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杀人而已,正面刚

发布:02-27 21:18

龙大花发出一声凄厉短促的尖叫。

“噗呲”一声,苏乔抽出短刀,猩红的血线顺着她的动作飞溅在雪白的地面上。

落地蹲下,苏乔握紧短刀,喘着粗气。

龙大花捂着脖子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见状,赶过来帮忙的刘三婆和路二婆猛地止住了脚步,惊惶地看向苏乔。

苏乔发了狠,眼尾红红的,眉间沾染了些许猩红,格外妖异。

“呵,一个奴才,也敢辱骂主子,你们说她是不是死有余辜?”

苏乔微微偏头,杏眸弯成月牙状,眸色清澈,唇角勾起,笑着问道。

两婆子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扯起嘴角,连连附和。

“对对,龙大花死有余辜!”

苏乔握着短刀贴着衣襟擦拭血液,一边朝自己的屋子走一边道,

“原来你们也这样想,那就有些可惜了。”

两婆子吓了一跳,不敢去想她到底是可惜什么,再回神,苏乔已经踱步进了灶房。

小姑娘的死,这三个婆子难辞其咎。

从早上的时候她就想像刚才那样做了。

苏乔靠在门边大口喘气,小姑娘的身体不好,她刚才的操作能完成完全是因为有系统在兜底,体力值在吊着罢了。

恢复了一会儿体力,苏乔将小姑娘原来房中的东西都拿到了灶房。

她在灶台角落铺了一个简易的床。

灶台中,火柴烈烈的燃烧着,整个屋子都暖洋洋的。

苏乔找到一个大碗,出门刨了一点土,然后将三颗毒草种在里面,放在床头。

随后她烧了点热水,将帕子沾水拧干贴在额头降温,快速钻进了被窝。

睡睡醒醒间,苏乔给自己换了好几回帕子,一直到天方鱼肚白,她的额头才没那么烫。

从简易的床上翻身起来,苏乔首先开启了小范围能量搜寻。

她一边皱着眉琢磨今天需要去往与昨日不同的方向,一边惊讶地看见代表能量的绿点就在代表她位置的红点不远处亮起。

呵,苏乔关上系统面板,如雾一般的眸子瞬间清透起来,目光虚虚落在门板上。

穿好衣衫,苏乔拉开灶房的门。

两个婆子站在廊檐下瞬间转头,俱都讨好地看着她。

“有事?”

苏乔目光落在两人手中捧着的瓷盅上,清潭一般的眸微微凝成一点。

“小姐前些日子不是说身子不大爽快?婆子昨夜冒雪去前边的村子寻了村里的大夫,这才为小姐寻来药,已经熬好了。”

刘三婆上前,一张满是褶皱的脸笑成了一朵开败的菊花,将手里的瓷盅往苏乔眼前送了送。

苏乔目光从她身上绕到路二婆的身上。

见状,路二婆连忙上前,姿态和刘三婆并无二样。

“这是婆子给小姐熬的米粥,白生生的大米粥,加了顶级红糖,鹅卵大小的红枣,拇指大的桂圆干,最是养人了。”

“你们有心了。”

苏乔低眸,扯了扯自己单薄的衣袖,双手环抱住前胸,打了个颤,嘀咕道,

“这天气还真怪冷的。”

说完,苏乔抬眸,目光直直地盯着两个婆子身上夹棉的厚袄。

刘三婆僵着一张笑脸,等了半天不见苏乔的下文,终于品咂过味来,暗暗咬牙,面上讨好地道,

“是挺冷的,路二婆和我那还有些布料和棉花,一会儿就给小姐送来。”

路二婆闻言,脸色瞬间不好看了,可碍着苏乔的目光此刻就盯着她们。

路二婆只好把不满都压下。

“那就现在去吧,多拿点,回来再一起把这些东西送进灶房。”苏乔指了指那两个瓷盅。

“额……好。”刘三婆低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苏乔挥挥手,转身一把关上了门。

门外,路二婆抬手一把拧在了刘三婆的肥肉上,压低声音咒骂道,

“刘三婆,你疯了,你自己愿意给这死丫头布料,别扯上我!”

刘三婆龇牙,抬腿踢了踢路二婆,恨恨道,

“你以为我愿意?你没听到那小蹄子说一起拿了再进灶房?这死蹄子,竟这么贪心,果真是个祸害!”

两人压着声音骂骂咧咧地远去了。

“她们竟然给我下毒。”屋里,苏乔用手指拨弄着毒草的叶片,音调染上讽刺。

系统缩小了身体坐在碗沿,闻言苍蓝色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意料之中。”

苏乔明白,是因为她杀了龙大花,两个婆子害怕了。

的确是意料之中。

放下手,苏乔打水,一边擦洗着脸一边在心里琢磨两个婆子会给她送来多少能量。

但是,她今天还是得出门,能量余额让她格外地有迫切感。

等苏乔洗漱好,两个婆子已经抱着布料和瓷盅等候在灶房门口了。

“拿进来吧。”

倒水回来经过她们的时候,苏乔开口道。

布料和棉花被放在了苏乔简易的床上,瓷盅则被放在了灶台边上。

刘三婆搓着手道,“小姐,快些喝药吧,折腾这一会儿,药该凉了。”

“是是是,粥也得赶紧喝,不然凉了这没法暖身子,还得再害了身子。”

路二婆在跟上笑呵呵地附和。

苏乔暼了二人一眼,放下木盆,手指在两个瓷盅之间盘旋。

“你们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我这胃口小,不然,这药我喝,粥你们分吃了?”

苏乔抬头,笑容乖巧可爱,将那装着粥的瓷盅往两婆子的方向推了推。

刘三婆面色大变,连忙伸手将瓷盅推回,口中喋喋道,

“使不得,使不得,我二人区区奴才,哪里分得小姐的吃食?”

苏乔觉得她们虚伪又可笑,语气凉凉地道,

“这有什么,你我主仆三人被发落到这般地界,我这小姐的身份究竟是如何,你们心里难道还不是很清楚吗?左右大家都是一块受苦,我是个大度的性子,小姐奴才之间比天大的规矩自然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是,小姑娘待人宽厚,不曾与这些婆子为难,倒是这些婆子一直依依不饶。

“小姐说得是,但是规矩是规矩,小姐还是快些喝了吧。”

刘三婆脸上赔着笑,眼底尽是算计的暗光涌动。

苏乔扯了扯嘴角,假装没发现她暗底下的翻涌,揭开瓷盅,端到嘴边,仰头便尽数喝了下去。

喝罢,苏乔伸手揭开另一只瓷盅的盖子。

里头竟贴心地放着一只勺子。

打眼看去,料确实挺足的,舀一勺起来,堆叠了满满的红枣与桂圆。

【强烈推荐】强撩无果?那就以死相逼!放荡男、腹黑女,本来就应该“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