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最会的就是不知好歹了

发布:03-09 10:49

而且,系统是她能成功复生的关键。

是万万不能交给旁人的。

但,说起来,苏乔也不觉得周蕴会知道有关于系统的事。

其实苏乔待人很宽和,只要不是做害她的事,那她们就能做好朋友。

周蕴想要什么条件没关系,烧了苏家苏乔也没在怕的。

这么一想,她好像突然就又一点也不担心起来了。

苏乔正要详细询问对方什么条件,门口忽然走进来一个小厮禀道,

“皇叔,苏大人上门拜访。”

哦,他有客人,那只能下次有机会再说这个事了。

“你有事,你忙。”她朝对方做了请的姿势。

自己则打算再在这里待一会,看看能不能浑水摸个鱼什么的。

但是她动作摆了许久仍旧不见周蕴有反应。

连着那小厮也是,目光齐刷刷地看着她。

不是这么看着她做什么?

宁可有事?

面对她疑惑的神情,周蕴开口解释,“来访之人是苏大人,你爹。”

“哈!”

苏乔反应过来了,皱眉,“来找我的?”

周蕴领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解释。

“你被选做王妃的人选之后,皇后娘娘下了旨命你这位苏二小姐参加腊八节盛会,苏家这才将你接回来。”

毕竟皇后的旨意是不能违抗的。

“另则,你到底还是苏家的二小姐,你我还未大婚,你住我这里实则是在打他的脸,传出去他此来,一是皇后旨意一事,二是他不想成为上京的笑柄。”

苏乔其实是能猜到苏佩来访的缘由,离开苏家侧门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到了。

只是没想到居然来得这么快,更没有想到来的人居然是苏佩。

来到正厅,苏佩正饮茶,他一身湖蓝色云纹长袍,端正坐着,一丝不苟。

余光见苏乔和周蕴一块走进来,他眉毛立即下压,面色不虞地看向苏乔,冷哼一声道,

“见到父亲还不行礼,苏乔,你果真是长了本事了!”

听得他这话,苏乔越发挺直了腰板,不冷不淡地道,“我现在是挺有本事的。”

见苏乔果真不打算行礼,苏佩越发不悦,语气冷硬地道,“跟我回家。”

苏乔走到一边的椅子旁坐下,眉眼飞扬,“好啊,要么外院,要么周一周三随我入内院,你选一个。”

听得苏乔这般话,看她这般行事,苏佩太阳穴猛跳,气地对着桌子狠狠拍下,大喝,

“你竟这般荒唐!”

浑然忘了他这是身在何处。

周蕴冷眼瞅着那震颤的茶盏,慢悠悠地启唇,“苏大人好大的气性。”

苏佩脸上的神情凝固了片刻,犹疑地看向周蕴,稍微收敛了脸上的愤怒。

“本官也是着急所致,想来皇叔是明白的,女儿家的名节毕竟是大过天的事情。”

苏佩余光扫过苏乔,狠狠剜了一眼。

周蕴唇边带出一抹嘲讽,“苏大人的意思是本王的王妃住在本王的王府中不妥当?”

苏佩面上带着狐狸一般地笑,“皇叔说笑了,若是你们已然大婚,那自然无妨,可现下王府既没有下聘、纳采,苏乔就还是住在苏家比较妥当。”

周蕴唇间溢出笑声,十分好听带着些许蛊惑人心的味道,听得人头皮发麻。

他说,“既然苏大人说是,那就是吧。”

周蕴的目光看向了苏乔。

苏乔本在看他们交锋,周蕴视线转过来,不期然和苏乔的目光碰上。

苏乔看见他眸间藏着淡淡的兴味,大概是某种看好戏的目光。

嘛。

苏乔有点明白他的想法了。

因为苏佩的目光也跟随着转了过来。

面对着苏乔,苏佩的态度就不那么好了,甚至十分恶劣,带着命令式的语气斩钉截铁。

“现在就随我回府。”

说罢,他从椅子上起身,朝周蕴见辞,然后转身朝外走去。

好像是笃定了苏乔一定会跟着他走似的。

就……还挺自信的。

苏乔不知道他的自信是从哪走来的,但苏乔知道对方缺少的社会毒打,马上自己就要补上了。

走到了门口才察觉到苏乔根本没有跟上脚步的苏佩回头一看。

额角青筋顿时一跳!

少女好整以暇地还坐在椅子上,甚至手中正捧着一杯茶,慢条斯理地凑到唇边,轻轻呼出一口气。

“苏乔!你是要忤逆为父吗?”

苏佩压着怒气开口。

到底是周蕴刚才出声解围起到了作用。

苏佩有所忌惮,才稍微收敛了些许怒气。

苏乔顶着他喷火的目光,慢悠悠浅浅缀饮了一口茶,眯着眼睛神态餍足地仔仔细细回味了一番,这才抬眼。

在看到苏佩的时候,露出讶然的神情,“苏大人,你不是已经走了么?”

苏佩眼底蔓上了厌恶,切齿地道“苏乔!你果真听不懂我的话么?!”

苏乔脸上笼罩了恶劣的笑,挑眉,“听懂了,所以呢?”

她就是不走,苏佩好像也拿她没有办法的样子呢。

苏乔好心情地耸耸肩,眼底晕染了狡黠的光。

像是一只娇俏的狐狸。

“你到底想做什么?!别不知好歹!”苏佩想起多年前的事情,脸色一片阴沉。

苏乔还在笑,“可我别的不会,最会的就是不知好歹了。”

苏乔明明白白地将你奈我何的意思写在脸上。

两人就这么对峙起来,隔着半个正厅,相似的眉眼,相同的决不退步,神态中的决绝与坚韧恍惚看去竟如出一辙。

到底是父女的。

周蕴在心里下结论。

但这局面就这么僵持下去,到底不是一个办法。

苏乔其实还是想去苏家看一看的。

看看到底是为了什么,苏佩要将她厌弃。

当然,最重要的是,仅仅只是这么给苏佩不痛快,苏乔觉得太便宜对方了。

她想要做的,是将苏家闹个鸡犬不宁。

是以,苏乔绻懒地伸了个懒腰,眼尾涌上些许泪珠,雾蒙蒙地启唇。

“苏大人还是快些做决定吧,我困了,是让我带着周一周三住外院还是让我带着周一周三住内院,宁给个话?”

苏佩看出来苏乔在递台阶,他也不想在戮王府将事情做的太难堪,可苏乔的这两个条件在他看来,仍旧荒唐。

所以他也不愿答应。

【强烈推荐】传闻,霍少的未婚妻是乡下长大的,长得很丑,没有学问,跟个草包一样。宴会上,舒情露面,众人纷纷都惊了!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