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被下毒真是个无本的买卖

发布:02-27 21:18

在两人期待又紧张的目光下,苏乔将那一勺用料满满的粥放进了口中。

米粥香糯,红枣软甜,桂圆回甘,这一手确实不错,这两婆子为了杀她是废了一番功夫的。

苏乔肚子里的馋虫瞬间被勾了出来。

三两下全都吃下了肚子。

末了,她满足地发出喟叹,假笑着道:

“没想到路二婆还有这一手厨艺,以后我的吃食就拜托你了。”

路二婆心里只琢磨着苏乔离死不远,闻言爽快地答应了。

“我一会出门,午饭就不吃了,准备晚饭就好。”

苏乔打蛇随棍上地安排道。

“是是是。”

路二婆子刚才都痛快答应了,这时候也没有例外。

“行了,你们下去吧。”

见她答应下来,苏乔脸上笑容立马收起。

两个婆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利落地离开了。

自然,苏乔“毒发”的时候,最好他们是不在身旁的。

即便是下了大决心要弄死这个丞相家的二小姐,到底对方也是小姐,二人心中还是有些惶恐。

最好眼不见为净,对方如何死的她们要说不上个一二三来才好推脱责任。

问也是不知晓。

最多一个玩忽职守罢了。

反正这个小姐不受宠爱,她误服毒又恰巧身边无人,只能说明老天来收了这祸害,与她们又能有多大的干系呢?

趁着这个事赶紧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那才是好日子来了。

两人一走,苏乔立刻打开系统面板。

[能量收入共计二百六十点。等级中级能量,三倍有效浓度,收入能量点九十点,两份计一百八十点。

等级无品级能量,四倍有效浓度,收入能量四十点,两份计八十点。]

苏乔惊呆了,没想到这两碗居然给她带来这么多能量点。

被人下毒,真是个无本的买卖啊。

不过……

苏乔疑惑地指了指收入记录后面那一条。

“系统,这下面的八十点是?”

“红枣桂圆和风寒药中也可以提取能量,被提取过能量的药材,药效也会变得比原来的药材更好,不过这条是相对的。”

苏乔想了想,试探地总结,

“就是说对于那些药性趋于平和,或者本就需要平和才能取得良好效果的药材才能在提取能量之后达到提升治病效果的作用。而那些需要烈性效果的药材则可能会减少或是失去效果。”

系统点头。

“赚能量点的路又多了一条。”

苏乔眉眼弯弯。

现在她的能量总计有二百七十八点。

不是很多,但好歹是宽裕了不少。

苏乔仍旧没有动用。

找了个背篓将布料棉花装上,苏乔背上背篓,一手抱着种毒草的碗,一手将短刀别在腰间离开了庄子。

在身体健康,存活天数结余的情况下,苏乔的基础体力是五点。

不需要额外花费能量兑换。

在没有遇到危险的情况下,日常损耗的体力不多。

所以今天出门她不用兑换体力,现有的体力就已经足够了。

苏乔没有先去找能量,而是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她打算找个人家送些布料棉花请求对方做些冬衣。

这要求并不过分,这附近的村民淳朴,想来不会拒绝。

走了约摸个把小时,苏乔才走到最近的村子。

村口小河边,正有个圆脸妇人蹲坐着洗衣,见她出现,手中未停,口中呼道:

“哪家的小姑娘,这么冷的天,也是来洗衣?”

苏乔略略点头行礼,“婶子好,请问您做针线活手脚快吗?”

“那是自然!”

圆脸妇人不自觉扬起了头,不是她吹,她干活手脚快这十里八村谁没夸赞过?

“那婶子可以帮我做两身衣裳吗?背篓里的布料都给你。”

说话间,苏乔放下了背篓,推到圆脸妇人眼前。

那背篓中堆满了布料和棉花,像是这般小女孩家的衣裳,五身都是余的。

棉花白软蓬松,大团大团的,质量很好。

布料滑溜柔顺,上面竟还妆点着福寿纹样。

圆脸妇人愣了愣,目光不由细细打量起苏乔来。

苏乔衣衫单薄,身材瘦削,一双小手冻得红彤彤的,但手指纤长匀称,却十分好看。

五官十分漂亮,放在那张瘦巴巴的小脸上只让人觉得心疼,比里正家的姑娘还讨人喜欢呢。

圆脸妇人有些拿不定主意。

“你父母呢?”

苏乔明白了,对方是担心她的布料来路不正。

她抬手指了指自己来时的方向,

“我住那边的庄子上,布料是问与我同住的两个婆子要的。”

圆脸妇人睁圆了眼睛,恍然,“原来是……”

随即,她皱了皱眉,“那三个婆子竟这般待你。”

苏乔笑了笑,略过她的话,“婶子可以帮我做吗?”

“可以可以,你先随我回家去烤火,这么冷的天穿得这般少,像什么话。”

“那就谢谢了。”苏乔郑重地鞠了个躬。

“谢什么。”

圆脸妇人一边收拾着手中的衣裳一边更小心地打量着苏乔。

她听村里妇人闲聊,知道对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因为犯了错所以被罚到这偏僻的庄子上居住。

可她却有些唏嘘,那三个婆子时常到村子里来,三个具是膘肥体壮,没想到正经的小姐却是骨瘦如柴一般。

甚至,大冬天也只能穿件单衣。

苏乔跟着圆脸妇人,将布料交给对方,约定好拿衣裳的时间后,并没有坐多久就离开了。

离开圆脸妇人的家,苏乔才打开系统面板就见绿点疯狂闪烁。

跟随着指引,苏乔越走越偏,最终在一间破草屋前停下。

还没走近,苏乔就已经听见了哭泣声。

“哥哥,哥哥,你不要死,呜呜呜…哥哥…”

推开门,只见角落一张破床前,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趴在一个少年身侧,小手不断地推着少年的身体。

而那少年嘴唇紫黑,紧闭着双眼,口鼻之间淌下乌黑黏稠的血液。

苏乔大惊,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只来得及匆匆一扫便就着少年手腕上乌黑的牙印咬了上去。

因这突然的变故,小丫头一下停下了哭泣,愣愣地看着苏乔。

片刻后,苏乔抬起头,少年嘴唇也变回了红润,口鼻之间不再流血。

小丫头震惊地看看哥哥又看看苏乔,沙哑着声音问,

“姐姐救了哥哥吗?”

苏乔展眉点头,对幼崽,她总是格外有耐心。

“嗯,你哥哥没事了。”

小丫头却皱紧了眉头,担忧地看着苏乔,

“可是哥哥说……姐姐你会中毒的。”

苏乔不禁揉了揉她的额发,摇摇头,轻声道,

“不会。”

小丫头歪着脑袋,仍皱着眉,唇瓣紧抿着,悄悄观察着苏乔。

思考了下,她道,“我叫新麦,姐姐叫什么?”

“新麦你好,我叫苏乔。”

苏乔一边笑着一边朝新麦伸出手去。

新麦疑惑地看了会她的动作,也学着伸手过去,小心地碰了碰苏乔的手指。

【强烈推荐】强撩无果?那就以死相逼!放荡男、腹黑女,本来就应该“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