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有证据

发布:04-10 17:16

大家都安静了几秒,顿时大笑起来。

“哈哈……我没听错吧?你一个女人,你有什么本事在这说他不是小偷?”

“就是,一个女流之辈,少来插手我们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女人,在这抛头露面的,有伤风化,真是丢人。”那个长相丑陋的中年妇女也在这里说道。

商贩瞟了林素然一眼:“切!你知道什么?他可是人赃并获,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你少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否则我有理由怀疑你们是不是同伙。”

李睿渊抬眸看向林素然眼神中充满了好奇,只觉得这女子虽然带着面纱,但是气度不凡,眼神中透露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自信。

一时之间他竟然贪看住了。

“古代替父从军是女人,生你们养你们的也是女人,所以你们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女人?”林素然的声音一抬,不卑不亢的说道

见众人没有反应,她又忽然话锋一转:“你们不听我说,怎么知道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我看你们是害怕我抓住真凶在你们之中之后,做贼心虚,才不敢听我分析的吧?”

顿时人群再次议论纷纷起来。

“你这个女人真狂妄自大,竟然在这胡言乱语。”

“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竟然说这样的大话,人赃并获的,你还能翻出新花样不成?”

“就是,让她说,否则还以为我们害怕了不成。”

商贩也没好气的说“哼!你若是胡言乱语的,故意拖延时间,我也绑了你,将你俩一起送到衙门去。”

林素然嘴角一勾,“这是自然,倘若我找不到真凶,不用你来绑,我自己会亲自去衙门投案自首。”

说完,他转身对着李睿渊问道。

“当时有几人在买东西?”林素然开口了。

“一共三人。” 李睿渊赶忙回答,同时手指向旁边的另外两个人,分别是一男一女,男子个子很矮满脸的麻子,皮肤黝黑,女子的容貌普通,但是个子十分的高挑。

“这个女人对饰物很是喜欢,不停的向老板咨询,我和另外的男子,各自寻觅自己喜欢的饰物,就在这时突然老板大吼说,丢东西了!丢东西了!说是少了一块玉佩,我们三人均说没见到,可这时,不知道为何这腰佩在我腰上,就都认定我是小偷了,可我并没有偷这个东西。”

林素然听完,转向商贩老板,说,“请把被盗窃的玉佩给我看一下。”这几个字说的冷静而坚定,由不得商贩拒绝,慌忙把玉佩递上。

林素然看完失窃的玉佩,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原来是这样。”

说完,林素然将玉佩还给商贩说到:“我已经知道真正的小偷是谁了?”

“什么?你已经知道了?”商贩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没错。”林素然点点头,然后转过身指向那一男一女,“就是她们两个人。”

高挑女子立刻急了眼,“这位姑娘,我与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你为何这样栽赃陷害?”

矮胖黝黑男子也怒了:“你再胡说,我撕了你的嘴,我根本都不认识她。”

林素然并没有理他们两个,而是继续说了起来,“这名女子当时表现出对饰物的喜欢,各种询问却什么都没有买,成功吸引了老板的注意力,所以这个男子在旁边找准时机下手,万万没想到刚得手,就被老板发现了,无奈就借机顺手将玉佩藏在了这位男子的身上……”

没等林素然说完,又被打断了。

“呵呵,你的故事编的真精彩,可是你又有什么证据呢?” 矮胖黝黑男子冷笑着说到。

“你二人为何迫切让老板将偷盗者送到官府?”

矮胖黝黑男子不厌其烦的说到说:“都抓住偷盗者了,当然要赶紧送衙门了。”

显然矮胖黝黑男子有些紧张了,他紧握着自己的双拳。

“那为何你俩互相对视,互相点头呢?”林素然追问到。

“这也不能证明我们两个认识。” 高挑女子不屑一顾的回答到,摆弄着自己的手帕。

“你们两个人的鞋子就是证据。”林素然冷不防的说道,这时众人的目光都击中到了两个人的鞋子上,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林素然一双眉目轻轻一转,缓缓道来,“你这二人的鞋子上都沾有泥巴,而城中这两日并未下雨,想来你们两个应该是前两天刚刚进城,这泥巴怕是路过别的地方,下雨所致,如此总不至于说是巧合吧?”

这时旁边一位老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乎昨日城南的村子下了场大雨。”

“没错,好像就是这样。”连忙有人附和道。

男子当即就涨红了脸,“这就是巧合,一点泥巴算不得证据,我昨天是路过城南的村子没错,但是我的确不认识这个女人。”

“我是前天去的城南那边串亲戚,我也不认识这个男的,少在这里冤枉我。”高个女子说道。

“好好,就算这件事或许真的是凑巧,但是我还有别的证据。”说完,林素然指着商贩手中的玉佩,“你们仔细看看,这玉佩上的流苏是不是两侧不太对称?”

众人一看,“似乎是不太对称,右边的流苏少了好多。”

林素然点点头,“正是如此,而这地面上却没有掉落的流苏,我想应该是凶手慌忙之间拽掉的,因为害怕事情败露,所以那流苏自然还藏在凶手的身上。”

语毕,矮胖黝黑男子仰天大笑起来:“哈哈,我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呢?也不过如此”

矮胖黝黑男子立即将双手打开。

“大家请看,我手中什么都没有。” 矮胖黝黑男子高喊着。

“我的手里也没有。”高挑女子随声附和着,随即也打开双手,两只手上空空如也。

“我看他们俩才是一伙的,在这浪费时间呢。我看应该把他俩都绑了,送到衙门去,大家说对不对?” 矮胖黝黑男子再次说道。

众人点头,纷纷又围了上来,要将他二人都绑了去。

李睿渊看起来十分焦虑但还尽量保持着淡定的说,“请大家不要着急,这位姑娘还没有说完,请大家听完。”

林素然眸光一挑,看向高个女子。

“手帕。把你的手帕展开。”

高挑女子像被点了穴,整个人都定住了。

林素然坚定的看着他:“怎么?不敢了?刚才你不是还那么厉害呢?”

高挑女子就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依旧站着一动不动。

“打开!”林素然突然高声厉喝。

高挑女子吓得一嘚瑟,手帕飘落在了地上。

只看见几根流苏也跟着从手帕中滑落下来。

众人愕然。

“好啊,没想到竟然是你偷的,我还差点冤枉了这位小兄弟。” 矮胖黝黑男子立刻跳脚说道。

高个女子欲言又止,想要说什么,却连忙低下了头。

“等一下,事情还没结束,你以为流苏不在你身上,这件事就跟你没有关系了吗?”林素然接着说道,然后看向商贩。

“老板,据我所知,这玉佩是上好的暖白玉,带有一种淡淡的香气,凡是碰过的人手上都会残留一丝香气,没错吧?”

商贩狐疑的歪歪头,又连忙点点头,“正是这样,这玉佩可是我店里最贵的东西。”

“那就对了,你把手伸出来,让老板闻一闻,看看你的手心是不是有味道就知道你是不是偷玉佩的人了。”林素然转身对着矮胖黝黑男子的男子说道。

男子顿时双手紧紧握成拳头,置于身后,慌忙解释,“就算我手心有香气又如何,我是个做花卉生意的,有香气一点也不奇怪。”

林素然笑而不语,她已经不需要说什么了。

商贩这时也哈哈大笑起来,“这玉佩根本没有任何的香气,你知道你在慌什么,还说你不是一伙的?”

林素然淡淡一笑,说,“应该是这个男子偷得玉佩,然后把玉佩握在手里,后来事情败露,情急之下将玉佩放在那位先生的身上,只因为不小心撤坏了腰佩上的装饰,那少的几根流苏还没有机会将它扔掉,后来趁乱递给了高挑女子,你二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证据!说到底你还是没有证据!” 黝黑矮胖的男子气急败坏的大吼道。

“已经不需要什么证据了。”林素然继续说道,“如此娴熟的作案手法,自然是熟手,在官府肯定有案底,只要送进官府,一切自然明了。”

女子见事情败露,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黝黑矮胖的男子则是转身就要跑,却被围观群众抓了回来。

二人就这样被大家送到了官府。

大家拍手叫好,称赞林素然冰雪聪明,足智多谋,仿佛刚才都没有人小看过她一样。

林素然倒是不以为意,转身就想要离开,却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她的身后扬起。

“姑娘请留步。”

李睿渊彬彬有礼的说:“在下李睿渊,多谢姑娘出手相助,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林素然”林素然简单又礼貌的回答到。

“今日姑娘出手相助,在下铭记于心,没齿难忘,只是有一点在下很好奇,那就是为何姑娘一上来就知道在下并不是凶手?”

“这个嘛。”林素然莞尔一笑,看向李睿渊手中的折扇,“公子手中的折扇还有那扇坠,随便一个都是万金之数,又怎么可能在意一个什么区区的玉佩?”

李睿渊看着手中的扇子,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姑娘见识广博,在下佩服。”

“而且你也不用谢我,你也算帮了我个忙。”林素然忽然说道。

“我帮你?”李睿渊这下又搞不明白了。

“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林素然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强烈推荐】传言青城厉家大少凉薄冷情,不近女色,直到有一天,童渺被这个男人绑进了民政局!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