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拍卖会

发布:03-08 09:04

YES酒楼。

这是一家私密性很高的酒店,秦时初已经提前订好了位置,车子开进地下车库,两人直接从地下车库到达包厢楼层。

“阿修想吃什么?”

秦时初将菜单推给瞿铭修,瞿铭修接过菜单的时候,眼角余光注意到旁边的服务员一直在盯着秦时初。

瞿铭修脸上的笑意收敛几分,不动声色的靠过去挡住对方的视线:“我吃这个,姐姐还和以前一样吗?”

“嗯。”

瞿铭修嘴角弧度加深,又点了几样菜,才将菜单递给服务员。

点菜完毕,服务员也不好继续待在包厢里,只好依依不舍的退出去。

出了门,服务员深吸一口气,想起刚才他出来的时候少年看他的眼神,阴鸷又可怕,不由得一阵后怕。

菜还没有上来,秦时初倒了杯茶,“前阵子不是说想要去拍卖会吗?一会儿陪你过去。”

瞿铭修惊喜的抬眸。

秦时初笑眯着眼,“想要去拍卖会买什么呀?”

“听说这一次的拍卖会有一种十分罕见的药材,赤火蕊。”

关于医学方面的研究,秦时初可谓是一窍不通。

更甚至有时候她看见秦时初笔记本上的记录,一度怀疑自己是个文盲。

“好,给你买。”

两人吃完了饭,直接过去拍卖的地方。

秦时初带着瞿铭修进去。

到拍卖的地方时,瞿铭修才蓦然想起,他们没有请柬,怎么进去?

翻墙吗?

倒是可行!

“姐姐,我们是要翻墙进去吗?”瞿铭修低头凑近秦时初耳边,有些跃跃欲试。

“你想什么呢?”秦时初傻眼。

这里的安保工作可是十分森严的。

她将请柬往外一掏,“咱们当然是要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走,跟着姐有肉吃!”

瞿铭修语气里满是骄傲:“姐姐就是厉害!”

不过,这请柬怎么不太一样?

金色的?

拍卖会的请柬分为两种颜色,红色和金色,红色是有点身份的人都可以拥有,而这金色的请柬却不一样。

这金色的请柬,是拍卖会最顶尖的,只发给拍卖会特定的人,听闻整个拍卖会只有五封!

但是现在姐姐手里就拿了两封!

他眨眨眼,问:“姐姐,金色的请柬?”

“嗯,拍卖会的人送过来的,原本不打算去。”

要不是想起前阵子瞿铭修说想去,这两封请柬现在可能在家里的废弃堆里。

瞿铭修一愣。

显然是没有想到他随口的一句话,姐姐就记在了心里。

他刚想说什么,旁边却传来一道娇弱的声音,语气带着些许不确定:“姐姐?”

他神色一冷,姐姐?

秦时初回头看去,她前未婚夫纪子轩带着秦时月正朝着这边过来。

秦时月看见秦时初的正脸,当即松开纪子轩的手,颇有些高兴的想要上前揽住她的手臂,语气娇嗔,如同邻家小妹妹。

“姐姐,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我眼花,看错了呢。”

瞿铭修向前一步,挡住了秦时月的路。

这女人敢叫她姐姐?

除了他,谁都不可以叫!

“你谁?”

倏然有人挡住自己的去路,秦时月有些生气,当即抬头,怒视:“你……”

而当她看清瞿铭修的样貌,骂人的话堵在了喉咙里,憋红了脸。

“我是她妹妹。”

瞿铭修眼底闪过一道暗芒,“原来你就是姐姐家里的那位养女妹妹,秦时月?”

秦时初挑眉,她可没告诉阿修秦家那档子的破事。

秦时月脸色当即一僵。

“你!”

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外面说她是秦家养女的事情!

她秦时月会是秦家唯一的大小姐!

以前是,以后也是!

“时初妹妹,他是谁?”纪子轩自是舍不得自己的女朋友被欺负,“你就任凭一个不相干的人欺负你妹妹?”

“妹妹?”秦时初微微一笑,“对不起,我记得我妈妈没给我生过什么妹妹。”

“另外,他是我弟弟,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纪子轩眉头顿时一皱。

果然还是在外面待久了,身上早已经染上了那些粗鄙之人的陋习,说话也是这么刺人,当初解除婚约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就她这样的,老头子还一个劲儿的说秦时初气度非凡,绝不是月月可以比得上的。

可现在?

她秦时初有哪一点比得上月月?

老头子终归是老了,也有看花眼的时候。

秦时月咬着唇,眼里泪花闪烁,我见犹怜,“姐姐,你心里果然还是怨我的。”

秦时初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搓搓胳膊。

“你不知道,那晚你负气出走,爸爸派人找了你好久。”

这话倒是另秦时初有些诧异。

秦深派人找她?

哦……

秦时初忽然想起那几通未接电话。

不过那又如何?

“姐姐,回去吧。”秦时月的声音都带上了一丝丝缀泣,“要是让爸爸知道你不回家,其实是在外面和男人在一起,他会很生气的。”

这话的信息量可大了!

要是知情的还好,这要是不知情的,还真以为秦时初不回家就是在外面和男人鬼混了!

秦时初脸上的笑容十分淡定从容。

但只有一旁的瞿铭修知道,姐姐她生气了!

“我说过的,只要你安安生生的,你就是秦家唯一的大小姐。”秦时初眯起眼,“看来你并没有将我的话听进耳里。”

“那你可就不要怪我了。”

秦时初脸上的笑意渐渐加深,还透露出丝丝的诡异,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秦时月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纪子轩皱着眉头揽住秦时月,“怎么了?”

她摇头。

“姐姐,我们进去吧。”瞿铭修轻声道。

秦时月提醒道:“姐姐,这个拍卖会可不比寻常的地方,没有请柬是不能进去的。”

一个离了秦家的人,没有身份没有背景,是不可能得到拍卖会的请柬的!

旁边有些看热闹的人,立马窃窃私语——

“没有请柬居然还敢来这种地方?”

“还真以为这里是什么酒吧啊,人人都可以来?”

“简直是丢人现眼。”

“……”

听见这些声音,在无人注意到的角落,秦时月嘴角缓缓勾起。

对,没错!

就是这样!

秦时初啊秦时初,我有的是手段让你出丑!

【强烈推荐】强撩无果?那就以死相逼!放荡男、腹黑女,本来就应该“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