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矜持之道

发布:08-14 20:25 | 2002字

不过,救自己一命的竟然是个“鬼”。

对此,韩四晔稍稍有些意外。

韩四晔将自己的救命恩“鬼”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唯有“鬼”那一双似如洗的蔚蓝天幕一般干净的双眼,入了他的眼。

“鬼你个大头鬼!”

叶寒萱不悦地皱了皱眉毛,就算眼前这个骂人的是个绝品的小帅哥,她也不可能花痴到骂不还口。

叶寒萱一气,身子便动了动,直接加剧了韩四晔受伤的左胳膊。

“……”

韩四晔微皱眉头,唇线抿得更紧了。

感觉到自己左胳膊上传来人家姑娘身上淡淡的体温,奇异地微微抚恤了他左胳膊上的疼痛。

这种痛也萧何不痛也萧何的感觉,让韩四晔心中颇觉怪异。

不过,既然有温度就代表着眼前这是人,而非鬼。

看着叶寒萱,韩四晔的眉头松了松。

无论如何,在他死前还能有个活人陪着的感觉,很好。

“小帅哥,你手受伤了?”

闻到淡淡的血腥味儿,叶寒萱眉毛一皱,低头看了看韩四晔已经有些不一样的左手,恍惚记起,她落地的时候,的确是听到了一抹轻脆之声。

所以,这位小帅哥手上的伤跟她有关系?

“姑娘不用管本……在下的手,在下身中奇蛇之毒,命不久矣,所以临终前可否托姑娘办一件事情?”

韩四晔对上叶寒萱晶亮无比,充满活力的眼睛时,心不可自控地颤了一下。

虽然他没有听过“小帅哥”这个词,但无疑,眼前这位姑娘定是在赞誉他。

只不过,不知是谁家姑娘,竟会如此胆大地与男子单独相处,甚至语出轻佻,还从天上下来?

“女子应该矜持。”

“幸好,骨头没断,应该只是错位了,问题不大。”

没有理会韩四晔遗言一般的话,至于韩四晔的“多管闲事”,叶寒萱更没理。

叶寒萱在韩四晔的左手上摸了摸,然后松了一口气说道。

感觉到女子玉暖香滑的小手在自己的左胳膊上游移着,韩四晔的脸色再次一沉。

就这女子的动作,显然是没有把自己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若是今天换作其他男人,那么这个女子是不是也会如此?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韩四晔心中一郁,想把自己的手从这个无礼的女人手中抽回来,却是使不出半点力气。

面对这种自己无法掌控的情况,韩四晔俊朗如晴的脸,一下子云雨满布,迫人之气不自觉地释了出来。

看到小帅哥突然发起火来,帅气的小脸也有了黑色,叶寒萱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手却极为利索地把韩四晔的手给纠正了回来。

所以说,男人心海底针,女人你莫猜啊。

感觉到叶寒萱不管不顾的动作,与自己一直贴在一起的手,更让韩四晔心中生出几分火气。

“另外,你还中了蛇毒对吧?”3

没管小帅哥黑得都快要滴下墨来的脸,叶寒萱记起了小帅哥刚才跟自己说过的话。

“依旧在左手上?”

已经习惯小帅哥沉默的叶寒萱已经不期待能得到小帅哥的回应了,直接检查起小帅哥的左手。

看着叶寒萱一双灵动似会说话而又坚定的眼睛,韩四晔不受自控,脱口而出:

“是。”

等韩四晔反应过来时,才松开没多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且比刚才更加明显,唇线更是崩得紧紧的。

听到韩四晔的回答,叶寒萱惊讶地看着韩四晔,眼含笑意,看来小帅哥也不是那么难沟通的。

叶寒萱的那一眼,让韩四晔不自在地闪了闪眸光,叶寒萱则已经抓着韩四晔的左手检查起来,果然发现了三个牙印的咬痕。

伤口之中偶尔滚出的几滴血,更是黑红黑红。

“会医术?”

被叶寒萱这么一抬手,韩四晔眸光一沉,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此时只有微疼,无力的感觉也随之消失,左手似乎又有了活动的能力。

所以,这个女人刚才一直亲近自己,并非是不自重,而是替他在疗伤?

这么想到,韩四晔目光莫明地看着叶寒萱,没有再“不知好歹”地瞪着叶寒萱,反而以默认的态度由着叶寒萱替自己治伤。

“不可!”

感觉到叶寒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韩四晔眉毛紧皱,想要挣扎。

“你别乱动!”

叶寒萱的一只手轻轻抵在了韩四晔微硬的胸膛前,没用多少力气就直接把韩四晔推回地上,让韩四晔继续躺着,自己则接着刚才的动作。

叶寒萱用韩四晔的利剑豁破了韩四晔被毒蛇咬到的地方,这个过程,叶寒萱清楚地看到韩四晔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偏在自己吸毒的时候,这个少爷竟然“激动”起来了,而叶寒萱没有发现的是,当她的唇贴在韩四晔的左手皮肤上时,韩四晔却是身子轻颤了一下!

在替韩四晔吸毒的时候,叶寒萱抬起眸子看了韩四晔一眼,然后贼笑了一下。

要不是刚才她说了一句,若是他再乱动的话,她一时岔气,把毒血吞进去,到时候,两个人就都得死。

否则的话,这位小帅哥肯定得发脾气了。

知道小帅哥的顺从是不想害了自己,叶寒萱觉得,自己才来到这个世界上,就遇到一个心地不错的人,运气也算好了。

这个小帅哥凶是凶了点,冷也冷了点,但人品可以的。

清楚看到叶寒萱在偷笑,韩四晔头一次对叶寒萱笑,龇牙:不知好歹的女人!

看着韩四晔白瘆瘆的牙齿,叶寒萱不但没有被惊艳倒,反而感觉有一股凉气从自己的脊梁直冲脖子,好重的杀气!

“就是这条毒蛇咬了你?”

将毒血吐掉之后,叶寒萱从衣服上撕了条布下来把韩四晔的手绑紧,然后指了指地上的金蛇,大着舌头问了一句。

哪怕叶寒萱已经非常小心,更确定自己的嘴里没有伤口才敢替小帅哥吸毒,可就算是如此,嘴也被毒蛇给麻到了。

听到叶寒萱已经改变的发音,韩四晔应了一句:

“是。”

“你等着。”

【强烈推荐】“王妃体弱,手无缚鸡之力,你们别让人欺负她!”暗卫看着徒手掀人天灵盖儿的某女:主子,您瞎啊?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