这么大!

我脑袋都红了!

秦时初没理他,绕过他去倒了杯水,却在心里感慨,果真够娇气的。

“你又打我!”

顾泽渊却不依不饶,他晚上一直没吃东西,这么晚下来本是打算吃点东西垫下肚子,谁知道听到了脚步声。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然后他就想着吓一吓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谁知道……

算了。

顾少爷停止思考,他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打人。

“大晚上站这招魂啊?”秦时初喝了一口水,两步走过去,开了灯,“灯也不开。”

白光乍然亮起,顾泽渊下意识的眯起眼。

借着灯光,秦时初看见了顾泽渊的额头果然红了一块,对方本就很白,此刻红了一大块,痕迹颇有些触目惊心。

秦时初有些诧异:“……”

不是,她、她就这么轻轻一打,对方这就红了一块?!

跟个瓷娃娃一样。

秦时初的眉头难得皱紧,“我看看。”

对方武力太弱,秦时初破天荒的生出了一种怜香惜玉之情。

顾泽渊:……

呸!

去你的怜香惜玉!

顾泽渊的五官很精致,也很白,说是瓷娃娃也不为过,但此刻额头上,却红了一块,莫名有些刺眼。

秦时初手抵住唇角,轻咳一声,问:“药箱在哪里?”

顾泽渊:“在那边那个柜子,最底下的抽屉。”

秦时初去拿了药箱,里面的药十分齐全,常用的不常用的都有,她从里面拿了一瓶消肿喷雾,“坐好,我给你处理一下。”

“闭眼。”用喷雾在顾泽渊的额头上喷了一下,秦时初难得耐心,还用手揉了好一会,确保没什么大问题,才接着问:“你大晚上的在这里干什么?”

顾泽渊感受着额头山不轻不重的力道,心情微妙:“我饿了。”

话落,寂静的客厅就传来几声咕噜声。

顾泽渊:“……”

秦时初:“……”

秦时初忍不住笑,抽了一张纸擦拭手上多余的药液,“饿了那就去吃东西。”

“厨房没有吃的。”

说完,顾泽渊目光看向她,“但冰箱里有食材。”

见对方看着自己,颇有些眼巴巴的,又瞧了瞧自己刚刚打的地方,红了一大块,秦时初妥协了:“想吃什么?”

顾泽渊眼睛一亮,接连报出了好几个菜名。

秦时初:“……”开五星级酒店呢?

“我先看看冰箱有什么。”

秦时初打开冰箱看一眼,只有意大利面、鸡蛋、青菜……

顾少爷的五星级酒店大餐泡汤,只吃到了一碗普普通通的意大利面,还有点咸,最重要的是,面上还放了葱花!

这一碗面,顾泽渊挑挑拣拣,将全部的葱花挑出来,勉强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

秦时初这一观察下来,不由得挑眉,心道:小少爷还挺挑剔。

“不吃了?”

顾泽渊眨眼,将难吃二字咽下去,“嗯,饱了。”

“自己收拾干净。”

说完,秦时初趿着拖鞋,慢悠悠的上楼,留下顾泽渊和那一碗没吃完的面大眼瞪小眼。

-

清晨,秦时初准时睁开眼。

她从床上坐起身,扭动扭动脖子,发出喀喀喀的声音,随后翻身从床上下来。

秦时初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她站了一会儿,洗漱一番,推开门下楼。

客厅里,佣人有序的干着各自的活儿,没看见顾泽渊,秦时初耸耸肩,还想着跟这小少爷告个别,算了,眼下还是先离开再说。

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她刚走到大门处,门口守着两个保镖,一见她出来,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枪,漆黑的洞口对准她的脑门,声如洪钟:“你去哪里?”

秦时初刚才还温和的脸瞬间化作寒冰,她冷笑:“怎么?我去哪里还需要跟你们汇报?”

【强烈推荐】传言青城厉家大少凉薄冷情,不近女色,直到有一天,童渺被这个男人绑进了民政局!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