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惊棺复活

发布:08-14 19:48 | 2047字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云氏嫡女揽月,品貌出众,温良敦厚,皇后与朕闻之甚悦,今适逢太子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云氏嫡女待字闺中,与皇太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太子为正妃,于三月后择良辰吉日完婚,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Cao办,钦此。”

那日的圣旨似乎犹在绕梁,本该喜上眉梢的云家此刻却阴云密布,府邸上下,人人悲泣,那白色的丧绸,极其晃眼。

云家三代为将,老将军云景天更是燕朝开国功臣,追随先帝纵马驰聘,血战沙场,与先帝既是君臣,也是好友。

先帝下有遗诏,凡燕朝盛世,云家若有女出,必为皇后。

太子适婚,皇帝当即下旨,册云家嫡女揽月为太子正妃。

可惜,红颜薄命,圣旨下诏不足七日,云揽月便失足池塘,当场溺亡,准太子妃殁,皇帝亲自下旨,丧葬期间,举国同悲,不得办喜。

今日,是云揽月出殡之时,云老将军爱孙心切,噩耗传来当日便卧床不起,云夫人更是当场昏迷,至今未醒。

白发人送黑发人,作为父亲,云长青何尝不痛,今日他一身丧服,双眸赤红一片,两手紧握成拳,强忍着这悲。

管家适时上前提醒:“侯爷,时辰到了。”

云长青眼眶酸涩,道:“知道了。”

即使再不舍,他也必须让女儿入土为安,当抬棺之人上前欲抬棺椁,云长青低垂着头,忍不住落了泪,这是他宠着长大的揽月啊,难道这是老天爷在惩罚他?为什么偏偏是揽月!

棺椁被抬起,丧乐声响,云家上下都哭了起来,可就在这时,棺椁内却传来声音,周围太过吵闹,大家都听不到,但是抬棺椁的人却能感觉到棺椁在晃动,那并非是他们造成的。

瞬间,几位抬棺之人浑身一颤,连忙将棺椁放了下来,云长青生怕惊了爱女,怒道:“怎么回事!”

抬棺的人面面相觑,指着棺椁道:“里面……有声音。”

众人一惊,都是下意识的后退数步,惊恐的看着棺椁,云长青眉头紧皱,刚想出声训诫,就听到棺椁内响起了敲击棺木的声音。

惊惧之余,所有人都盯着棺椁,直至棺椁再次传来敲击棺木的声音,云长青才回神急道:“快,打开棺椁。”

云家的护卫立即上前,合力将棺椁上的木钉取下,霎时,棺盖被一股大力推开,一连弹出数米,吓得旁人尖叫连连,慌乱闪躲。

只见棺椁之中,本该死去的女孩直直站了起来,一边拿手扇风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嘴里还毫不避讳的怒骂:“靠,真特么快憋死我了。”

话说完,她才发现周边站满了人,顿时停住了动作,然后准确无误的冲着云长青道:“爹,让您担心了。”

云揽月乖巧有礼,和之前惊棺而起的女子似乎是两个人,云长青愣了好长时间,才喜极而泣,上前将爱女拉了出来,紧拥在怀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是一位父亲,比起失去爱女,如今的结果更让他欢喜,所以就算有诸多疑问,也被他生生压了下去。

云府门口聚满了百姓,准太子妃出殡之日惊棺复活的事情早就传了个遍,如今大家都很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府上下可忙坏了,大小姐没死,灵堂什么的自然是见不得的,必须立即撤掉以免晦气。

云长青愁容满面,不知如何是好,死了的人还能复活,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弄不好,怕是要惹人非议。

大堂之上,只有他们父女两人,云长青背着手,在大堂来回走动,晃得云揽月头都痛了。

“爹,您能不能先坐下?”

云长青转身看向她,急道:“为父哪里还坐得住,这件事情若处理不好,会给你带来灾祸知道吗?”

“我知道,爹,不过女儿这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闻言,云长青面色微变:“这里就你我二人,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来,为父一定仔细斟酌。”

“爹,也有可能是太医误诊啊,其实女儿并没有死,只是女儿喉头有一口水堵着,喘不上气也是正常,在出殡的时候,棺椁被抬起,恰好让女儿将喉头的水吐掉,这才救了女儿一命,所以,何来死而复生之说?”

云长青诧异的看着爱女,隐隐觉得,女儿和他印象中的性子有些不同,但想想自己公务繁忙,鲜少与女儿交流,不大了解也是正常,女儿如此聪慧,是他的福分才是。

“揽月说的没错,为父这就去面圣,你且回房休息,为父还没回来之前,切勿离府。”

“是,女儿知道了。”

云长青急冲冲的去皇宫面圣,云揽月自然是乖乖回房休息,她现在可是个刚刚经历生死的人,本该好好休养。

一回到她的闺房,她便原形毕露,整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大呼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当千金大小姐都这么累,当太子妃还得了?这次真是被阎王坑惨了。”

没错,她根本就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她是一只在阴间游荡了千年的女鬼,因厌烦了阴间的生活,才让阎王给她找个合适的身体玩玩,阎王本就见她头疼的很,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谁知道等她醒来,居然是这样的局面。

“姐姐休息了吗?清敏可以进来吗?”

姐姐?听到这个称呼,云揽月立即弹跳起身,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云揽月,你尽管安息,既然占了你的身子,我定会帮自己报仇雪恨。”

早在棺椁里的时候,她就继承了这身体主人所有的记忆,什么失足落水,什么意外溺亡,不过是一场精心谋划的凶案罢了,而这要她命的人,正是门外那个口口声声唤她姐姐的人。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当她还是以前那个天真好骗的云揽月吗?恐怕,她注定要失望了。

“清敏,你进来吧。”她倒是好奇的很,这杀人凶手,到底想干什么!

【强烈推荐】“王妃体弱,手无缚鸡之力,你们别让人欺负她!”暗卫看着徒手掀人天灵盖儿的某女:主子,您瞎啊?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