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皇叔真是想到我心坎上了

发布:03-05 10:13

二小姐竟然知道自己与十九皇叔的婚事!

原来那马车,乃至于这个玄色衣衫的男人都是十九皇叔派来的。

怪不得,她如此轻松就答应了要回苏家,应当是什么都想到了吧。

田嚒嚒心中少不得几番思量,加快了手下的动作。

苏乔的东西并不多,田嚒嚒也未曾花费多少时间。

将包袱放在马车上,田嚒嚒转身便看见苏乔坐在周蕴的马车里,一手掀着帘子与周一说话。

“那两个婆子由周三处理?”

周一微微弯着身子,压着声音道,“王妃放心,定然会让您满意。”

到底不是自己动手,苏乔当然得问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才好。

得到满意的答案后,苏乔就把帘子放下来了。

周一便跳上车架,拉紧缰绳。

田嚒嚒看明白了,苏乔是不会坐她带来的马车的。

当下也不浪费时间,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启程。

苏乔所居住的这一处庄子距离上京坐马车大约有一日的距离。

但今日大雪,路较往日又要更难一些。

所以,赶了一段路后,众人决定到最近的驿站中休整一夜,明日再赶路。

马车行到驿站门口,苏乔忽听周一的声音传来。

“主子也在这家驿站。”

苏乔掀开帘子顺着他的目光驿站侧边放养的几只品相绝佳的马儿。

看马识人可还行。

收回目光苏乔跳下马车径直往驿站中走去。

果不其然在大堂看见那熟悉的白衣和熟悉的黄金面具。

对方身边同样跟着几个装束类似周一周三的人。

仅看身形,这几人简直和周三周一一模一样。

但不知为何,苏乔觉得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

透着惊讶和喜出望外,甚至还有些蠢蠢欲动。

苏乔往前走的脚步不由停了停。

她目光落在周蕴身上。

他是一副孤冷疏离的模样,看见她像是看见了个空气。

所以他们的主子都不见得多高兴,他们看见她究竟高兴个什么劲?

苏乔觉得满心疑惑,莫名其妙,甚至不太想去周蕴那边。

但鉴于他确实棒了自己,而且还会是自己的伴侣,虽说他可能活不了多久,但到底是伴侣。

所以,苏乔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苏乔挨着周蕴旁边的椅子坐下,拿过一只茶杯,倒了一杯茶水。

周蕴幽深的目光扫了她一眼,默许了她的行为。

苏乔端起茶杯自顾自饮了一口。

周蕴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不多时候,周一拿着苏乔的桶和碗进来了,他先向周蕴见了礼这才将东西递给苏乔。

墨绿草虽然显眼,但长相普普通通,没人会觉得它是一株有毒的草,赤甲虫虽然大多数人都认得,但是它藏在那草叶掩盖之间,并不容易被看见。

倒是那木桶,神神秘秘的,虽然上面盖了盖子,一时之间没人看清楚里头的东西。

但不免觉得奇怪,故而探究的目光纷纷落在苏乔身上。

尤其是,她竟然敢与活煞阎王周蕴坐在一桌,还让周蕴的手下替她拿东西,这更加令人觉得惊奇了。

苏乔轻轻拨动着那肥厚的墨绿色叶片,指尖时不时滑落下去与藏在里面的赤甲虫相触。

旁人看不清楚,周蕴身旁并那几个侍卫都是瞧见得一清二楚。

少女莹色的指尖与毒赤眼尖锐的鳌相触,赤色的流光在少女的指尖流转,转瞬即逝。

周一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不多时候,田嚒嚒就带着两个车夫也跟着过来了,谨慎地先向周蕴见了礼才与苏乔说话。

“二小姐,老奴已为您要了一间上房,您的东西也为您放好了,不知二小姐平日吃食喜好,所以老奴便没有自作主张点菜。”

不得不说,这位田嚒嚒做事滴水不漏,处处得体。

苏乔就是心中再对苏家有怨有恨,面对田嚒嚒这个无辜人,且还是个行为得体的无辜人,她心中也只有满意了。

“我没什么忌口,随意什么吃食都可,你自己看着张罗……”

苏乔顿了顿,转头看周蕴,“你有没有什么忌口?”

周蕴视线流转,落在少女认真询问的表情下,喉头微滚,“没有。”

苏乔便回头,“听到了吧,你就随意张罗便可。”

田嚒嚒小心看了一眼周蕴,矮身行礼,便退下张罗去了。

这驿站的厨子动作倒是挺快,没多久吃食也就备好了。

苏乔和周蕴一桌,周蕴的几个侍卫自己组了一桌,田嚒嚒便和苏家的那两个车夫在一桌。

虽然身边坐了一个哪怕穿着一身白衣在旁人眼中仍旧是一身煞气的周蕴。

但苏乔就仿佛是个没事人一般,吃啥啥香,动作虽然不如贵女们得体优雅。

但是却透着一股爽快可爱的劲儿来。

因此,这驿站大堂中的其他人不由得就被吸引了目光。

纷纷猜测苏乔的身份。

这时候,苏家和皇家结亲的事还没广为人知。

他们自然也就猜不出来苏乔的真实身份。

苏乔落筷,那边周蕴还在慢条斯理地用饭。

他的动作矜贵又好看,从容有度,好像自己不是坐在这喧喧闹闹的驿站大堂而是坐在金玉堆砌的高堂。

吃过了饭,驿站的小厮撤走残羹,重新上了一壶茶。

周蕴的声音这才响起,“婚礼,年前便会举行了。”

年前?苏乔算了算时间,好像也不剩下几天了。

他果然这般着急的吗?

难不成是这个年都熬不过了?

苏乔目光中不由带上了些许怜悯。

忽而,她又想到了一件事,便诚恳地发问

“我未曾仔细询问过你身体罹患恶疾的情况,主要是上次见面的情况稍显复杂,但想来现在询问你应当也不会太过介意的吧。”

周蕴目光平静地看着她。

苏乔酝酿了一下,“你既然罹患恶疾,大限将至,但是你肯定也不想早死对不对,那你府上是否有许多大夫,日日为你熬药?”

“王妃问这个难道是想让我遣散府中大夫,由你来亲手为我熬药吗?”周蕴唇边带出一抹轻嘲。

苏乔露出一抹‘你怎么会这样想’的惊讶神情。

但转而一想,若是她亲自熬药岂不是更方便抽取能量而不为人知?

于是她否认的话到了嘴边一转便成了,“皇叔真是想到我心坎上了。”

【强烈推荐】“BOSS,阮小姐去海边游泳了。”“吩咐封锁海域,不准别人去打扰。”“呃……阮小姐是穿泳衣去的。”“什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