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再见顾商

发布:02-26 23:20

消息不长,可这几个字却是那样的刺目:

“顾商有参与。”

“来,喝口水,刚刚问了导演,今明两天都没你的戏份了,休息好了咱就可以走了。”乔沐雪无意识地瞥见了苏瑶颤抖的手。

“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需要去医院吗?”

苏瑶飞快熄灭了手机屏幕:“没,回去吧。”

回家的车程并不长,但苏瑶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调查前世死因这么长时间以来,苏瑶谁的都怀疑过唯独没有顾商,虽然他的身上疑点很多。两人相识于微末,共同走过了多少风雨,在苏瑶的心中,他的重要性无以伦比。

苏瑶的拳头握紧,指尖发白,她毫无知觉。

消息不是空穴来风,如果真的是你,我不会留情面的。

“你真的没问题吗?我从后视镜看你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怪怪的。你现在才刚起步,身体最重要。”

乔沐雪从前排探出一个头,一脸担忧。

苏瑶快速整理情绪,前世的她毕竟是影后,有些东西不想让人看出来还是比较容易。

“真的没事,只是刚刚重拍了好几条有些累了。就像你说的,才开始,不太习惯。”

乔沐雪点点头,接受了这个理由。

“那你好好休息,今天到后天都没行程,可以睡个好觉。但是也别忘了多琢磨琢磨剧本,争取一击出彩。”

“会的。”

苏瑶一边答应,一边掏出了手机,屏幕的光照在脸上,映出眼底的疯狂。

手机上显示出顾商最近的公开行程,明天下午有一个企业发布会,晚上是晚宴,邀请的全是企业巨头。

真是好机会,时间正合适。

次日的下午天公作美,气温十分适宜,由于到场的记者和电视台太多,原定在室内的发布会不得不改到室外。

“请问您对于公司日后的发展方向有什么看法?”

“今后我公司将继续推进新型产品的研发,同时将多余的资金无偿资助正与我们合作的遇到资金困难的微小企业,争取实现合作共赢。”

台上的男人精英打扮,浓眉下一双桃花眼略显风流,透出一股浓浓的自信,高挺的鼻梁坚毅的轮廓,无一不让人为之倾倒。曾有人打趣,要是他进娱乐圈,赚的钱一定比现在多。

苏瑶混迹在一群记者当中,今日的她选择了前世最常用的造型,微微低着头,外加她身上的气质,越是熟悉她的人越会将她误认为苏梦溪,而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发布会接近尾声,顾商拒绝了仍未满足的记者们,走到后台休息。

忽然,一个人影在人群中一闪而过。

“梦溪?”

顾商一惊。

“梦溪?是你吗?”

当顾商仔细看去的时候,哪里还有苏瑶的影子,仿佛刚刚的身影只是错觉。

顾商揉了揉胀痛的眉心。

果然还是没能真正忘了那件事。

苏瑶站在顾商视线死角处,默默观察着他的反应。

人群渐渐散去,苏瑶再次到顾商身前晃了晃,这一次她刻意放慢了速度,让顾商追上了她的脚步。

“梦溪!”

苏瑶装作愕然地回头。

看清苏瑶那张和苏梦溪全然不同的脸,顾商悬着的心猛然落地,果然只是看错了。

“您好,请问您是在叫我吗?”

顾商急忙摆出绅士风度:“对不起姑娘,我认错人了,你的气质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哦?是吗?那是我的荣幸呢。”

看着眼前的人,顾商仿佛回到了和苏梦溪刚刚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的苏梦溪是那么让人着迷,直到现在,她已死,还是无法忘怀。

“是我的不对,给姑娘道歉。姑娘有没有兴趣参加我组织的晚宴?”

顾商说着,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还真是花心啊,看到一个就迫不及待了。

苏瑶心里隐隐刺痛,表面上却满是惊喜:“啊,真的吗?太感谢您了,我叫苏瑶。我一定准时赴宴。”

顾商微笑着和她道别。

晚宴很快开始,地点选在本市最大的酒楼。苏瑶盛装出席。

脚踏在熟悉的地面,周围是前世常见的纸醉金迷。金碧辉煌的大殿下藏着许许多多的暗中交易,多少笔生意在对外公布以前在这里谈成。

苏瑶径自走到一个角落坐下,翻出手机按照顾商给的名片给他发着消息。

“苏小姐怎么坐这儿了?挺偏的。”

顾商很快到达,身上穿着高端定制的西装,带着淡淡的醉酒味。

苏瑶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前世也时常从他身上闻到这种味道,那时的欣喜到现在成了厌恶。为何选这?因为这有一个被盆栽遮挡大半的摄像头。

“我比较喜欢清静。”

服务生适时走到两人身边,送上酒水。

“尝尝?新品。”

顾商为她斟了一杯酒,一如前世对苏梦溪那样。

苏瑶心中苦涩,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闲聊着,苏瑶几次试探都无功而返,正当她准备另寻机会时,一股灼热感自胃部传来。

“苏小姐不舒服吗?是不是不太适应这种酒?”顾商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扶起苏瑶,“我先扶你到房间休息吧。”

苏瑶下意识的挣扎,软绵感蔓延到四肢,眼前开始眩晕,忽略脸上不正常的潮红,仿佛真的是醉酒。

酒店的房间很是宽敞,明晃晃的灯光格外炫目,苏瑶想用手遮挡,手却被顾商死死握住,拉到了床头。

“梦溪,你来找我索命了吗?”

苏瑶迷蒙中听到身上的人呢喃。感受到那越来越热的体温和越发接近的男性躯体,苏瑶拼命挣扎。

砰,门砸落在地上的声音,一个高大的身影急速冲进房间。

“你干……”

拳头砸在脸上,顾商只剩下了痛呼。来人一脚将他踹开。

苏瑶拼命睁眼,可是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口中无意识地发出呢喃。

抱着她的男人呼吸越来越粗重。

“唔!”

苏瑶被摔在了床上。

“你就这么喜欢和男人搞?”

男人的声音中压抑着满腔怒火。

“你是厉决?”

苏瑶的声音在药物的影响下诱人至极,话语声落在厉决耳中成了罪恶的邀请。

下一刻,一个火热的吻封住了苏瑶所有的话。

【强烈推荐】容家的掌上明珠,虽然美,但却是朵食人花。偏偏,有人不怕死,生生将这朵高岭之花摘了下来!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