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有什么好怕的

发布:07-05 09:33

跑,柳云拼尽全力往前跑。

以前小小的院子像个笼子,今天却像无穷无尽一样,永远到不了尽头……

“贱丫头,我让你跑!”

身后的锥柄突然冲上来一把拽住她的手臂。

柳云娇弱的身子哪里是几个粗使婆子的对手,顷刻间便被几个粗使婆子按住,一把闪扇到她的脸上。

柳云被打的脸蛋发麻,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人掰开下巴灌了一碗汤药。

“快拖进去,等会儿叫这贱丫头好受的!”

好热……

“呜~”

这声音……

柳云身体发热,眼前的人都模糊了,喉咙里发出娇媚的声音,把她自己都吓到了。

“张嬷嬷,动作快点啊!”

“你要死啊,喊我真名做什么?当心这贱丫头听见。快把事情做完好跟夫人回话。”

她们个个带着面具,柳云恐惧地看着她,只是此时她的眼神已经带着媚态,十分勾人。

“夫人……哪个夫人?”

柳云用尽了力气才说出几个字。

张嬷嬷恼怒道:“贱丫头,让你知道是哪个夫人又怎么样?你今天就给我乖乖认命,别给我们在添麻烦了!”

张嬷嬷气不过,反手给了她一巴掌。

柳云娇弱的身体如同蒲柳往地上栽倒,脑袋正巧碰到台阶角上。

她蹬蹬腿,眼珠子转了转,便外歪着脖子再没了动静。

…………

深夜星空,女子在枪林弹雨中急速闪躲,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遮挡身体。

但是密集的攻击还是让她避之不及。

前方也没了退路,她站在丛林中身上几个弹孔中流出的血染红了衣服。

“姐姐,保重了。”

耳机那头传来妹妹的声音,接着是一声轰隆巨响,爆炸的声音把妹妹的声音吞没了。

她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

“妹妹……”

她和妹妹一起接下这个任务,只要完成,她们就能退出组织过自己的日子了。

没想到啊,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她们离开。

所有计划都被人泄露了,她们竟然成了瓮中之鳖。

妹妹没了,就算她能活下来又如何?

她拿着枪顶住了自己的太阳穴,眼神变得狠辣决绝。

“你们休想抓我!”

砰的一声,她的世界安宁了……

昏昏沉沉,全身酸痛,脑袋上更如同电锯破开一般疼痛难耐。

死了还会这么疼吗?

柳云闭着眼睛,眼珠子才转动几下,脑子里却突然有很多画面钻进来。

不属于她的记忆,可记忆里面的脸和名字却跟她一模一样。

侯府的嫡出大小姐,生母早逝,继母在家百般欺凌,父亲不闻不问,任由她被人羞辱。

陌生的记忆涌进脑子里,柳云作为旁观者竟然无比愤怒和厌恶。

“夫人设计杀我,找出她,帮我报仇……”

她脑子里传来悠悠浅叹,柳云回头的时候,一道虚无缥缈的影子慢慢散开。

柳云大叫:“你说的夫人是谁?你的继母?还是你爸的其他几房?”

她猛地睁开眼睛,古色古香的房间,屋子里还点着檀香。

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传来猥琐的男声。

“让美人等久了啊,别着急,爷今晚保证让你开心。”

柳云扶着床边撑起身子,看见色眯眯的男人走进来,联想到记忆和自己的身体,心里立刻又了答案。

她笑盈盈地招招手:“过来啊。”

“诶,小美人就是上道,今晚我一定好好地伺候你。”

男人迫不及待地扑上来,刚抱住柳云,脖子便咔嚓翠响,脸上猥琐的笑容还没收起,就倒在了地上。

她揉揉小手抱怨道:“这身子太弱了,掰断脖子而已,都这么累人。”

柳云偷偷从窗户翻出去,走了半条长廊,就听见有人在喊许公子,她记下这个姓,继续往前面走。

夜晚整个后院都黑漆漆的,只有月亮透着点光。

她凭着月光摸到了出去的路,刚走出深宅大院的第一重关,身上的燥热便让他快晕过去。

“这些王八蛋!”柳云明白身上中的是什么玩意儿。

这群王八蛋,竟然用这么阴损的方法对一个小女孩。

柳云忍着燥热,积极蛮忙往池水边走去。

她脚尖刚入水池,冰凉的感觉正上脚,背后突然窜出人,不等她反应过来,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推到了假山的后面。

柳云想用手肘攻击,无奈身体太弱,根本不起用。

“后面有路可以走吗?离开侯府。”

是个男人!

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啊。

柳云点点头,指向西边的路。

男人见她很配合才慢慢松开手:“那边有门可以过?”

“有,很隐蔽而已,是平时送些小物件的时候才会用的,我可以带你去。”

男人身上有血腥味,柳云太熟悉这个味道了。

他是习惯生杀危险的人,现在本来可以杀了她,自己逃脱的,现在却没走。

柳云小声说道:“壮士若是带我一起走的话,我便给你指路带你过去。”

李贤靠在假山上,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不过手还贴在她的脖子上。

只要她大声叫人,他立刻就扭断她的脖子。

柳云知道他很危险,侧头的时候瞧见了他的眼神。

那是经历过地狱才会露出的眼神。

他很危险!

“找找看,绝对不能让她跑了!”

柳云听见外面传来张嬷嬷的声音,她立刻捂住了李贤的嘴。

怕他大声喘气引来敌人。

现在他们两个都是虎落平阳,要是被人围住,谁也逃不掉。

“公子,你就带着我一起跑吧,你需要我。”

李贤的肩头和腹部都受了伤,虽然不致命,但是再不治疗的话怕就危险了。

他的确需要一个人帮衬。

可是她……

李贤盯着她上下打量。

这个瘦弱的女人,真的打算帮他?

“公子,我要逃,你也要逃,为什么不合作呢,这里的一砖一瓦我都十分熟悉,带上我对你有益无害。”

“闭嘴。”

李贤把她按在地上,“等我一下。”

他带上走出假山,不到两三分钟便重新回来,手里拖着张嬷嬷的尸体丢进来。

柳云冷眼看着尸体,想起张嬷嬷对原主的欺凌,眼中不禁露出了厉色。

“你不怕?”男人问道。

“尸体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公子现在能带我走了吗?”

【强烈推荐】她进慕家门时七岁,母亲病逝,父亲枪决,而收养她的,就是那个让她父亲进入监狱的男人......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