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正式拍摄

发布:02-26 23:20

苏瑶送走几人,很快切入工作状态,拿出昨日未曾看完的剧本,她仔细地研究。

想要演好《别来无恙》女三的角色,首先得让自己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感笼罩,即使是在开心的笑,也要有浑然天成的哀。这种情绪很难把握。

苏瑶继续挖掘这份情感的来路。

出身在一个富贵家庭,小时候父母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她寄回一大笔钱用以她的生活开支,只是她年纪太小,父母又不常回来,这笔钱很多都进了家庭保姆的口袋。

长大些,她患上了一种罕见的病症,身体会毫无征兆的出现过敏症状,强度不一,严重的会晕厥。同学们纷纷视她为怪物,不愿与她亲近,她也越发不愿与人交流。在病重时,父母会为她请好多著名的医生,大家围着她讨论病情,各种检查,每一次诊断结果都会以电子文档的行事发送给她的父母,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她被人围着指指点点时的慌张胆怯,被孤独地留在空旷的大病房中的无助迷茫,对父母的爱的渴望,最终都化为了压抑的偏执。

一个少年无意识地闯入了她的世界。身为农村孩子的他好不自卑,奋发向上,从在学校中人人嘲笑的穷小子成长为人人羡慕的天才。在她最失意的日子里,他和她是同桌,他给了她最紧缺的关心与呵护,像哥哥一样保护着她,爱的种子在心底萌芽。虽然后来换座位他们不再是同桌,她对他的关注未曾减少。她知他的梦想是回家乡创业,带父辈祖辈告别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她自学工程设计,利用家庭资源搭建育种平台,想象着有朝一日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时候站在他身边。可她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天不遂人愿。她十六岁的那一年,父母的生意遭遇重大挫伤,家境败落,一家人不得不搬到了农村小楼以减小开销,两人就此分别。

分开的日子里,她消沉过,自暴自弃过,疯狂过,最终奋发图强,以坚强的一直对抗病魔与各种困难。期间,几次与他擦肩而过,几次默默支持,都未曾被他发现。

最终,在他大婚的日子,她带着最新培育出的新品种幼苗前去恭贺,年少的欢喜消融进岁月的年轮,道一声:别来无恙。

苏瑶闭上眼,仔细回想刚刚浏览时的感受,那种身临其境的体验便是之后表演的依据,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当苏瑶放下剧本时,已是傍晚,腹中的空虚抵不过高强度用脑后的疲惫。

她回到房间,将自己埋进大床里,静待黎明。

次日,是协商后正式拍摄的第一天,第一场戏就是被查出病症后在校园里的那一幕。

化妆师给苏瑶修剪了一个斜刘海,头发高高扎起,换上传统的蓝白相间的校服和平凡的运动鞋。她瞬间小了七八岁。

“三二一,开始。”

她今日又发病了,在来学校的路上,被紧急送往医院简单处理后,不想在医院焦急等待诊断书的她不顾医生阻拦回到学校。

她到时,已经迟到。

“报告。”

苏瑶的声音在安静的课堂里格外突兀,同学们的目光全部投向了站在门口的她。前门不矮,她站在门口正好可以从玻璃窗出露出一个脑袋。

“迟到了还不知道进来,门又没锁,你这是准备在门口站一节课当大明星吗?”

脾气火爆的数学老师停下板书,用她尖锐的声音冲着苏瑶大喊,苏瑶听到了从走廊经过的老师们的低声议论。

“这孩子怎么又迟到了?”

“不知道,可能家里没怎么管吧。”

“还好不是我们班的。”

数学老师一截粉笔头正中玻璃窗,吓得苏瑶一缩脖子往后退去。

“咔,这里重来。”

导演拿着高音喇叭紧急叫停。

“你这里退的不行,不能这么走,你是被吓的,而不是淡定的退,你那是散步吗?”

苏瑶再次退了一步,导演满意点头。

“不错,悟性挺高的。”

拍摄接着刚刚的画面继续。

一阵风吹过,教室虚掩着的前门碰的一声被关上,苏瑶就这样被拒之门外。

“道具组,快点,关门!苏瑶,你这个时候要错愕,对,就是那种表情。”导演场外支援。

苏瑶呆愣了一会儿,在门边坐着的同学稳如泰山,没有丝毫要起身开门的意思。苏瑶默默走到了后门,弓着身子回到自己的座位。

苏瑶的座位是第二排正中间的位置,这里是老师视线最容易触及之地,任何小动作都逃不过老师和巡逻队的眼,因此,被广大同学嫌弃。她的同桌,是这部剧的男一号。

见苏瑶来的晚,他主动将笔记借给她看,还简明扼要地给她讲解了她缺课的部分过掉的知识点。

“你们吵什么吵,叽叽喳喳,麻雀啊。你,第二排的那个,你讲课还是我讲课?你同桌,对迟到的那个,你们两个给我一起站到后面去。”

苏瑶默默收拾书准备往外走,被同桌一把拉住手,袖子捞起,露出了里面一大片红疹。

“咔!”

导演再次叫停。

“你们两个配合的不好。苏瑶你起身要慢一点,磨磨蹭蹭很失落的感觉,他抓你手的时候你要有下意识往外抽的感觉,因为你害怕被别看到你发病的样子。同桌,你抓人的时候要准,一定要那种义愤填膺的一把抓住,你只想制止女孩出去,你这样缠缠绵绵的拉简直就是小情侣牵手。”

苏瑶很耐心的跟着纠正,与男一配合练习了好几次,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

“不对,不正常,你们这样有点假,苏瑶,你被抓住的时候微微踉跄一下,表现出猝不及防的感觉,对对对,就那样,很好,这就对了。”

不知道被叫停了多少次,尽管苏瑶的情绪把控在众多演员中已经算是出色的,但导演要求也相应的更加严格,短短的一场戏,中途被迫掐断好几次,在细节处精益求精。

全程苏瑶心平气和,全身心投入表演当中,哪怕导演语气急促,她也从不生气。

乔沐雪在一旁看着,默默点头。

“还好当时决定和她签订协议,她的确值得全力捧。”

终于,这一场戏圆满收工,苏瑶接过乔沐雪递过来的手机和水,坐在一旁休息,一打开手机屏幕,一条消息弹出。

她脸色大变。

【强烈推荐】传言青城厉家大少凉薄冷情,不近女色,直到有一天,童渺被这个男人绑进了民政局!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