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太子驾到

发布:08-14 19:48 | 2031字

云景天和云揽月对视一眼,眼底一片惊色,太子驾到?那可非同小可。

他今日来,定然是为云揽月的事情来的,云景天知道云长青进宫面圣去了,家里没个主人总归不行,当即就要下床接驾。

云揽月怎能放心让老爷子下地,连忙安抚着他躺下,道:“爷爷,圣旨已下,如今小七身为准太子妃,接驾太子绰绰有余,爷爷便好好休养,万事,小七自会处理。”

云景天多少有些不放心,道:“太子此番前来毫无征兆,且你父亲还在宫里,是福是祸还不得知,爷爷怎能让你独自前去迎驾?”

“爷爷,福祸自是小七宿命,躲上一时三刻也毫无用处。”

云景天是了解自家孙女的,曾经的她虽然懂事,却没有今日的大将之风,或许这孩子经历了一次生死浩劫,真的懂事许多,也罢,总归皇帝是向着云家的,就算太子不满意这婚事,也断不会太为难小七。

“小七,万事谨慎。”

“是,爷爷。”

云揽月并不急着去见太子,而是先回房去换了套衣裳,这才吩咐管家带路,带着巧翠一同前往大堂。

云家整个大堂被层层守卫围住,密不透风连只蚂蚁都进不去,太子初到云府,这阵仗,似乎带着浓浓的不满。

记忆中,她和这位太子只见过一面,那是去年皇帝大寿的时候,知道她是云家嫡女,太子上前与她说了几句话,当时她怯弱羞涩,回应的几乎支支吾吾,太子眉头紧蹙,没说两句就走开了,至此,这将是第二次见面。

云揽月毫无畏惧的站在门外,管家上前与一位身着宫服的男子说:“福公公,我们家大小姐求见太子,还请福公公进去通报一声。”

福公公圆脸肤白,长相讨喜,朝管家点头笑了笑,就径自走向云揽月,行了礼,道:“云小姐,太子吩咐了,只许您一人进屋。”

闻言,巧翠和管家都面露忧色,倒是云揽月毫无惧意,淡淡道:“既如此,管家,巧翠,你二人在外等候便是。”

“是,大小姐。”

云揽月在福公公的带领下进入大堂,进去之后,自己都觉得好笑,这明明是他们云家的地盘,太子来了,倒是连出入都没有自由了。

大门紧闭,云揽月抬眸看去,只见大堂之上,一名身形欣长的男子端正立于堂上,似乎并没有听到她进屋的声音。

云揽月双手交叠放于左腰下侧,屈膝福着身子道:“小女揽月参见太子,太子万福金安。”

男子闻声转身,他身着杏黄色四爪蟒袍,袖口镶绣金线祥云,腰间的青色翠玉腰带上挂着白玉麒麟腰佩,气度不凡,骄傲尊贵。

男子眉目出挑,深邃的眼眸透着一股耐人寻味的探究,他鼻梁挺翘,薄唇微抿,一举一动间,都像似在诉说着生人勿近。

这就是高高在上的燕朝太子燕北秦吗?这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吗?为何她觉得,他是如此的遥远,对她也有着明显的冷漠疏离。

他不满意这段婚姻,这男人浑身上下都在阐述着这个事实,让云揽月情何以堪。

她在端详他的时候,燕北秦也在仔仔细细的审视她,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距离上次见面已有一年有余,他承认,和上次见面一样,她的容貌让他惊艳,就是不知道这性子是不是和以前一样让人觉得无趣。

“平身。”

“谢太子。”

云揽月一身素色衣裳,面料上精致的杏花与燕北秦身上的颜色有异曲同工之妙,意外的契合,她仅用一根浅粉色丝带扎住一半秀发,另外一半随意散开,长发及腰尽显柔弱。

如此看来,的确是一副刚经历生死的虚弱模样。

燕北秦眯了眯眼睛,对他来说,这样的装扮未免有些刻意,他自小在宫中长大,这样的刻意不免让他反感。

“听闻你受了惊吓,母后特意让本太子过来看看你。”

“劳皇后娘娘挂心,揽月已无大碍。”

燕北秦没有提她死而复生的事情,说明父亲那边进行的还算顺利,宫里的态度并不想在这上面大做文章,同时,他又重点说是皇后让他过来,说明他极力撇清两人的关系,也并不想让她误会什么。

“既然无碍,那婚礼照常进行,你可有异议?”

闻言,云揽月下意识的嗤笑一声,异议?这古代的女子,对婚娶之事难道还有自主权?

燕北秦眉头微蹙:“你笑什么?”

云揽月抬眸看他,道:“小女笑太子问了一个无须问小女的问题,这婚约小女是不是同意,从来不重要。”

燕北秦上前两步,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视线直逼于她,笑问:“这么说来,你与本太子一样,都不甚欢喜?”

“小女不敢。”

“有何不敢?本太子看你敢的很,既然不愿,何不拒绝,本太子保你一家平安,官运亨通。”

“太子殿下此言,可是在威胁小女?”

“哦?”

“太子既不愿与小女结为夫妻,又不愿惹皇帝皇后不悦,故威胁小女,让小女担了这欺君之罪,小女若是不从,太子虽会娶了小女,却不会善待小女,他日荣登九五,也不会让小女以及云家好过。”

燕北秦捏着她下巴的手指微微用力,他拧眉盯着云揽月,像是在探究她的真假,良久,突然笑开。

“本太子倒是不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伶牙俐齿了。”

“太子与小女左不过见了一面而已,小女是否变了,太子又从何得知。”

“说的有理,那本太子是不是该回,以后等你搬来东宫,本太子再好好了解了解,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太子说什么便是什么,小女不敢有异议。”

燕北秦哼笑了声,要不是私底下有派人关注这个女人,他还真要以为他真的对她毫无所知,当然,比起这个,他更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性情大变。

不得不承认,相比以前的云揽月,他更喜欢她现在的性子,由此刻起,他开始期待他们婚后的日子。

【强烈推荐】他说:你身上有尸臭味。她说:你身上有铜臭味。旁人说:你们臭味相投,正好一对!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