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醉酒

发布:03-16 09:19

顾明成看了一眼徐珊,这才放心的离开。

回到家后,家里人已经都睡着了,顾明成整理了一下房间,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另一边,徐珊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了对于昨晚的事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揉着头昏脑涨的脑袋,抬头看到床头柜上有一碗醒酒汤。

上面还附有一张留言:徐珊,昨晚您喝了好多酒,醒酒汤已经熬好了。

看着便条上最后的笑脸,就好像看到了顾明成的笑容。

徐珊勾唇一笑,露出一抹不明真相的笑。

傅霆轩心情难得的好,洗漱以后,前往去公司的路上,安梓柒起床后,也给孩子们做好早餐,离开了家。

两人都在日复一日的忙碌着,偶尔会坐在一起讨论有关合作的具体细节。

气氛很是融洽,莫名的有一种粉红色的泡泡飘荡在两人周围。

两人的关系也好了很多,傅霆轩对他也没有了那么多防备感,慢慢开始信任贺萧南。

突然,安梓柒的手机响了一下,,只见她拿起了手机。

看着安梓柒嘴角挂起的一抹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傅霆轩有些不开心,但又无可奈何,不知该怎么办?

以为是顾明成发来的,可担心会将安梓柒吓跑,好不容易两人的关系好了一点,顿时进退两难,不知所措的愣住了。

一愣神的功夫,看到安梓柒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了。

“你要去哪?”傅霆轩有些不知所措,焦急的问道。

“我有点事,先走了,拜拜!”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安梓柒转身离开的背影,傅霆轩心里升起一股醋劲,但现在他的身份,并不允许这样做。

安梓柒安耐着心中的惊喜,想着这些天来工作太忙,都没时间好好放松一下,这会去游乐场倒是能好好的休息一会儿。

刚到游乐场正门,就看到门口的布偶娃娃,看起来甚是滑稽可爱。

安梓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准备进门。

正在这时,突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傅霆轩竟然跟在她的身后。

不禁有些想笑,叫住了傅霆轩,她知道傅霆轩是担心自己,所以才会偷偷的跟过来。

想起自己前世对她做的那些事,安梓柒就觉得自己真的好傻。

两人走在一起,进入游乐场,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安梓柒和傅霆轩的颜值都很高。

像极了亲密的两口子。一会转着去买棉花糖,一会又转身去玩碰碰车,玩的不亦乐乎,甚是开心。

看着安梓柒欢快的笑颜,傅霆轩心里也很开心,男人嘛,肯定对这些东西都不太感兴趣,可看到安梓柒开心,傅霆轩内心也窃喜不已。

暗暗发誓要努力工作,给安梓柒更好的生活,经济基础。

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准备先吃饭再回家。

玩累了之后,两人走进麦当劳,准备点餐,两人坐在一起,甚是扎眼,引来了无数人羡慕的目光。

傅霆轩坐在椅子上,看安梓柒吃的那么开心,心里也很开心。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看吃的差不多了,安梓柒起身准备回家。

傅霆轩见此,准备一起回家。

不一会,车就开到了小区楼下。

车子停在路边,安梓柒准备要在小区的公园转悠一番,“老公,我刚刚吃的好饱啊!不如我们去转转?”

傅霆轩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好吧,刚好我也好久没有陪你了,倒不如趁此陪陪你们。

转眼间,夜渐渐深了,两人手牵手准备一起回家。

次日,两人起床后,由于是周末,傅霆轩想着好久都没回傅家老宅了,正好这周是傅老爷子的生日宴,边想着带安梓柒回去转悠一番。

告诉安梓柒之后,安梓柒愣了一下,他记得前世的时候,安梓柒为了趁早离开傅霆轩,在傅老爷子的生日宴上大闹了一番。

为此让他丢了好大一个人,从那以后,傅家的人就更加不喜欢他了,本身刚开始就对她有偏见,可通过这件事,算是自己把自己彻底搞臭了。

本来傅老爷子很喜欢自己,可从那件事以后,也就不太搭理自己了。

可前世的傅霆轩,虽然也很生气,了终究是没狠下心来,和自己离婚,只是让自己待在傅家,好好反省?

你看即便是她做了这么多对不起傅霆轩的事情,可是傅霆轩依旧是对自己很好。

永远都是一副宠着自己的样子。

一想起前世。安梓柒就觉着自己的智商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索性也就不再想了。

一想起前世,安梓柒就气自己竟然想个瞎子一样。

想起以前,傅母经常拿别人和安梓柒做比较,其中一个名门淑女。叫个乐婷,于是越来越喜欢乐婷,喜欢他的善良,体贴,听话。

毫无疑问,对安梓柒的不满也越来越多。

次日,徐珊叫来安梓柒,凄美名曰,请他吃饭。

到了餐厅,徐珊看到安梓柒的身影,起身叫了他过来。

“有什么事?”安梓柒一脸冷漠。

“柒柒,你能不能让我重新回去上班啊?”徐珊一脸笑意,看向安梓柒。

“不行,怎么给你机会让你靠近我老公,然后勾引他吗?”

徐珊被说的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情急之下竟打了安梓柒一巴掌。

啪的一声。

整个餐厅都回荡着那声清脆的巴掌声。

因为徐珊的那一巴掌,瞬间吸引了餐厅所有人的目光交汇过来,大家都一脸懵逼。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转过头来准备弄清缘由。

安梓柒看着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脸上也微微有些不舒服,也没想到徐珊竟会突然打自己一巴掌。

。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安梓柒也不是一个任由别人欺负的主。

忽的站了起来,看向徐珊,“徐珊,我想我们还不熟吧?”

然后出言解释道,“从一开始,贺萧南就没说过他要娶你,全部都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再者你们也不是什么关系吧?”

看徐珊被噎的没再说话,面色赤红。

【强烈推荐】强撩无果?那就以死相逼!放荡男、腹黑女,本来就应该“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