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是那位杀伐果断的戮王啊

发布:03-06 09:41

于是苏乔便看着田嬷嬷。

那眼神明明白白地在说看吧,皇叔本人根本不会介意。

那就根本没有什么理由不让她住在外院了。

田嬷嬷没办法,只好深吸一口气,赔笑道,

“既然皇叔本人并不介意,二小姐又属于住在外院,那……老奴就代二小姐跑一趟,问问夫人的意见,只怕要二小姐在此处稍作等候。”

“好,我去市集上逛会,你慢慢去问苏夫人,待问到了再来寻我。”

说着,苏乔转身边走了。

周一随着她一同离开。

“诶,周三带着那两婆子回上京了吗?”

苏乔脚步轻快,一边走一边问道。

“王妃放心,周三动作比我们快,人早就已经送到诏狱司了。”

苏乔脚步微转,拍手称快,“这好,我们现下无事可做,不若你带我去那诏狱司瞧瞧,我想看看那两婆子现下的日子究竟会有多艰难。”

“属下这就带路。”

周一称得上对苏乔有求必应了。

两人一路溜达到诏狱司附近。

路上周一给苏乔介绍了一下诏狱司的大概。

如今诏狱司的掌权人不是别人,正是周蕴,官员犯事,事无大小,都是要送来诏狱司的。

这里面有最骇人听闻的刑罚,凡是进了诏狱司的人,不脱一层皮那是不可能出来的。

因此,诏狱司又有一个别称,恶鬼狱。

听罢,苏乔只感慨,“周蕴这般厉害。”

她眉眼带着笑,笑容秾丽,说出来的话却是,“只是可惜没有早点和周蕴认识,那两婆子也能早点受这惨无人道的刑罚。”

周一愣了愣,他始终知道苏乔和一般的贵女不同。

却不知道她不同到可以直接将这样的话说出口。

若是上京中这些贵女,哪怕是心中再有想法,也会在表面粉饰太平,装作自己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

说话间两人进了诏狱司。

刘三婆和路二婆是周三带回来的,自然也是周三在审查。

周一带着苏乔进去的时候,两个婆子已经昏倒在了刑具边。

苏乔凑过去看了一眼,两人全身上下一块好的皮肉也没有了,皮肉翻转,模糊着血肉,气息奄奄地躺在地上。

“认罪了吗?”

苏乔的目光一下沉静下来,指腹无意识地摩挲着手腕。

“认了。”

周三看看苏乔的反应又看看周一,露出责怪的目光。

这地方能是一个女孩子来的地方么?

苏乔发出一声叹息,移开视线,“既然已经认罪,便早点送她二人上路,如此我也放心了。”

“是”

说早点送这二人上路,周三便是没有含糊的。

直接请了令便命人取来了水和纸。

这也是刑罚中的一种,将纸浸泡在水中,然后糊住人的口鼻。

一层一层地往上,一直到那人窒息而死。

苏乔是看着那纸一层层地往上,看着两个婆子在过程中挣扎了一番,然后被一旁的狱卒死死压制住。

最终,消散了呼吸。

确定两人已经和龙大花姐妹团聚去了,苏乔才转身离开。

周三还要处理接下来的事宜,所以出来的时候还是周一跟在苏乔的身边。

出得门来,苏乔眯着眼睛,看向远处飞翘的檐角和上面积留的一点白雪,微微出神。

一直到远远传来一声呼喊。

却并不是喊苏乔的。

而是苏玥……

苏乔流转视线,对上那打马匆匆行来的人。

到了近前,他翻身下马,看了一眼苏乔身后的诏狱司又看了看苏乔身边的周一,拧眉道,

“苏玥妹妹,你怎么来了此处?这地界可不是女儿家该来的地方,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故,我如何向舅舅舅母交代。”

眼前这人略有些高,苏乔与他说话需要微微仰头。

看意思,他似乎和苏玥关系匪浅。

苏乔脑海中刚冒出这念头,他忽然抬手一把将她拉离了周一。

“还有,少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走得近,女儿家出门在外得好好保护自己。”

苏乔拧眉,看了看被对方扣住的手腕,挣了挣。

他倒是也没用力,苏乔轻松便挣脱了。

只是,她对对方扣住她的手腕一事仍旧耿耿于怀。

见对方还要说话,苏乔不由冷冷地开口,“你是谁?”

男人愣了愣,诧异地看向苏乔。

“我是齐明啊,苏玥妹妹,你怎么了?”

苏乔端详着对方的神情,“你是苏玥的哥哥?”

鉴于对方也不说他和苏乔的关系,那苏乔也只能从他的话中着手了。

齐明面色古怪的看着她,“我是你表哥,你这都忘了?”

既是苏玥的表哥,那应当也是她的表哥。

但鉴于苏家有黑历史,再加上齐明刚才的一通操作,所以苏乔在得知对方的身份之后只是冷冷地哦了一声,然后面无表情地道。

“我不是苏玥。”

齐明目露惊恐。

“我是苏乔。”

他惊恐之色不变,拧着眉问,“你怎会与苏玥妹妹长得一般无二?还也姓苏?难道你是舅舅的外室所生的孩子?”

“是啊,外室所生,和苏玥一母同胞的双胎妹妹。”

苏乔阴阳怪气地说道。

齐明恍然,倒吸一口冷气,用一种发现了秘密的语气说道,“原来如此,原来你和苏玥都不是舅母所生么?我就觉得舅舅舅母看起来关系不太好,果真如此。”

苏乔“……”

你不对劲。

齐明兀自在那琢磨了一番,等他自我兴奋了一通回神,苏乔已经领着周一走远了。

他连忙牵着马跟上,痛心疾首地道,“苏乔妹妹,为兄方才与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让你离这些不三不四的人远一些。”

说着他伸手就要来拉苏乔。

苏乔眼明手快地躲过了,心有余悸地左手握住自己的右手。

“你怎么回事?”

齐明被苏乔抢白了一通,面上露出些委屈,指了指周一又指指苏乔的手腕,

“我就是想拉你过来。”

“不用。”

苏乔将自己的两只手都背在身后好好地藏起来。

“周一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他是我伴侣的手下。”

虽没听过苏乔的说法,但齐明理解里,伴侣相伴相偕,应当是关系亲密的两人,说知己也不外如是。

可……

他露出惶恐的目光,“周一的主子是那位杀伐果断一身煞气的戮王啊!”

【强烈推荐】强撩无果?那就以死相逼!放荡男、腹黑女,本来就应该“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