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收点利息

发布:08-14 19:48 | 2011字

说话间,一名长相清秀的少女推门而入,见云揽月端坐在红木圆桌旁,冲她甜甜一笑,福了福身子道:“姐姐可好些了?”

云揽月似笑非笑:“已无大碍,劳妹妹费心了。”

云清敏在她身边坐下,转瞬红了眼眶,一行清泪滑下:“姐姐,幸好你没事。”

她那我见犹怜的模样,真叫人看了心疼,谁能想到这般楚楚可怜的人儿,正是推她入水的罪魁祸首。

“我既没事,你哭什么?”以后有你哭的时候,不着急。

“姐姐,我怕你怪我。”

“怪你?我为何怪你?”云揽月疑惑着,一副云里雾里的模样。

云清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那一声脆响,估计膝盖都青了。

“清敏,你这是干什么?”云揽月作势要扶,却并未真的用力。

“姐姐,都是清敏的错,要不是清敏非要让姐姐陪着赏花,姐姐也不会失足掉落池塘,清敏没用,不会水,等叫来人救姐姐的时候,姐姐已经,已经……”说着,她低着头泣不成声。

云揽月心中嗤笑,云府里里外外下人侍卫上百有余,除非是等她死透了才去叫的人,要不然怎会来不及?

“罢了,如今没事便好。”

云揽月这话,听起来像是不怪她,语气里却有着明显的失望和怀疑,云清敏心思细密,怎会听不出来。

她拽着云揽月的手直接往自己脸上打:“姐姐,清敏宁愿你打我几下,如此清敏心里也好受些。”

云揽月多想狠狠的抽她几巴掌解解恨,可若是现在就撕破脸了,往后的日子可就无聊了。

云清敏拽着她的手,一下一下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云揽月眼眸眯起,用力挣脱她的手,尖锐的指甲‘不小心’划在她的脸上,当场一条明显的血痕。

云清敏还愣在那里没反应过来,云揽月就先她一步惊叫一声:“呀,这可怎么办,清敏,疼吗?”

云清敏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轻抚脸上的伤口,眼神怪异的看向云揽月,她眼底都是慌色,透着自责和心疼,根本不像是故意的。

可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刚刚那一下,是云揽月刻意为之。

“清敏,我这就去叫大夫来,你等着啊。”说着,她就要出门去唤大夫。

云清敏一下子回过神来,急忙跟过去拽着她的手,干笑了两声:“姐姐身子刚好,还需要休息,这伤估摸着不会留疤,清敏自己去找大夫瞧瞧就行。”

“那怎么成?是我将你弄伤的,我怎能置你不顾,若不然,我陪你一起去吧,反正就在府里,不打紧。”

云清敏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能顺从的应下:“既然这样,那就辛苦姐姐了。”

“走吧,别耽搁了这伤。”

院子里的侍女见云揽月要出门,都是面带异色,一名身着绿衫的丫鬟连忙上前,福着身子道:“大小姐,您大病初愈,侯爷出门前吩咐过,不让您出门的。”

云清敏忙道:“姐姐,巧翠说的对,还是清敏自己去看大夫吧。”

“不行,今日若不陪你去,叫姐姐我如何安心啊。”说着,她看向巧翠:“左不过是在府里,若是父亲怪罪下来,你们便说是我执意要去的。”

“大小姐,那便让巧翠陪您一起吧。”巧翠见劝不动她家小姐,只能跟着同去,他们家大小姐身份金贵着呢,可万万不能再出意外了。

云揽月知道这丫头是担心她,点了点头应下:“也好。”

云清敏暗自咬了咬唇,没再说话。

云揽月的确是故意的,她可不是以前那朵小白莲,她向来奉行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如今只不过在她脸上划了一道,权当是利息了。

她出手也是有分寸的,云清敏脸上的伤不至于留疤,左不过是有那么几天不好见人罢了。

陪着云清敏去看了大夫之后,她便让她回房休息,而后带着巧翠去了云景天那里。

在云揽月的记忆中,云家上下,最疼她的便是老太爷云景天了,他如今不问朝事,最大的乐趣便是让云揽月陪着他下棋,托他的福,云揽月的棋艺高湛,鲜有对手。

这次云揽月失足落水,云景天痛失爱孙,至今卧床不起,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看他,让他放心。

她到的时候,云景天正在喝粥,因为云揽月的事情,他一直吃不下东西,直到刚刚听管家说,云揽月没死的消息,才让人去煮了粥,想快些恢复身子,便去瞧瞧她。

谁料云揽月先他一步来看他,云景天心下感动,暗道真是没白疼了这闺女。

“小七,过来爷爷这边。”

云景天从小将云揽月捧在手心里宠着,因为云揽月排行老七,老太爷一直唤她小七,尽显宠溺。

云揽月在床榻边坐下,握着他的手不满道:“爷爷以后可不能这样,就算小七真的死了,也不想在黄泉路上和爷爷相遇。”

“傻孩子,爷爷是心疼你啊,你还那么小,要真有什么事,爷爷也不想活了。”

“不许胡说,如今不都好好的嘛,爷爷,您一定要长命百岁,要不然以后小七就没人疼了。”

“谁敢不疼你,告诉爷爷,爷爷第一个去灭了他!”

“所以,您一定要好好养身体,等您身子好了,才能帮我去灭了那人不是?”

“嗯,小七说得对,爷爷等下再吃一碗粥,赶快好起来。”

“爷爷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小七还等着您好了,陪小七下棋呢。”

“一直以来,不都是你陪着我下棋嘛。”

“这次换一下,您陪着小七,可好?”

“好,自然好。”

云景天曾经驰聘沙场,叱咤风云,谁见了都要退避三舍,如今年纪大了,别的什么也不求,只希望自己的家人都好好的,尤其是云揽月,在云景天眼里,云家就只有她一位闺女,自是更不能出了差错。

爷孙俩正说的高兴,管家就急冲冲的跑了进来,连通报的规矩都给忘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老太爷,太子到了。”

【强烈推荐】“王妃体弱,手无缚鸡之力,你们别让人欺负她!”暗卫看着徒手掀人天灵盖儿的某女:主子,您瞎啊?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