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做王妃的好处

发布:03-04 09:59

清晨,苏乔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指尖触碰到怀中某个圆圆的硬性温暖物体。

脑子难得的迷茫了一瞬。

什么东西?

指甲轻轻刮过上面纤巧的纹路,苏乔眸光逐渐清明。

哦,对,她昨日被人抓了,然后莫名其妙得知自己成了周蕴的未来王妃。

对方还派了两个人守在她身边。

苏乔不知对方为何要娶自己,不过目前来说,她对这件事也不怎么反感。

从被窝里爬起来,苏乔耸耸鼻子,扯出赵婶子做的冬衣穿上。

穿好鞋拉开屋子门,外头周一已经捧着洗漱物品候着了。

木盆上方蒸气腾腾,很明显是刚准备的热水。

“谢谢。”

苏乔道了声谢,将东西接过来洗漱。

“粥在火上温着了,王妃何时用餐?”

苏乔口中含着水,稀里唔哩地回道,“一会儿再说。”

她昨夜吃东西吃得晚,这会还没开始饿。

洗漱完,苏乔接水浇墨绿草,看看赤甲虫和小绿蛇,例行抽取了能量,苏乔现在的能量已经1135点了。

只是,赤甲虫似乎该进食了,它的精神看着好像不太好。

“那两个婆子呢?”出门,苏乔问周一。

“在仓库里头关着,待日后回去便交由昭狱司审查。”

“我找找她们。”丢下一句后,苏乔便直接朝着仓库的位置走去。

周一自然地跟在后头。

仓库的门是直接锁上的,钥匙在周一手上。

他打开门之后,苏乔就看见两个婆子抱团靠在墙角,看着好像很凄凉的样子。

两人见苏乔出现,立马起身,奔到苏乔近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腿,哭天抢地地喊,

“小姐,庄子上来了贼人,小姐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救我们了!小姐,老奴就知道小姐是顶好的人,一定不会放弃我们的!”

苏乔抽出自己的手,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喜极而泣的两人,慢悠悠地开口。

“你们,高兴得太早了吧,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两人的哭声一下就停了,直愣愣地看着苏乔。

“我的青蛙呢?你们给我捉哪了?”

两个婆子眼神忽然闪烁起来,两手不自在地搓着衣摆,

“这,我们其实是找到了许多的,只是小姐你昨日不在庄子上,后来,昨夜又来了个贼人,二话不说让我等做吃食,那些青蛙就……”

“被吃了?”苏乔顺着她的话试探着问。

“对对,被吃了,都怪那贼人!”

苏乔转头看向周一,微眯眼“你们昨夜吃独食?”

面对苏乔带着危险意味的责问,周一面色平静地辩解,“属下们并未见过什么青蛙,这两个婆子心思不纯,她们的话自然也不足为信。”

说罢,他锐利的目光射向两个不知死活的婆子。

刘三婆和路二婆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这人的装束和昨夜的“贼人”一般无二。

两人顿时明白了,什么昨夜的贼人,那分明是苏乔找来的人!

明白过来的两人扑通一声便跪倒在了地上。

“小姐,饶命啊,奴再也不敢苛待小姐了,小姐饶命,奴今后定然尽心尽力地对待小姐,伺候小姐,将小姐当做祖宗!小姐,饶奴一命!”

强压之下,两婆子什么也顾不上了,痛哭流涕,极尽忏悔。

苏乔低头,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两人,不禁想到,如果是小姑娘,大约会原谅这二人吧。

可是……

她不由轻笑出声,声如击玉,落在两位婆子耳中却又是另外一番渗人的意味。

“你们这是做什么?不过是问你们抓青蛙的事罢了,没抓到便没抓到,不必如此痛哭流涕,没用便是没用,撒谎讨巧仍是没用。”

两婆子泪眼婆娑地抬头,声音沙哑,“只恳求小姐绕我二人一命。”

“怎会是求我?”苏乔声音放低,好似带上了怜悯,言语却不留情面。

“虐打主子,以下犯上是个什么罪名,该如何宽宥,你们该去求大周律法,更别说……”

别说她现在未来王妃的名头,顶好的令箭,不用岂不是亏了。

两个婆子的哭声一下就停了,她们明白过来了,苏乔是要将她们送官。

只是和苏乔想象中不同的是,她们听明白了以后好像心情竟忽然变得比刚才要好了一些。

甚至直接起身,也不向苏乔求情了,施施然整理了下衣裳,回到角落里坐着。

引颈就戮得也太从容了。

从仓库里出来以后,苏乔不由问周一,“大周律法,她们的罪名不该死么?”

周一结合着苏乔的情况思考了下,遂道,

“上京中各家各族,奴才犯上一般由家中主母处理,或是打死或是发卖,官府很少插手,一来这是各家的阴私,不好让外人知道,二来,王妃许听过一句话,宰相门前护卫比得过京畿衙门府尹,自然,衙门就不爱管这些事,轻易便会得罪人。”

苏乔这算是明白了,按照一般情况,苏家主母是那苏夫人,她不喜自己,定不会为她做主。

另外,京畿衙门的府尹大人也不大接受这样的案件,所以十之八九会打回去自家处理。

那这自家处理怎么个处理法,还不是看那苏夫人的喜好?

保不齐,听闻了那两个婆子曾经虐打她,苏夫人会私下里忍不住笑出声。

见苏乔拧眉沉思,周一又道,“王妃不必担心,京畿衙门不敢管这事,但昭狱司却不然,更别说,她们以下犯上,虐打王妃,这是藐视皇威。”

苏乔的目光一下就亮了,定定地看向周一,朝他招了招手。

待人凑近,苏乔压低声音道,“我想让她们死。”

苏乔朝周一递过去一个你明白的眼神。

对方面色如常,但那眼神中传递的意思就是,‘放心,这事必定给办的妥妥的’

“周蕴何时来娶我?”苏乔体会到做王妃的快乐了。

时间往前倒两天,她想要这两人的命,得弯弯绕绕地来,瞻前顾后,确保对方死了也不会牵连自己。

“主子正筹备大婚,王妃安心静待便是。”

苏乔也不是急着就要嫁给对方了,只是这随意问问。

将这事撇过,苏乔让周一和周三去帮她寻些赤甲虫和小绿蛇需要的食物。

两人出马,比两个婆子厉害多了,没用多久,赤甲虫和小绿蛇的食物就准备充足了。

【强烈推荐】“BOSS,阮小姐去海边游泳了。”“吩咐封锁海域,不准别人去打扰。”“呃……阮小姐是穿泳衣去的。”“什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