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放过她了?

发布:05-14 16:38

她掌心微微湿润,还是有点紧张。

犹豫片刻,推开了门。

房间内很黑,她用手机照着走到书桌前,最后目光落在了书桌下的抽屉上,她打开一看,一份标注房地产红字的档案袋,果然被放在里面。

她拿起了文件,心底有些疑惑,这么重要的文件为什么没上锁?

很快,温娴就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刚准备离开。

灯光‘啪’的一声,突然被人打开了。

“你再找这个么。”

伴随着男人淡漠而又冰冷的嗓音想起,温娴手里的东西被吓得掉在地上。

此刻,霍止寒手里拎着一份相同的档案袋,而被她掉在地上的档案袋口摔开了领口。

里面竟是空的?

温娴大惊!

霍止寒一双深邃的眼睛,冷静漆黑,不过更像是风雨前的海面,藏着不为人知的汹涌:“温振华让你来拿的吧。”

温娴呼吸忍不住急促了一些。

原来他知道真相,早就就在书房等着逮她了?

意识到这,温娴背脊瞬间爬上一层冷意!

他突然朝她走来,温娴瞳孔收缩。

男人的每一步都好似踩到了她的心口。

最后,他停在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紧绷的小脸,也不知是嘲讽还是真的夸她,“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胆。”

温娴心中苦笑。

她不是大胆,而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在这个聪明的男人面前,她并未极力替自己解释,越是解释相当于掩饰,多说多错,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

霍止寒声音骤然一转,十分犀利:“身为我名义上的妻子,你窃取我霍家的商业机密,我现在报警,你后半辈子就在监狱里蹲着了。”

他掏出了手机,屏幕上是110号码,拇指放在拨通键上,仿佛下一刻就要按下去。

温娴猛地抬头,脸上的镇定再也维持不住。

然而,男人依旧冷漠:“现在知道害怕了?”

温娴死死抿着唇瓣,脸上血色尽失。

她如果进了监狱,姥姥以后可怎么办?

霍止寒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样子,嗤笑了下,“想让我放过你?”

温娴猛地抬眼,他真的会这么好心?

果然,男人笑了起来,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声音嘲讽:“你倒是很听温振华的话,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做这件事是犯法的?既然你这么听话,那好,你现在把自己衣服脱了取悦我!兴许我能一高兴就不追究了。”

温娴怔住了。

在强大的男人面前,她如同蝼蚁般卑微弱小。

但蝼蚁尚且偷生,更不要说她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她狠狠闭上了眼睛,再睁眼,她颤抖着双手,开始慢慢脱自己衣服。

霍止寒有点讶异。

他故意用这种方式嘲讽她,没想到她还真的照她的话去做了。

很好,他倒要看看她能为此做到什么地步!

外套……

衬衫……

就要轮到内衣时。

或许是老天爷都在帮她,霍止寒的手机突然就响了。

“先生,事情已经安排好,温振华已经上钩了。”是孟助理打过来的。

霍止寒轻轻‘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后,抬眼看向站在那里的温娴,女人单薄身子颤颤发抖,通红的眼眶内,藏着不肯轻易露出来的脆弱与悲哀。

他突然就没了继续下去的心思,挥了挥手,“行了,苦着一张脸让人倒胃口,出去。”

男人的突然改口,令温娴僵直在原地,手还维持着解扣子的动作。

霍止寒不耐烦催促:“还不走?”

温娴猛然意识到。

他是真的……

放过她了?

她一刻也不敢多待,连忙起身离开。

回到房间后,温娴一直忐忑不安,深怕霍止寒又突然改变主意,战战兢兢的等到了夜里十二点都不见男人回来,她才慢慢的放下了心里石头。

【强烈推荐】传闻,霍少的未婚妻是乡下长大的,长得很丑,没有学问,跟个草包一样。宴会上,舒情露面,众人纷纷都惊了!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