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他直勾勾地盯着她

发布:03-08 23:13

中年男人面色一变,有些不敢置信,反问道:“顾少?!”

怎么可能是那位的请柬?

这尊大神不是一向不喜欢参加这种场合的吗?

“您要过去迎接吗?”

中年男人沉思,“那祖宗的脾气可不是很好,让其他人仔细着点。”

笑话!

他能去吗?

顾少的脾性谁不知道?

行事作风极为狠辣,脾气也十分诡谲!

接管顾家没多久,就以雷霆般的手段重新整顿顾氏集团,想要抱上他大腿的人很多,恨他恨得频频暗杀他的人同样也很多。

但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成功!

一听这话,下属便明了,“是,我明白了。”

-

此刻,拍卖会门口。

一辆加长林肯缓缓停下,停稳后,司机下车打开车门。

很快,拍卖会的人就迎了过来,“您来了,这边请!”

“少爷,现在已经快到赤火蕊的拍卖时间了。”阿南看了眼时间,恭声道。

“嗯。”

顾泽渊迈开长腿,往会场里走。

负责引导的人,将顾泽渊两人带到了第一排的位置,而此时那里正坐着两个人,谈笑风生!

顾泽渊突然就顿住脚步,漆黑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专属位置上坐着的那个女人!

眼神逐渐危险。

秦时初说话一顿,显然也是注意到了他。

“嗯?怎么了?”瞿铭修问,见秦时初的视线看向他身后,转眸向后面看去。

看见顾泽渊的时候,他微微一愣。

这个男人长得过分好看……

顾泽渊阴沉着脸走到秦时初左边的位置坐下,周围的气氛莫名压抑。

秦时初并没有受到影响,“阿修,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瞿铭修连忙摇头。

半场下来,姐姐都不知道让他拍了多少东西!

座位上都堆满了!

钱多也不是这么个花法!

秦时初白皙修长的手指点点册子上的拍卖品:“这个怎么样?”

瞿铭修嘴角抽搐,试图说服她:“好看,但华而不实。”

“好看就行了。”

瞿铭修内心:“……”

姐姐开心就好,姐姐开心就好,姐姐开心就好……

顾泽渊坐在旁边,看着两个人头碰在一起,窃窃私语的样子,简直要暴跳如雷!

该死的女人,当他是死人吗?!

但是惯来的骄傲,让他在一个女人面前,率先示弱……

这不可能!

顾少爷左向右想,都觉得自己应该是骄傲的,不能低头。

嗯,没错,是个男人就不能低头!

但他心里气得要命啊!

可是偏偏……

偏偏那个女人,愣是当他不存在一样,满脸笑意的跟旁边那个小白脸你侬我侬!

气死他了!

顾泽渊越想越气,将手中的被子握的紧紧,手背上青筋爆出。

砰——

手中的杯子被捏碎。

玻璃碎渣刺到手心,鲜血顿时就流了出来。

阿南大惊,“少爷?!”

听到声音,秦时初下意识扭头,然后对上一双满是委屈的眼睛。

“疼……”

秦时初的视线落在男人沾满鲜血的手,心里无奈又好笑。

啧,还真是任性的小少爷。

“姐姐,他是谁?”瞿铭修扯扯秦时初的衣摆。

“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人。”

瞿铭修眨眨眼,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哦。”

这边顾泽渊听到姐姐两个字的时候,彻底懵了。

姐、姐姐?!

不是狗男人?!

不是男朋友?!

感情……是他误会了?!

“少爷,我给您处理一下。”阿南很快就从值班人员那边拿来了药箱。

阿南半蹲着给自家少爷包扎伤口。

顾泽渊眼神不断往秦时初身上瞟,忍了又忍,终是没能忍住,“我刚才不开心……”

秦时初睨他一眼,“哦。”

顾泽渊:“……”

就这?

她就这反应?!

顾泽渊皱着眉,声音有些闷闷的,听上去十分不开心,“我说我不开心。”

“很不开心。”他又补充。

秦时初:“……”

顾泽渊一副娇娇又委屈的样子,让秦时初心底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

于是她顺着问:“为什么不开心?”

“你不理我。”声音中似乎还带着点委屈的意味。

委屈?

阿南被这个词吓了一跳,手一抖。

“嘶。”

顾泽渊一个眼刀射过去。

阿南冷汗都流下来了,呸!什么委屈!

错觉,都是错觉!

少爷还是那个少爷!

秦时初忍俊不禁,“那现在呢?开心没有?”

顾泽渊目光落在瞿铭修身上,又垂眼问:“你是在哄我?”

离得近,灯光打在秦时初的脸上,顾泽渊甚至能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可爱得紧。

莫名地,顾泽渊心情变得异常愉悦。

“看来是开心了。”秦时初勾勾唇角,移开视线。

恰好,此时。

赤火蕊开拍。

秦时初看着台上摆放着的透明盒子,里面放着一朵盛开的红花,颜色妖异,像是会往下渗血一般。

来拍卖会的人不少,大部分人都是冲着压轴品来的,但也有不少的人是为了赤火蕊而来,于是瞿铭修还没举牌,就有人率先举起了牌,喊价:“两百万。”

赤火蕊的底拍价也才一百万,这人出口便加了一百万,在场的人顿时一片哗然。

“三百万。”有人杠上,也举起了牌,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四百万……”

“五百万……”

“……”

价格越喊越高。

而且喊到最后的时候,剩下的人基本都是财大气粗,且十分不好惹的大佬。

“一千万。”少年独有的嗓音响起,十分悦耳。

众人:……

顾泽渊看向秦时初,她也想要赤火蕊?

“一千万,还有没有人比这更高的价格?”台上的主持人也十分的兴奋。

赤火蕊的价格已经翻了整整十倍!

十倍啊,这是什么概念!

“一千两百万!”喊价的人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瞿铭修面色不变,“一千五百万。”

“两千万!”

两千万,这个价格对于一株并不是什么稀有的药材而言,已经算得上是天价。

这个价格一喊出的时候,在场的人鸦雀无声。

瞿铭修看向秦时初,“姐姐。”

秦时初揉揉他的脑袋,拿过牌子,“两千五百万。”

喊价的人:……

他妈的,你有钱,让你了!

【强烈推荐】强撩无果?那就以死相逼!放荡男、腹黑女,本来就应该“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