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肚子里是野种

发布:04-25 15:35

安知夏哭得没缓过气,肚子又开始疼得厉害,一阵接一阵的绞痛。

她担心孩子又出问题,忍着疼急忙就翻身拿了床头座机,给顾沛打电话,叫她过来接自己。

柳默琴推门进来的时候,刚好听见安知夏给顾沛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等你过来。”

这句话扒开了单看,很暧昧。

柳默琴脸色有些异样,没动声色,而是拿出了一副恰当的关心表情,问安知夏道:“你跟言泽怎么了?吵架了?我看他大半夜的还出门了……”

安知夏肚子疼得厉害,面色惨白,额头还全是冷汗,费力无比的说了一句:“没事。”

随后扯过被子,盖着脸想要隐藏住自己的失常的面色。

但柳默琴眼尖的全都看见了,她抓着被角,没让安知夏藏起来,盯着她的脸色质问:“你这脸色是怎么回事?”

安知夏没了办法,只能说:“肠胃炎又犯了……”

柳默琴不依不饶,声调尖锐:“真的是肠胃炎?安知夏,你可别瞒着我什么,要是以后被我查出来了,说破了出来,你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

安知夏怎么敢说自己怀孕的实话,只能咬死说就是肠胃炎。

柳默琴转口又要质问她刚刚在跟谁打电话,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心想逼问这个安知夏肯定会嘴硬,不如一会跟踪。

想了一阵,柳默琴忽然松口了,没什么好脸色的说:“那行,我去给你拿点家里备着的药过来。”

安知夏只顾忍着疼,也没注意她的表情,胡乱嗯了一声就缩进了被子里。

顾沛来得很快,安知夏没让她进屋,怕惊动了刚说了要睡下的柳默琴,自己忍着疼走出了别墅,钻进了出租车里。

一上车,车子就火急火燎的往医院赶。

一车人都着急,也没注意到车屁股后面一直跟着人。

安知夏进了医院,顾沛就挂了妇产科的急诊,幸好这次胎气动不得严重,医生只给挂了瓶水叫她好好休息,顺便嘱咐了几句在胎儿稳定之前需要注意的琐碎事项。

安知夏全都用心的应了,医生也没多说什么,转头就出了病房。

在门口瞥见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趴在墙壁上鬼鬼祟祟的,安知夏觉得奇怪,不由就盯了几眼,那女人被看得心虚,扭头就快步走了。

那女人就是柳默琴。

柳默琴在门口,医生说的话全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万万没有想到,安知夏竟然已经怀孕了。

可她要是怀孕了,怎么不回来跟他们说?明明柳默琴在饭桌上都说得那么清楚了,要是安知夏生不出来孩子,两家人铁定了的是要离婚的。

她不说,难不成是有什么鬼祟?

柳默琴很快想起自己儿子说的他不能生育的事情,想到了安知夏怀孕原因的某个可能性,心脏狠狠的一跳,脸色顿时大变,急忙就拿出了手机给陆言泽打了个电话过去。

这么晚了,陆言泽却还没有睡,电话接通得很快。

“妈,怎么了?”

柳默琴没有擅自打草惊蛇,迂回的问陆言泽:“你跟我说的你不能生育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你给妈一个准信,别为了维护安知夏那个女人来骗我。”

陆言泽想着安知夏那张苍白可怜的脸,眸色幽深,用词坚定:“是我不能生育,不关知夏的事情。”

柳默琴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眼前都黑了,血压上头,她差点直接厥过去,连忙扶着一旁的墙壁,在凉椅上坐下来。

深呼吸了几个来回,缓过了气,柳默琴最后一遍确认:“儿子,你说这真的是实话吗?保证没有骗妈?”

陆言泽一口咬死:“对,是我的问题。”

柳默琴直接扣了电话,扶着发昏的额头,心里又气又怒。

要是自己儿子不能生育,那安知夏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呢?

那个女人竟然敢给他们陆家戴绿帽子,他们可是A市最有头有脸的家族,声威显赫,现在竟然弄出了这样的丑事,要是被人知道了,他陆家的面子里子,那就全都丢光了。

柳默琴气得怒不可遏,恨不得直接拎把刀子,冲进病房去把安知夏那个不检点的女人乱刀砍死。

但毕竟她也是大家族里出来的人,大风大浪见得多,关键时刻还稳得住气。

柳默琴在凉椅上坐了十分钟,等血压缓下去了,也没急着把这个事情说出去或者找安知夏质问,而是冷静无比的拨出去了几个电话,打算捉奸,来个证据确凿。

到时候在安家理亏的情况下,和平离婚,并且要流掉那个野种,这个事情,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不然陆言泽的脸,陆家的脸,就全都没了。

柳默琴安排好一切,再想着安知夏那张看似乖巧,实际上放荡的脸,心里堵得难受,不由低声骂道:“果然是半路上捡回来的野丫头,缺教养,没廉耻……”

安知夏是安家的女儿,但却不是在安家长大,她十岁之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十岁之后被一个看似和睦,实则充满了家暴的家庭收养,十八岁之后出社会工作流浪,直到二十一岁才因为一次偶然,被安家认了出来,一查之下,发现这就是当初安家流落在外的亲生女儿,这才急忙领了回去。

安知夏才成了现在的安知夏,那个有着家族撑腰,有着底气可以嫁给陆言泽的女人。

柳默琴在心里恨恨地将安知夏里里外外骂了一通,勉强顺了口气之后,这才身心俱疲的起身回家。

只是这一夜,她注定要失眠。

不过跟她一样睡不着的人,还有好几个。

安知夏也是其中之一,她将手放在肚子上,明明身体疲惫到了极致,偏偏就是没有一点睡意。

顾沛守在她床边,递给了她一杯热水,回头给自己倒水的同时问道;“陆言泽态度坚定的不要你把孩子生下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这肚子以后大了,又瞒不住。”

安知夏目光散乱的看着医院惨白的天花板,声音轻软虚弱,却字字坚定。

“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沛沛,我打算去找大叔,求他帮我……”

顾沛倒水的手一抖,热水狼藉的洒了一桌子。

【强烈推荐】“BOSS,阮小姐去海边游泳了。”“吩咐封锁海域,不准别人去打扰。”“呃……阮小姐是穿泳衣去的。”“什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