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少爷!出事了!

发布:03-02 09:06

书房。

顾泽渊手撑着下巴,看似认真的在听着阿南汇报,实际上魂都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不知道那个女人醒了没有。

昨晚夜里,秦时初给他下厨的画面时不时浮现在他眼前。

穿着围裙……想着便不自觉的笑出声。

“少爷、少爷?”阿南战战兢兢,就在刚刚,就在他汇报工作的那一瞬间,少爷他他他居然笑了!

这……

实在是有点惊悚。

思绪被打断,顾泽渊倏然看向阿南,眸中冷光乍现。

“瞎嚷嚷什么?”

阿南心情有些复杂:“……”

顾泽渊抬抬眼皮,见阿南一脸难色,“有话快说。”

“少爷,您昨天吩咐我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就这?”

阿南怔愣,“啊……是的。”

慕九也算是少爷有实力的敌人,这难道不算大事吗?

顾泽渊垂眼,又道:“还有什么事?”

“少爷,是还有一件事。”阿南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秦时初的资料查到了。”

“嗯?”顾泽渊的语气有几分危险。

“秦家失散多年的女儿,前阵子才回到秦家,之前的生活基本都是在国外,和养父养母一起生活。”

她的资料,就是放在人群里最普通、最不吸引人的。

和养父养母一起生活,学习,工作按部就班,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遍又平凡的女孩儿,在人群中丝毫不起眼。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人,竟然一针就抑制住了少爷的毒。

无论是从哪一方面看,这个女人都不简单。

顾泽渊眸光微动。

“少爷,她的资料很全,但毫不起眼,放在人群中也丝毫不引人注意,这就是那些杀手惯用的计量。”

杀手,是生存于黑暗的鬼,见不得光。

他们以各种各样的身份,面貌,在社会上出现。

阿南语气逐渐严肃,“少爷,从资料上来看,秦时初确实是秦家失散多年的女儿,这一点已经证实。”

“但是秦时初在国外的养父养母,我们的人还没查到,这两个人可能根本不存在,如果不存在,那么秦时初在国外的履历就是假的。”

什么养父养母,学习经历,工作全都是造假。

“如果履历是假的,那么她消失的这段时间又是在哪里?”

“或者说——”

“行了。”顾泽渊打断他的话,修长白皙的手指曲着轻叩桌面,“你当初让她医治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这么多?”

阿南一噎。

无话可说。

“以后关于她的事情不需要再查了。”

阿南瞪大眼睛,似有些惊诧:“少爷?!”

这件事情,事关少爷的安危,换作以往,少爷早就将这样的人解决了,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是被女色所迷惑?

想起秦时初那张脸,阿南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自家少爷从小不沾女人,到现在二十五岁,竟然还未开荤,也难怪……会被这样的女人给迷惑。

阿南还想说什么,目光在触及到顾泽渊的脸色,话在嘴边转了一圈,又收了回来。

少爷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置喙的余地。

就在阿南准备出去的时候,一个佣人急急忙忙敲门进来——

“少爷,不好了!出事了!”

顾泽渊眉眼冷厉,目光阴沉,“规矩都忘了?”

佣人脸色一白,但也顾不上什么,“秦小姐和楼下的保镖打起来了!”

顾泽渊腾地站起身,“怎么回事?”

佣人忐忑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心里对于秦时初的认识却又上了一个台阶。

顾泽渊冷着脸大踏步子出门,朝着大门走去。

大门外的情景映入眼帘,顾泽渊沉着脸色,沉声道:“住手。”

“砰——”保镖的动作一顿,被秦时初一脚踹开。

保镖七零八落躺了一地。

“谁让你们动手的!”

秦时初冷笑一声,“啧,不是你让他们动手的?”

要不然,这些保镖也不敢擅自拦人!

“这件事待会儿我会跟你解释的。”顾泽渊压着心中的火气,目光看向那群保镖,面容越发阴沉,越发煞气逼人。

他让他们看着她,可没让他们动手!

“谁给你们的胆子?”顾泽渊的面色越发阴沉,“敢私自对她动手?”

她打老子的时候,老子都没还手!

你们居然还敢对她动手!

四舍五入就是对我动手,好大的胆子!

“少爷……是,是您说让我们看着她,别让她离开……”保镖说话的声音在顾泽渊的目光注视之下,越来越小……

顾泽渊额角的青筋跳了跳,嗓音阴冷:“混账东西!”

下一秒,顾泽渊抬起腿一脚将一个保镖踹翻在地,眼神狠厉到极致,“我说过让你们动手了吗!”

“对不起少爷,是我们的失责。”保镖倒在地上不敢起身,也不敢推卸责任。

“换一批人过来。”

“是,少爷,我马上安排。”阿南冷漠脸看向地上的保镖,“还不走,愣着干什么?等着少爷亲自动手吗?”

“是。”

这发展……

秦时初眨巴眨巴眼睛,神色慵懒:“顾少爷,请问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走?去哪里?”

顾泽渊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秦时初,如墨的瞳孔里仿佛盛着一种病态的偏执。

“堂堂顾家大少,难不成还想软禁我这个柔弱的小女子?”

“我要是软禁你,又如何?”

他想软禁她!

他想让这个女人留在他的身边,哪怕不惜一切代价!

秦时初对上他的视线,方才慵懒的神色,陡然间转变成阴郁冷淡,冷笑,“那只能委屈一下顾少爷和他们一样躺在地上了。”

顾泽渊在看见秦时初冷脸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有些后悔说出刚才那句话。

脑中晃过夜里她给他煮面的场景,围着围裙,神色专注……顾泽渊心底莫名有些委屈,他不想要她冷着脸对他!

但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嘴上怎么说出来的又是另一回事。

“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秦时初往他腰上瞟一眼,丝毫不示弱:“有没有这个本事,你不是亲身体验过了吗?”

七零八落躺在地上的保镖:……

这些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容我们缓缓!

缓过来之后,他们只觉得汗涔涔,这个女人果然是不可小觑,竟然敢和少爷对上!

顾泽渊被气得跳脚,但又无法反驳。

有着高傲自尊的顾少爷,会在一群人面前承认自己被一个女人打这等有失自己身份的事情吗?

根本不可能!

【强烈推荐】“BOSS,阮小姐去海边游泳了。”“吩咐封锁海域,不准别人去打扰。”“呃……阮小姐是穿泳衣去的。”“什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