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亲戚还是情人?

发布:04-25 15:35

安知夏吓了一跳,急忙将手机往背后藏,这下动作太慌张了,一下子甩手的弧度太大,竟然让手机一下子脱手飞了出去,哐当一声砸地板上。

而且这手机质量奇好,既没碎屏也没死机,屏幕上依旧清晰无比的显示着来电人——大叔。

本来这个备注不怎么奇怪的,但安知夏这个反应,有些过度了。

陆言泽瞬间就起了疑心,扫了一眼地上的手机,挑眉问道:“大叔是谁?”

安知夏惊慌的扇了扇睫毛,结巴说道:“一、一个亲……亲戚。”

这模样,这语气,分明就是在撒谎。

陆言泽眸色一沉,抬脚就朝着手机走去。

安知夏瞬间大惊,惊呼了一声不要,随即飞快的朝着手机冲过去,抢在陆言泽之前将手机藏在了怀里。

陆言泽停下了脚步,幽深的眸色里透着几分阴沉的盯着安知夏,一时没有说话。

来电铃声也在这个时候因为超过一分钟而停了,整个屋子里寂静得可怕。

安知夏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抓紧了手机,挣扎着还想解释:“真的是亲戚……”

陆言泽眸色晦暗,往前跨了一步,带着一身强悍的气场和威压,站立在安知夏的面前,白皙修长的手指伸出去,语气简练而冷冽:“手机给我。”

安知夏心虚之下反而将手机藏在了背后,眸色倔强的瞪着陆言泽:“我为什么要给你,这是我的隐私。”

陆言泽久居高位,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强势的蛮横,微微加重了语气,气场吓人:“把手机给我!”

他身躯高大,从外表上就已经有了一种震慑人的气场,现在冷冽的气场全开,更是恐怖得叫人窒息。

饶是这半年来安知夏见惯了他冷脸和狂悍的样子,这会也不由心里一阵发悚,一个没出息,眼圈就有些红了,模样看着很是可怜,却依旧倔强,硬是藏着手机:“不给。”

她话音才落下,手机还非常不合时宜的在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

陆言泽的脸色越发吓人,耐心耗尽,一步逼近之后借着身高的优势,直接伸手绕过安知夏的要去抢手机。

安知夏急忙往退,反而被陆言泽另一手按住了后脑,将她整个纤细的身体都按进了自己结实的胸膛里,安知夏的半张小脸都一瞬间贴在了陆言泽炙热的胸口上,顿时火烧火燎的发热。

心慌意乱,手机随即就落入了陆言泽的手里。

他一手按住怀里跟小绵羊一样无力挣扎的女人,另一手从容的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接通了名为大叔的电话。

“小夏,你要见我?”手机那边,传来了一道低沉动听的男音,温柔而亲昵。

陆言泽眼神一冷,浑身都开始冒起了寒气。

安知夏就在他怀里,感觉最是明显,一下子吓得连挣扎都没有了,小脸惨白。

“小夏?”没听到回应,大叔又问了一遍。

陆言泽唇边忽然扯出一个冷笑,回应说道:“她现在不在。”

那边安静了几秒,声音有些下沉,却很笃定:“你是她丈夫。”

连这个都知道,陆言泽笑意冰冷,意味深长的回道:“原来你知道。”

那边又静了几秒钟之后,电话啪嗒一下的被挂掉了。

陆言泽丢开了手机,伸手捏住安知夏纤细的下巴,迫使她仰起小脸跟自己对视:“他到底是你的亲戚,还是你床上的情人?”

陆言泽说话永远这么尖锐和残忍,刺得安知夏心口剧痛。

今天一整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沉甸甸的压在她的心里,她情绪本来就紧绷,现在再被陆言泽这么狠狠一刺,霎时间也跟着爆发了出来。

“亲戚还是情人,对你来说有差别吗?反正你都要跟我离婚了,难不成还你会在意?”

陆言泽薄唇用力的绷紧,捏着下巴的手指越发用力,将下巴那片柔嫩的肌肤揉掐出了青白色。

“安知夏,我是不是平时太给你脸了?”他字字用力,尖锐如刀,“你可以不知廉耻的上其他男人的床,但别在我眼前来脏眼睛,现在你还是我的陆言泽的妻子,这样公然下贱的出轨,你不要脸,我还陆言泽还要。”

安知夏被他的话伤得浑身发抖,连着小腹都有些隐隐作痛,愤愤地瞪着近在眼前的陆言泽,她委屈的咬牙骂道:“陆言泽,你混蛋!”

陆言泽像是丢开什么脏东西似的扔开她的下巴,冷声尖锐道:“论起我的混蛋,哪里有你的下作的一半恶心人?真是看一眼都让人倒胃口。”

安知夏身体缩了缩,脸色惨白得比纸还要白,瞪大了明澈眸子里因为委屈的眼泪而装满了碎光,整个人看着像是被人狠狠摔在了地上的瓷娃娃,再碰一样就会彻底的碎掉。

陆言泽将目光从她身上挪开,垂在身侧的手指用力的收紧,紧抿的薄唇动了几下,最后仍旧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而是直接就转身,进了浴室去洗漱。

留下被他的冷言冷语伤得遍体鳞伤的安知夏一人在原地发愣。

安知夏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没有直接就在陆言泽的面前哭出来,偶尔有几颗没忍住的眼泪落下来了,又很快被她几下擦掉。

捡起被陆言泽丢开的手机,安知夏退缩在了阳台上,趴在栏杆上默默吞咽委屈和苦涩。

陆言泽很快冲了一个澡,从浴室里出来,一眼就看见了阳台上那道落寞纤细的身影,夜风有些大,垂得她的发丝和裙角都在不住的飘扬,或许是有些冷,安知夏还抱紧了胳膊。

陆言泽立在原地,盯着那道影子看了五分钟,终究还是寒着一张脸,捡了沙发上的一张毛毯,朝着阳台走了过去。

步伐才迈了几步,阳台上的女人身影忽然动了一下,她弯身蹲了下去,偷偷摸摸将手机捂在耳边,接起了电话,因为心虚,还回头往里看了一眼。

陆言泽下意识的急忙往旁边一闪,躲在了墙壁后面,没让安知夏看见。

安知夏见四周无人,猜陆言泽那个冷漠的家伙肯定是洗完澡去里间睡了,放心的跟柳沛说起了悄悄话。

她声音压得低,加上阳台的落地玻璃又是关上的,陆言泽一句话也听不清,只是探头一瞥的时候,正好看见安知夏捧着电话勾唇轻笑。

那模样,是她从来没有在陆言泽面前展露过的俏皮和放松,一双本就勾人的大眼睛因为那些笑意更是璀璨耀眼。

陆言泽盯着那个明媚却陌生的安知夏,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妒火,烧断了他脑子里的那根叫理智的弦。

扯开落地窗,陆言泽大步走了过去。

【强烈推荐】强撩无果?那就以死相逼!放荡男、腹黑女,本来就应该“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