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又惊又喜

发布:08-14 19:48 | 2021字

下巴处的疼痛异常明显,云揽月直视面前的男子,只见他似笑非笑,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那叫一个傲娇。

想她身为千年女鬼,如今却被个活生生的人捏在手掌心,又岂能甘心,她眯眼笑了笑,道:“太子殿下,虽你我已然婚配,但终究还未婚娶,如此亲昵的举动,是否失了礼仪?”

闻言,燕北秦嗤笑一声,松开她的下巴,在她还未趁机退开之际,伸手揽住她的腰肢,轻轻往他怀里一带,她便在他掌控之中。

只听男子在她耳边轻笑两声,温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她耳边,笑道:“礼仪?即便本太子在这里要了你,又有谁敢说个不字!”

男人的口气轻挑纵意,说完还故意用他的薄唇轻触她的耳垂,云揽月虽做了千年女鬼,可也从未与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顿时红了脸颊,身子滚烫。

她的反应全数落入燕北秦的眸,男人愉悦的笑了起来,主动退至距离她一米远的位置,道:“你身为准太子妃,早晚都是本太子的人,又何须在本太子面前遮遮掩掩,本太子喜欢你这身素雅,但不喜欢你故作虚弱,往后不必如此。”

云揽月没想到自己的刻意为之被他一语道破,尴尬之余,故作镇定的说:“小女人微言轻,生怕太子突然造访会降罪于云家,故有此一举,还望太子回宫之后,多在皇帝与皇后面前美言几句,此次事件全属误会,云家并非有意欺君。”

“你倒是孝顺,既有事相求,那刚刚在本太子面前,不是该低眉顺眼?”

“小女以为刚才已经够低眉顺眼了。”

燕北秦被逗笑了,开怀道:“那等下次,本太子倒要见识见识你没有低眉顺眼又是怎样的姿态。”

云揽月福了福身子,并未答话。

“今日既已看过你,也确认你无大碍,本太子也该回宫去向母后禀告,以免她过度忧心。”

“小女不便亲自入宫谢过皇后娘娘,还请太子殿下代为转告,揽月对皇后恩泽感激不尽。”

燕北秦一脸傲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往后有的是机会。”言罢,他错过她的身子,踏步离去。

“恭送太子。”

“太子起驾!”

听着大队人马离开云家的声音,云揽月终于深呼吸一口气,提在嗓子眼的心也随之落下。

巧翠和管家先后跑了进来,巧翠见云揽月一脸疲惫,连忙去扶着她坐下,管家担忧不已,忍不住问道:“大小姐,太子可有怪罪什么?”

云揽月摇了摇头,道:“你去告诉老太爷,一切无恙。”

闻言,管家面色一喜,连忙点头应了声,而后退出大堂去禀告老太爷这一喜事。

只要太子爷没怪罪什么,那就代表着宫里也没怪罪什么,云家上下,总算是可以轻轻松松的呼吸喘气了。

“大小姐,您还好吗?”巧翠心系她的健康,毕竟她家小姐大病初愈,且历经生死,太子突然造访,又只召见她一人,定是受了惊吓。

惊吓倒是没有,只不过云揽月第一次和异性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又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多少有些口渴,便让巧翠是倒杯茶水来,巧翠连忙应下,一溜烟跑了出去。

都说燕朝太子燕北秦聪慧过人,骁勇善战,曾经仅凭一己之力对抗边境数百敌军,令敌军闻风丧胆,再不敢来犯,是皇子之中,最有黄太祖风范的人,所以在他成年之际,皇帝便册封他为太子,命他协理天下大事。

这些年来,太子在朝中威望颇大,皇帝也欣慰不已,如今到了适婚之际,自然是挑最好的给他,云家世代骁勇,辈出猛将,云老太爷的威望犹在,云长青又是皇帝的左右手,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再加上有先帝遗诏,云揽月被婚配太子也是常理之中,可这里面,到底是有诸多不服的。

“姐姐,听说太子殿下刚刚来过?”

云清敏人未到声先到,她一路小跑过来,脸上都是期待的喜悦,可想而知她有多想见见这位太子殿下。

只可惜她脸上有伤,太子又只召见云揽月一人,她就算有一百个心想见上太子一面,也没一百个胆敢硬闯入内,所以只能等太子走了再来,哪怕只是呼吸他曾呼吸过的空气,对她来说都是好的。

云揽月一下子看清了云清敏的心思,心中嗤笑不已,面上却没表现出分毫不满,浅笑道:“瞧你跑的,也不注意着点自己脸上的伤口。”云揽月无时不刻的不在提醒她这脸上的伤疤有多瘆人。

云清敏下意识的遮掩了一下脸上的伤口,道:“刚刚涂了药,无大碍了。”

“那也得小心着点,近日可不能吃有颜色的菜品,让厨房仔细着点。”

“是,谢谢姐姐关心。”云清敏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浪费时间,急道:“姐姐,太子是来看你的吗?”

云揽月叹息一声,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为什么?”

“太子是来了,不过不是他自己要来的,而是皇后吩咐他过来看看我,所以这并非太子本意。”

“是这样啊。”云清敏的眸中有那么一瞬间有着明显的雀跃和隐隐的不屑,但很快就被她遮掩住了,安慰道:“姐姐不必忧心,太子和姐姐仅有一面之缘,往后日子还长着呢,姐姐如此漂亮,太子殿下定会爱上姐姐的。”

云揽月笑了笑,道:“有的时候光是漂亮也无用,太子殿下身处高位,又有什么样的漂亮女子是他没见过的。”

云清敏听了这话笑的更欢:“姐姐说的也对。”

巧翠刚把茶水端进来没多久,云长青就回来了,他向皇帝禀明情况,皇帝也表示非常认同,并劝慰云长青,只要孩子没事便是好事,何须特意前来说明,婚礼会照常举行,一切不变。

皇帝此言,可算是宽慰了云家上下的心,可紧接着,这云家上下的心脏又跳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不是惊的,而是喜不胜收。

【强烈推荐】他说:你身上有尸臭味。她说:你身上有铜臭味。旁人说:你们臭味相投,正好一对!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