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穿越相遇

发布:08-14 20:25 | 2004字

崖顶边上,云雾袅绕,寒风啸啸,冰冷的空气似要把人冻住一般,一眼望不到底的崖底,更是叫人望而生畏。

可就在如此危险的崖边上,一个一身白衣,瘦弱不已、满脸涂着厚重脂粉却奇异拥有一双清灵澄澈眼睛的少女却不惧危险地趴在崖边,去勾一朵花。

“姐姐,差那么一点点,你就能摘下长寿花,送给祖母做五十大寿的寿礼了。”

在此少女背后站着的却是另一个一脸阴沉,眼里闪着毒光,因为妒忌跟愤恨而将脸扭曲显得极为丑陋的姑娘。

叶寒怜眯着眼睛,似恶狼一般悄悄靠近叶寒萱,并且伸出罪恶的双手:

“姐姐,就差那么一点点了,你的身子再往前伸一点就可以摘到了!”

听到叶寒怜的话,天真纯良的叶寒萱当真更努力地将自己的身体伸出崖顶,去勾花。

就在这个时候,叶寒萱感觉到自己身后多出一抹推力,整个人往前一倾,直直地往崖底坠。

“啊!”

叶寒萱猛的一声尖叫。

直到落崖的那一刻,叶寒萱的手里还死死抓着要送给祖母作五十大寿寿礼的长寿花!

叶寒怜眼含鄙夷,得意洋洋地拍了拍自己的手,像毒蛇一般扭了扭自己的腰,Chun风得意地离开崖顶。

与此同时,崖底一位风光霁月、沈腰潘鬓的少年竟与一金蛇、一黑豹对峙着。

金蛇与黑豹对视一眼,先除外敌,再解决它们之间的事情。

金蛇乃是毒蛇,一旦被小小的咬上一口,毒液就会遍布全身,不出一盏茶的时间便会气绝身亡。

凶恶的黑豹,下颚强而有力,牙齿锋利无比,别说是从人的身上咬一块肉下来了。

便是它想将一个成年男子的尸体撕成一块一块,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两只畜生,无论是哪一只,对于韩四晔来说,都是极为棘手的存在。

两只畜生联手攻击,面对如此腹背受敌,危机重重的情况,韩四晔敛起眸光,准备放手一搏。

“咝!”

金蛇一拍尾巴,整个蛇身竟然弹跳而起,并非是爬到韩四晔的面前,张着蛇嘴,亮着毒牙,便直面朝韩四晔扑了过去。

韩四晔用剑欲砍断金蛇,黑豹却对着韩四晔一爪子,把韩四晔的右胳膊抓得血肉模糊,剑也应声而落。

此时金蛇趁机在韩四晔的左手上咬了一口。

黑豹幽绿的眸子闪过毒光,豹嘴一张,直接咬向韩四晔的脖子。

“咚”的一声,一只众天而降的箱子猛的砸在了黑豹的脑袋上,把黑豹砸傻了。

黑豹茫然地眨了一下眼睛,额头碗大的伤口,血“噗噗”地往外流。

黑豹的身子恍了恍,“轰”的一身,便倒在地上,怎么爬也爬不起来了。

而更令韩四晔惊疑的是,一道如仙降世般的白色身影猛地朝自己扑来。

这个掉下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叶寒怜推下悬崖的叶寒萱。

不同的是,此叶寒萱非彼叶寒萱。

靠着披风做的临时降落山安全着陆的叶寒萱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面对自己眼前的处境,心中只觉苦B无比。

明明前一秒的自己还在手术室里做一个大手术,因为连续十二个小时的手术,因体力不支,所以晕过去。

谁知道,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她不是睡过去,而是坠下去!

在落崖的一瞬间,属于原主的记忆如同汹涌的潮水一般,涌进叶寒萱的脑海之中,让叶寒萱痛苦不已。

她是穿越而来的魂,原主则是带着上辈子重生而来的魂。

明明已经掌握先机的原主,可以提早安排一切。

偏生因为对家人的深恶痛绝,尤其是对亲爹的刻骨之恨,生生放弃了这次重生的机会。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她!

想到原主家里那堆**的存在,叶寒萱揉了揉额头表示脑仁疼。

要是她拿手术刀直接将原主那些亲人都给捅了,她会被原主恨死,还是会被这个制度森严的社会给弄死?

一忆起原主庶妹将原主推下悬崖时露出令人恶心的笑容,叶寒萱拿惯手术刀的手更痒了。

可再想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乃是一个与Z国社会历史极为相近,要求女子三从四德,规矩极多、思想保守老旧的时代,又似霜打的茄子,蔫儿了。

“咳……”

韩四晔虚弱地咳了一声,提醒那个一直坐在自己左手上的姑娘自己的存在。

“姑娘,可否请你帮个忙?”

虽然他挺感谢这位姑娘在关键时刻出现,救他一命,凶悍地砸死了黑豹与金蛇。

但是他的左手却也因为这位姑娘那一坐,似乎断了。

听到声音,叶寒萱猛的一个激灵,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有人?

寻着声,叶寒萱转过脸看过去,便看到了一个似从画中出来的少年。

如墨一般的长发,似瀑布般披散在满是金黄落叶的大地上,微薰的阳光通过树叶斑斑驳驳地撒在少年玉白的脸上,更衬出少年无双的姿容。

见惯了二十一世界各色美男、型男、帅男,可是叶寒萱还真没有见过像少年这般俊美到无法形容的人。

“鬼?”

韩四晔俊美无比的脸,煞时苍白一片,如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里,暗沉了不少,发干的嘴唇吐出沉重的呼吸。

饱受痛苦的韩四晔愣是没有痛哼一声,唯有轻锁的眉头才显出他也是人,也有痛觉。

韩四晔努力看清这个从天上“下”来的人,原本以为是一抹出尘仙姿,谁知道近看乃为鬼色。

只见此女从头到尾一身白衣,干扁的身子像不食人间烟火。

毕竟食人间烟火的人,不可能瘦成这个样子。

一张血喷大口艳红无比,似才刚刚吸了人血一般,比自己还要惨白的脸上,血色全无。

面对叶寒萱如此浓妆艳抹甚至到惨绝人寰的脸,韩四晔也只是平淡地问了一句。

若是换作其他人,在如此人迹罕至之地,看到从天上掉下来的叶寒萱长着那么一张脸,早就被吓到哭爹喊娘尿裤子了。

【强烈推荐】他说:你身上有尸臭味。她说:你身上有铜臭味。旁人说:你们臭味相投,正好一对!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