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刚才那小妞儿,好像是时谦的那位大小姐?

发布:08-10 19:09 | 2018字

“请问是池小姐吗?”

池欢脸上笑靥寡淡了下去,“我是。”

驾驶座上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样子长得还颇为养眼,就是说话似乎不太流畅,卷舌困难,“莫先生……让我过来送您回家。”

她蹙起秀眉,“他人呢?”

司机盯着她,有些犹豫,但还是回道,“莫先生……还在医院。”

在医院……他到现在还在陪着苏雅冰吗?

池欢俏脸一冷,“不回家,直接送我去医院。”

说罢她用力的将副驾驶的车门关上,转而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弯腰上车。

司机为难的道,“可是池小姐,莫先生吩咐我送您回家。”

“他如果问你,你就说我不舒服,要去医院吊点滴。”

“那……好吧。”

池欢因头晕而低着头,因此没注意到前面的司机正死死的盯着后视镜里的她,脸上是阴沉的冷笑。

黑色的兰博发动,逐渐消失在车流中。

兰博原本停处的下一个停车位,停着着另一辆黑色的轿车,更豪华,只是更低调。

身形挺拔气场的年轻男人慵懒的倚在车身上,指间夹着一根香烟吞云吐雾,俊美的脸在烟雾中有些模糊,又透着轻佻的邪气。

他眯起眼睛目送兰博的离去,手指弹了弹烟灰,“刚才那小妞儿,好像是时谦的那位大小姐?”

旁边一手下模样的男人点点头,“是池欢池大小姐没错。”

男人长吸了一口烟,“叫两个人跟上那车。”

“啊?”手下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七哥,您这样不好吧?池欢漂亮是漂亮,可她现在是五哥的雇主,五哥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谁碰他的人谁死,这年头哪家的绑架犯都不敢动池大小姐。”

抽烟的男人居高临下,一言不发,冷冷的睨着他。

手下冷汗直冒,苦口婆心的劝道,“要不然您再等等……反正等池欢跟莫西故一结婚,五哥就离开池家了,那时候您再下手,就不会伤了兄弟和气。”

男人吐了个烟圈,菲薄的唇吐出三个字,“还不去?”

手下哭丧着脸,“七哥,动有夫之妇……也比动五哥的雇主好……”

男人掐灭了烟头,抬手拍了拍手下的脸,“你家五哥的大小姐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你就自己跟他说,是你磨磨唧唧耽误了时间。”

“什……什么意思?”

男人斜睨他一眼,站直了身躯,淡淡的道,“意思就是,那个司机有问题。”

…………

在车子开了十多分钟后,突然颠簸了下。

池欢原本在闭目养神,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扶着额头无意中看了眼车窗外。

“这是开去医院的路吗?”

司机看了眼后视镜,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答,“是的,池小姐。”

池欢拧起了眉头,冷冷的道,“你把导航打开。”

“我认识路,不用导航。”

这显然已经不太像一个专职司机应该有的态度。

池欢也突然想起来,她上车的时候,两次都是她自己拉开的车门,豪门聘请的司机,不仅要车技过关,也要熟谙必要的司机礼仪。

她没说话,手迅速的伸进了手包把手机拿了出来。

熟练快速的解锁,快捷拨了墨时谦的号码。

然而手机拨出去才响了半声,车子突然猛地急刹车。

池欢猝不及防,巨大的惯性让她往前一载,虽然安全带稳住了她的身形,但手机从手里跌落到了地上。

她十七岁那年被绑架过,后来她爸爸就特意给她安排了个贴身保镖。

墨时谦在她身边的这些年,再没人能给她造成什么危险,所以她也很久未曾害怕。

这一刻,她清晰的慌了。

还没抬起头,冰冷的刀尖已经跟她脖子上的肌肤零距离接触。

池欢垂下的手慢慢的攒成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也强迫自己抬头,“大哥,如果你想绑架,谋财是不是能不必害命?”

车停在路边,这一带不是市区,虽有来往的车辆,但还是很冷清。

司机已经转过身,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抵在她脖子的大动脉上。

那张尚算养眼的脸,透着明显不正常的表情。

呼吸又沉又急促,像是那种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群,“你是池欢?”

这个问题,他不是已经确认过了吗?

但池欢没说多余的,简单的回答,“是。”

“莫西故是你的未婚夫?”

池欢一怔,随即抿唇,“是。”

男人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厉声朝她吼道,“你为什么不看好自己的男人?”

池欢突然被吼,吓得脑子都白了好几秒。

落在地毯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打破了这死寂。

池欢下意识的低头,屏幕上闪烁着一个名字,墨时谦。

刀就抵在她的脖子上,她当然不敢俯身去捡手机。

男人冷冷的,粗声粗气的问道,“这个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

池欢捏不准要怎么回答,好几秒都没出声。

男人冷不丁的又问,“是不是你在外面养的野男人?”

他模样又凶又冷,眼神更像是要吃人,咄咄逼人,“是不是因为你在外面有别的男人,所以莫西故才会也勾三搭四,才会勾搭上我的老婆?”

虽然一开始就已经有所猜测,但这句话下来,池欢才算是确定了眼前这个情绪有些歇斯底里的男人是谁。

他是苏雅冰的那个据说有家庭暴力的老公。

整理了下思路,池欢努力用平静的声音回答,“打电话给我的是我保镖,我没有养男人,莫西故也没有勾三搭四,或者勾搭你老婆,先生,你可能有些误会。”

她不管莫西故是不是真的跟那女人有什么,她只知道她现在不能刺激眼前的男人。

否则受伤流血甚至去死的,只有她自己。

“误会?他不准我带我老婆走,还叫他的保镖看守我老婆的病房不让我见她,他从傍晚到现在都待在医院跟我老婆在一起,甚至让我老婆跟我离婚,你跟我说,这是误会?!”

从傍晚到现在都待在一起。

明明答应过来接她,却让他的情敌绑了她。

【强烈推荐】他说:你身上有尸臭味。她说:你身上有铜臭味。旁人说:你们臭味相投,正好一对!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