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妖后离世

发布:01-14 17:10

芳国城破的那天,潇王带领的铁骑踏破城门长驱直入,最后在乾坤殿斩下了暴君的头颅。

那一夜,宫城内血流成河,尸骨堆积在宫门口足足能有几丈高。

京城内的百姓欢呼雀跃,都在庆祝自己从暴君的手下解放,终于要迎来好日子了。

这位潇王殿下在民间口碑载道又亲善爱民,冒着谋反大不韪之罪名也要起兵推翻政权,终于将百姓们从暴政中解救出来。

一呼百应,拥护他为帝。

所有人都在为潇王贺喜庆祝,可唯独只有一个人她笑不出来。

她不仅笑不出来,甚至连哭也哭不出来。

芳国皇宫中的未央宫,它富丽堂皇,奢华靡靡,这是当年暴君为了他心爱的女人花重金打造的地方,红纱点缀宫殿,玉石铺就表里,这明明是漆黑的夜,可殿内殿外数颗夜明珠却让它如白昼通明。

但眼下,未央宫里却被重兵把守。

夜里风声凄凄,明亮的珠光从殿内透出,四面八方掩盖的红纱中有一女子的身影婀娜曼妙,引得士兵纷纷露出迷恋的眼神,可倏尔他们又因为这样的行为而觉得羞愧。

怎么能被这种妖女迷住了心智?

在未央宫里的女子,是暴君最心爱的女人。

暴君死了,可她却没有死。

容止歌坐在床榻上,她的眉眼始终潋滟妖冶,即便没有粉黛点缀,她的美都是这世上独一无二。

她曾经是芳国第一美人,也是容家最受宠的女儿,还是权力鼎盛的妖后。

动了动手想要抚上发髻,却牵起手腕上冰冷的锁链。

她不是在这享福的,而是以蛊惑君王之罪被软禁在这,以至于锁链围困住她只能在这三寸之地活动。

可即使如此,容止歌也丝毫没有虎落平阳的落魄。

她下了床榻,对着门外依旧随心所欲道:“云明轩呢?容梨呢?让他们来见我。”

可门外的侍卫对她脸色避如蛇蝎,语气极为嫌恶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直呼我们王爷和王妃的名讳?”

她不甚在意,艳丽的脸上只有漫不经心,“除非……他找到玉玺了可登大统,否则只要他云明轩一日没有登基,那我就还是芳国的皇后。”

侍卫脸一白,怒骂道:“你这妖后!还不快把玉玺的下落说出来?!”

“去把云明轩和容梨喊来。”容止歌看了看自己寇红的指尖,神色轻慢。

侍卫狠狠地瞪了容止歌一眼,但还是败下阵来。

容止歌坐在窗台前等了一盏茶的功夫,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外头便是士兵的高声呼喊:“见过潇王!”

她扯动了一下嘴角,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笑。

待这可称清风朗月的俊人进来,容止歌终于转头看过去,声音带着几分轻蔑地道:“你要登基了吧?”

“你让我来,是想清楚要把玉玺交出来了?”云明轩看着她,问道。

容止歌挑了挑眉,带着恶劣的意味道:“你想要名正言顺登基,那我就偏不让。云明轩,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在一日,这玉玺都永无见天之日。”

云明轩并不为容止歌的话所动,道:“交出来,至少你还有一条命可以活。”

“呵呵——”容止歌虽然笑出声,可脸上没有一点笑意,“当年你被云景珩派人追杀,是我千方百计护你离开京城。”

“你能有今天,也是我容家护你!而我为你,这么多年蛊惑云景珩,行祸国妖姬之事,成了名满天下的妖后,你行正义之事踏破宫门被百姓拥戴,可你却害我容家满门性命!”

“云明轩,怎么会有你这么狠的人呐?”

她的话,字字泣血。

容止歌看云明轩时,眼中满是腥红的血丝,即便再美的容颜,在血海深仇前都是狰狞满目。

云明轩冷心冷情,丝毫没有一丝愧疚之色,他只淡声道:“容家手握兵权,功高盖主,留不得,死得其所罢了。”

“死得其所?”容止歌哈哈大笑,“明明是你,在我大哥带兵与云景珩大军抵抗时暗中派人刺杀,我二哥只求一个真相却被你活活打死吊在城墙暴晒,至今尸骨未寒,而我三哥只因他冒犯了你心爱的容梨,就被你千刀万剐而死。这原来就叫做死得其所?!”

云明轩却被容止歌这般质问弄得烦了,声音不耐地道:“你要是不想跟你的哥哥一样死得那么惨,最好赶紧把玉玺交出来!”

容止歌笑了,绝美的脸上露出讽刺,“做梦!你这辈子都别想得到玉玺!你想顺利做这个帝王,那我倒要看看没了这玉玺,这芳国的天会不会大乱!你既然敢杀我容家满门,想必抵挡定王的大军也不在话下吧?”

“贱人!”云明轩怒喝一声,他此时被戳中痛处,已经不复刚刚的淡然,厉声威胁道:“给我交出玉玺!我饶你不死!”

容止歌欣赏着云明轩此时的激动,她的笑有几分艳色,也有几分挑衅,“我偏不给,你能怎么样?杀了我啊,你不敢杀吧……因为你没有玉玺,你没法名正言顺登基!也是,你从来都是见不得光的野种,你就算做了皇帝也改不了你那卑贱的出身!”

“闭嘴!我让你闭嘴!”云明轩冲上前狠狠扇了容止歌一巴掌。

他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提起他出身的事情。

这是一直以来掩藏在他心头的阴霾,可却被容止歌狠狠地戳穿,他气得无法保持该有的冷静。

容止歌还是恶劣地看着他,嗤笑道:“我不闭嘴,我偏要继续说。你这个野种,做了皇帝也要被人拉下台,因为你不配!你不配做这个皇帝,你就是臭水沟里的老鼠,谁都比你干……”

云明轩难掩怒火,伸手狠狠掐住了容止歌的脖子,“我让你说,我让你说,我杀了你!你就去地狱里见你的好哥哥们吧!”

容止歌笑着,嘴角却溢出了鲜血。

云明轩惊得立马撤了手,他一时激动动了手,可没有真的想杀容止歌,毕竟还必须找到玉玺才行!

“你不好奇吗?我让侍卫叫了你和容梨,可过去这么久,容梨可还没有来。”容止歌捂着喉咙一边咳嗽,一边却不停地呕出鲜血,她本来还算红晕的脸却迅速惨白了下去。

云明轩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他疯狂地质问道:“你对梨儿做了什么?!”

容止歌已经痛得弯不起腰了,她从窗台上跌落,重重地摔倒在地。

她手撑着地,然后抬起头,微微笑道:“我在皇宫生活了这么久,你以为我会一点势力都没有吗?我那位好堂姐,应该才怀了三个月身孕吧?真可惜,现在要一尸两命咯……”

“不……这不可能!”云明轩惊慌失措地冲出殿。

被痛苦折磨的容止歌,隐约还能听见他那慌张的喊声:“梨儿!梨儿!你们……赶紧去请太医去救梨儿!”

“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容止歌不顾身体的剧痛,哈哈笑出声。

她看向天花板,可视线都已经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任何东西了,眼前却突然浮现起了那人的身影。

“都这种时候了,我最后想到的人居然是你。”

“也罢,这一世,我实在是太亏欠你了。可若有来世,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弥补你……”

那人还在冲自己笑,可容止歌却说不出话来了,鲜血从嘴里不断地涌出来。

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见云明轩前,她就已经服下了能一剑封喉的剧毒,没有活命的可能性。

但所幸,死之前她拖着容梨一起下了地狱!

即便是死,她也绝对不会让云明轩好过!

【强烈推荐】传言青城厉家大少凉薄冷情,不近女色,直到有一天,童渺被这个男人绑进了民政局!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