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实际上是个青铜

发布:03-10 18:26

秦家大宅。

“你姐姐真是这么说的?”秦深的面容依旧严肃。

“爸爸,你不相信我吗?”

秦时月咬着唇,手指抓抓裙摆,“姐姐她这么些天不回来,其实一直都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

“那个男人好像还非常有钱。”

一句话,就像是深水炸弹似的。

温如烟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她当自己还是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吗?”

“她这是罔顾秦家的声誉!”

秦深气势逼人:“罔顾秦家声誉?她是怎么跑出去的,你这个做母亲的就没有一点责任?”

“你是在怪我吗?”温如烟一脸的不敢置信。

秦深皱眉,“我只是就事论事。”

温如烟深吸一口气,面色不虞的坐在沙发上,心里仍然闷着一口气。

秦时初没回来之前,这个家多么的温馨!

欢声笑语的!

看看现在,秦时初回来才几天啊?就搞得这个家乌烟瘴气!

“你看看她的行为,哪一点比得上月月?”

月月知书达理,成绩也好,圈子里的太太哪一个不夸她家月月养的好!

秦深眉头皱的更深,再怎么说秦时初也是他的女儿,看着自己妻子这副样子,他忽然觉得有些陌生。

什么时候,如烟竟然也变的跟个泼妇似的人!

他看向秦时月,问:“你是在哪里碰见你姐姐的?”

“拍卖会。”

“拍卖会?”秦深倏然眯眼,“你姐姐没有请柬又是怎么进去的?”

他不认为,秦时初一个小丫头,会拥有拍卖会的请柬。

秦时月摇头,“今天的拍卖会,姐姐是拿着金色请柬进去的。”

“什么?!”秦深脸色一变,沉声道:“金色请柬?”

拍卖会的金色请柬,连他都没有资格拿到!

“你没看错?”秦深再次确认:“确定你姐姐拿的就是金色请柬?”

秦时月点头,“姐姐跟在一个男人身边。”

“行了,我知道了。”秦深若有所思,转身就朝着楼上书房走去。

秦深坐在书房里,片刻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如果真的是金色请柬的话……

-

此刻,某高档小区厨房内。

一片混乱。

“哎,你这个不能这样。”

“水,水要溢出来了!”

“这个不是这样切的!”

“菜要糊了。”

一阵鸡飞狗跳,顾泽渊忙的满头大汗。

秦时初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来。

顾少爷也不知道发什么疯,非要进来厨房露一手,对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秦时初一度以为对方是个王者。

然而——

对方就是个青铜,菜的一批!

瞿铭修也被逗笑,眉眼弯弯,“还是我来吧。”

顾泽渊双手叉腰,深吸一口气,“这个菜它不听我的使唤!这个锅也不听我的使唤!”

所以——

不是他不行!

是这个菜、这个锅不行!

秦时初爆出肆无忌惮的大笑。

半响抬起手搭在顾泽渊的肩膀上,笑得一抖一抖的,“顾少爷,甩锅技能一级。”

自尊心极强又高傲的顾少爷,第一次进厨房,以失败告终,还被人狠狠嘲笑了一番。

他的内心:“……”

“不许笑!”顾泽渊觉得十分委屈,并且恼羞成怒。

“好好好,不笑了……”

秦时初低着头,笑得直不起腰来。

“噗……”秦时初瞧见顾泽渊越来越黑的脸,右手握拳轻抵着唇边。

顾泽渊脸更黑了,以为她用手抵住,他就看不到她扬起的弧度吗?都要与太阳肩并肩了!

等她终于笑够了,秦时初轻咳一声,“阿修,一个人可以吗?”

“嗯。”瞿铭修一边收拾残局,一边回答:“姐姐先出去休息一会儿,柜子里还有零食,姐姐要是饿了,就先吃点。”

秦时初笑眯眯的:“好。”

两人走去客厅,秦时初趿着拖鞋,轻车熟路的来到小柜子前,打开柜子,里面满满当当全是零食。

秦时初拿了一包薯片,“你要吗?”

顾泽渊皱眉,嫌弃道:“不要。”

秦时初耸耸肩,“好吧。”

反正她也只是象征性的问问而已!

小少爷挑剔的很,压根不会在意她这种小贫民爱好的零食。

秦时初抱着薯片,盘腿坐在沙发上,咔嘣咔嘣的吃着薯片,神情愉悦。

顾泽渊耳边都在回荡着“咔嘣咔嘣”的声音,他看着那包薯片,好奇,真有这么好吃?

“这个……真有这么好吃?”

秦时初漫不经心回他:“不好吃。”

顾泽渊:“……”

那你还“咔嘣咔嘣”吃的那么欢快!

“你没吃过?”

顾泽渊摇头,他确实没吃过这些零食。

闻言,秦时初顿时向他投去一抹同情的眼光,频频摇头:“你竟然连零食都没吃过。”

顾泽渊:“……”

没吃过零食怎么了!

我骄傲了吗?!

秦时初撑着下巴,“我说顾少爷,像我这种小贫民,八辈子可能勾搭不上你这样的粗大腿。”

“哦?”顾泽渊瞥她一眼:“花着几千万的小贫民?”

他一提起这个,秦时初猛然想起,这个男人去拍卖会好像什么都没拍……

哦,不对!

“你想要赤火蕊?”秦时初半眯着眼。

顾泽渊十分坦然:“是。但是被你拍了。”

秦时初可不相信这套说辞,堂堂S市首富顾家顾少,拿不出这么点钱?

“怎么不抢?”

“你不是想要?”他反问。

秦时初一愣,她想要,所以他就不拍?

心底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冒了出来,秦时初皱皱眉,“你要赤火蕊干什么?”

“有用。”

苏谨言说他的药方配方里要用到赤火蕊,刚好拍卖会里有,他就过去了,可他没想到秦时初也想要。

顾泽渊:“赤火蕊又不是稀有之物,我可以通过别的渠道得到。”

秦时初默默的看他一眼,提醒道:“赤火蕊是我花钱买的。”

顾泽渊:“……”

这个没有良心的女人!

生气!

秦时初眸子定定地瞧着他,突然笑了起来,清澈的眼底荡漾起醉人的涟漪。

顾泽渊看的有些晃神,只听见她轻轻道:“顾泽渊,堂堂顾家大少,身份不知道甩了别人多少条街。”

这样身份高傲又矜贵的人,绝不会为任何事低头!

但偏偏,他几次三番出现在她视线里!

“顾少爷,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不断的接近我呢?”

【强烈推荐】“BOSS,阮小姐去海边游泳了。”“吩咐封锁海域,不准别人去打扰。”“呃……阮小姐是穿泳衣去的。”“什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