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彻底的冷战

发布:04-25 15:13

“喂,夏姐?”洛晚颜接通了电话。

“小颜,我出差回来了,你中午跟我吃个饭吧。”夏丽芬在电话里道,并没有用商量的语气。

洛晚颜并不想出门,她头还疼着。“夏姐,我今天可能不太方便……”

“你那十万块的提成,我得私下里给你,这个事情在公司说不方便,你还是出来吧,地址我马上发你。”

话筒那边,夏丽芬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

洛晚颜没办法,只能换了衣服出门。

吃饭的地点在机场附近的商圈。

夏丽芬才下飞机,行李都还提在手边。

两人落座点餐后,她直奔主题的递过来一张银行卡:“里面我存了十一万,有一万块算是给你的补偿。”

洛晚颜看着那张银行卡,心里一阵难受,哑着嗓音说了声谢谢。

夏丽芬喝了口水,瞄了几眼洛晚颜的脸色,打听起来:“你跟那个男人,不是债主关系吧?我看他……像你的老公。”

洛晚颜苦笑,自嘲道:“我怎么配做他的太太?”

夏丽芬挑眉,心里有些明了,估计两个人有过什么关于钱的肉体交易,所以洛晚颜说他是她的债主。

“那你们现在……分开了?”她猜测。

洛晚颜想着他对自己避而远之的冷漠态度,捏紧了玻璃水杯。

“算是吧……”

夏丽芬点头,等到菜上齐了,她才又开口说:“不管怎么样,我之前开给你的那些条件,还是算数。如果你缺钱,就继续跟着我。当然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

洛晚颜没出声,那天晚上的事情,她现在都无比后悔,怎么可能再做。

夏丽芬也没勉强,两人吃过饭后就各自回家。

次日,洛晚颜回归公司上班。

朝九晚五,生活像是一滩死水一样的平静下去。

宁致远再没回过绣春居,连一个叫她去伺候白薇依的电话都没有。

她,彻底被的排除在了他的生活之外。

一个月后。

洛晚颜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木然的一头扑倒在床上。

手机就扔在床边,她视线可及的地方。

宁致远,是不是永远也不会联系她了……

闭上眼睛,洛晚颜痛苦的将脸埋进被子里。

刺耳的手机铃声,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

她立即坐起,接通电话。

“洛晚颜,现在到小舍来!”说话的人,是白薇依,这句话说完,她直接摁断了电话。

洛晚颜皱眉,白薇依不是没在半夜叫她过去过,但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对方不高兴了,想拿她出气。

要是以往,洛晚颜肯定不会搭理。

可现在……

她如果过去,会不会,意外碰见宁致远?

咬住下唇,洛晚颜终究还是打车前往了小舍。

尽管,她心里也十分清楚,就算撞见了宁致远,也根本没有用。

那个冷漠到极致的男人,可能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可她就是,下贱的想见他。

下了车,洛晚颜一路畅通的进到了客厅。

客厅里一片狼藉,晚餐的食物洒了一地,连地毯上也是破碎的花瓶和散乱的鲜花。

几个佣人正在打扫,见到洛晚颜,用一种复杂而怜悯的表情轻声道:“小姐在楼上,等你。”

“谢谢。”

洛晚颜上楼,推开了白薇依的卧室门。

白薇依就坐在轮椅上,面朝着大门,面色阴沉,轮椅下也是一地的陶瓷碎片和黏糊糊的稀粥,是她刚刚摔碎的粥碗。

“洛晚颜,你终于来了。”她表情阴毒的开口。

洛晚颜脸色淡淡的,“你有事吗?”

白薇依阴着脸,“我困了,要睡觉,过来抱我上床。”

洛晚颜避开地上的狼藉,走过去,正要弯腰抱她,白薇依却突然挥手朝她的脸上袭击过来。

“嘶……”洛晚颜躲避不及,脸颊一疼,血腥味登时弥漫开。

原来白薇依的手里握了一片碎陶瓷片,她用这个,割破了洛晚颜的脸,拉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红的口子……

【强烈推荐】强撩无果?那就以死相逼!放荡男、腹黑女,本来就应该“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