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他的温情

发布:04-25 15:35

顾沛僵了一阵,默默抽了纸巾将桌子上的水珠擦干,这才低声说道:“可他现在……还会帮你吗?”

安知夏摇头,眸色有些凄楚:“我不知道,只能试试吧。”

顾沛将手里打湿的纸巾用力的捏成团,表情有些紧绷,抿唇默了好一阵,才神色一松,说道:“也只能这样的,除了他,没人能帮你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安知夏撇开头看着窗外,夜色寂寥。

这次安知夏只在医院住了一天,第二天下午就出院了,公司暂时不能去,她请了个小长假,打算在家里好好养一段时间的胎。

重新买了一个手机,安知夏犹豫了一会,还是又给大叔打了个电话过去。

跟以前一样,她的电话都会很快被他接起。

“小夏。”大叔平静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你遇见困难了?”

安知夏嗯了一声,想起了小时候三个人的相依为命,以及后来她为了能嫁给陆言泽时候与他的撕破脸,忽然眼圈一红,满心愧疚。

“大叔,我对不起你……”

电话的另一边会议室门外的宋子遇叹了一口气,对着安知夏,他总是忍不住心软,语气也缓和了下去:“算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安知夏吸了吸鼻涕,心里一片温暖和汹涌的懊悔,懊悔自己当初的任性。

宋子遇听见她的哭音了,刚想继续问什么,秘书忽然拉开门,小心而恭敬的对着宋子遇说:“总裁有些生气了,叫您赶紧进去开会。”

安知夏听见了,忙说:“那你先去忙吧,不用管我。”

宋子遇柔声说;“我现在外地出差,明后天我安排一下,尽早来A市帮你。”

安知夏心里又暖又涩,带着哭腔的说:“好。”

宋子遇这才挂了电话,急急忙忙的赶回他中途离场的办公室。

安知夏放下手机,捂着酸涩含泪的眼睛,用力的将眼泪憋回去。

这几天哭得够多了,不想真的跟一个闺中怨妇一样,每天天哭哭啼啼的。

那天晚上与陆言泽吵了一架,安知夏本以为,按着陆言泽雷厉风行的性格,至少会有半个月不会理自己。

但没想到,当天晚上,陆言泽的就回来了。

彼时安知夏刚洗了澡睡下,忽然听见院子里停车的声音,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急忙下床,拉开窗帘一看,果真是陆言泽的车。

车子就停在大门外,但先下车的却是陆言泽的随行秘书周林,他拉开后座的车门,从里面将步伐摇晃的陆言泽扶了出来。

陆言泽身量高,体重也不轻,体型一般的周林有些扶不稳他,连刘姨都很快冲出来,两个人一起才稳稳的将陆言泽扶住了。

安知夏顿感意外,心口一紧,慌忙跑下去。

“陆言泽怎么了?”她着急的问周林。

周林回说:“老板应酬的时候喝醉了……”

说着周林顿了一下,闭上嘴将醉到意识都有些不清醒的陆言泽扶到沙发上。

陆言泽喝醉之后一直重复喊着要回家,周林先是将他送回了平时常住的公寓,但陆言泽说不对,于是他又将陆言泽送到了陆家老宅,陆言泽还是说不对。

周林最后才想明白过来,老板说的回家,是回有安知夏的那个家。

但这些话,周林一个字也没敢乱说。

安知夏也听出来他的欲言又止,伸手轻轻的碰了碰陆言泽满是薄汗的额头,眉头担忧的拧起,说道;“得扶他去楼上的卧室,刘姨,麻烦你去煮一碗醒酒汤来。”

刘姨应了一声,去了厨房。

周林跟安知夏两个人扶着体量高大的陆言泽往楼上走。

也不知道陆言泽到底喝了多少酒,好似浑身的骨头都给酒精泡软了,脚下无力,全靠着周林和安知夏两个人撑着。

眼看着终于要到床边了,陆言泽忽然清醒了几分,身体往安知夏身边一靠,带着一股酒气和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凑到了安知夏的白皙的耳朵边上,轻而低哑的喊了一句:“知夏……”

安知夏耳际猛然一红,火烧火燎的热了整张小脸。

陆言泽还不满足,一把挥开了碍事的周林,整个高大的身躯都压在了安知夏的身上。

安知夏纤瘦的身体怎么顶得住他那一压,脚下一软,两个人抱成一团的摔进了柔软的大床上。

周林远远的看了一眼,不敢碍事,脚下飞快的溜出了卧室,在门口还刚好碰见端着醒酒汤要进屋的刘姨。

他拉住刘姨,含蓄的说一句:“先别进去吧,他们现在……有点忙。”

刘姨会了意思,点头表示了解,将醒酒汤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回屋睡觉去了。

卧室里。

安知夏整个身子都被陆言泽压住了,或许是喝了酒,陆言泽的肌肤炙热得厉害,微微带着一层薄汗,男性的气味浓烈汹涌的袭来,让安知夏惊慌失措。

“陆言泽,你快起来……”她伸手推着他的胸膛,奈何力道太小,根本没用。

陆言泽抓住她那纤细的手指,握在手心里,分别压在安知夏的脸颊的两边。

稍微撑起身体,陆言泽垂眸,黑眸定定的看着安知夏。

安知夏有些怔楞的跟他对视,心脏在胸腔里跳动得异常猛烈。

她有些模糊的感觉到了,今晚喝醉的陆言泽,好似跟平时不太一样。

“陆言泽,你……怎么了?”

陆言泽用那双锐利而晦暗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安知夏,忽然莫名其妙的叫了一声:“安知夏。”

声音有些沙哑,有些亲昵。

安知夏的心脏,有些发软。

“嗯。”她忍不住就回了一声,“我在。”

陆言泽忽然出乎意料的勾唇露出一个薄笑,他平时一向都是冷硬而尖锐的,眉眼神色里从来都只有疏离和淡漠,这还是第一次,他露出这样的笑容。

清浅,却是发出内心的,带着温柔和愉悦的笑容。

安知夏的心脏,激动跳动得几乎要冲出胸腔。

她盯着那抹笑意,傻了半分钟,依旧没有从那惊艳一笑里反应过来,还傻傻睁大了明澈的眸子,问陆言泽说:“你刚刚……是真的笑了吗?”

陆言泽唇角的笑意还勾着,空出一只手来,捏着安知夏的下巴轻轻摩挲,眸色专注的盯着安知夏的脸,像是在欣赏,又像是在思索,面对美味的时候,思索着从哪里下口。

安知夏觉得心口被人狠狠的撩拨了一下,浑身又热又软,忍不住就咬了一下红唇。

这不自知的动作,在陆言泽的眼里,成了勾引。

他深沉的眸色顿在安知夏的红唇上,确定了下口的地点。

俯身,炙热而潮湿的吻,落了下去。

这个吻落得意外,凶猛席卷,又温柔缠绵。

安知夏惊愕的睁大了眼睛,从未料想过,有一天陆言泽会这样主动吻她。

她眨了眨睫毛,用力想要看清面前的人,确定这个陆言泽是真的陆言泽,只是两个人的距离贴得太近了,她反而没办法看清面前的人。

只有这个吻的触感是真实而炙热的。

安知夏睁大的眸子终于缓缓的合上,做梦也算了。

她愿意在这个梦里沉沦。

陆言泽的吻渐渐有些失控,他的强势以及其中夹杂的那些蜜糖似的柔情,让安知夏沉迷得无法反抗,也不想反抗。

两个人的身体越贴越紧……

【作者有话说】谢谢小公主们能看到这里,这篇文文只需要一杯可乐的钱就可以在公主书城看完全本了,希望大家鼎力支持,锦安安每天熬夜写文,手指头都敲疼了,多一个读者在公主书城付费支持锦安安,锦安安晚上就可以加餐一个荷包蛋了。下一章很精彩哦,千万不要错过……文里面某一章有彩蛋!

【强烈推荐】“BOSS,阮小姐去海边游泳了。”“吩咐封锁海域,不准别人去打扰。”“呃……阮小姐是穿泳衣去的。”“什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