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毒医穿越成草包

发布:08-15 10:29 | 2088字

【前言】

新文已开,女强男强,爽文,一对一宠文,坑品保证,存稿甚足,每周都会有加更,欢迎各位入坑。

***

青云遮月,暗夜无风。

黑沉的夜色笼罩着整个左相府别院,庭院内静谧得有些诡异。

清婉苑主房中,两簇烛火透过莹白的灯罩,浮影摇曳。

黄花梨木的架子床上,此刻正蜷缩着一个瘦弱的身影,十指怪异地扭曲着,死死地抓着床板。玲珑大眼中满含怨恨和祈求,嘴中“呜呜咽咽”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床头位置立着一个人影,惊惧地望着床上垂死挣扎的人儿。她手中捧着一只空碗,手指狠狠地抠着碗沿。

“怎么样,她断气了没有?”

声音来自屏风后,一妙龄少女正歪坐在圈椅上,眼皮微阖,随意地问道。

她头上梳着芙蓉归云髻,身着雪锻云烟裙。容貌如云间皎月,声音若谷中流莺。只是慵懒地坐在那里,却宛如明珠莹玉,九天仙子。但这说出的话,却冷凝如冰,一条人命在她面前似乎什么都不是,轻如尘埃。

“没……还没……没有。大小姐,这……这三小姐死后,会……会不会?”一句话不知道抖了多少次,声音都变了调。

小丫环的腿已经抖地不成样,眼睛也不敢再望向床上。

“蓝儿,你怕什么?她凤婉筠活着是个草包,变成鬼又能厉害到哪儿去?你可是姜嬷嬷的女儿,将来是要跟在我身边陪嫁的,想想今后的好日子。”

“谢……谢大小姐恩赐。蓝儿愿为大小姐,赴……赴汤蹈火。”

蓝儿虽然害怕,但一想到以后再也不用忍受三小姐的打骂,还能跟在大小姐身边过好日子,心肠终是硬了下来。

“嗯,明日该怎么做,你都清楚吧?”

“清楚。明日是李大夫看诊的日子,奴婢会和幽儿一起来伺候三小姐起身。幽儿贪睡,没有发现三小姐的呼救,导致三小姐病重身亡。然后……”蓝儿将事先套好的词对了出来。

“好了,你清楚就行。”

蓝儿感觉身边突然安静了,大着胆子往旁边瞟了一眼。

蜷在床上的凤婉筠已经不动了,只是姿势扭曲,一双大眼不甘地瞪着,满目怨恨。

“啊!”蓝儿惊得喊出声,赶紧捂住自己的嘴。抚着胸口缓了口气,小声道:“大小姐,三小姐咽气了。”

少女盈盈起身,迈着碎步绕过屏风。她先是用眼刀刮了蓝儿一眼,才望向床上的凤婉筠。

“蓝儿,将她的眼睛合上,让她躺好。”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她就挪开了眼睛。唇角上牵,显然很是得意。

蓝儿没有办法,咬着唇走到床边。

先将凤婉筠的眼睛合上,又动手扳她的胳膊。偏偏那左手手指扭曲地厉害,一不小心就掰断了两根。

忙活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算把人捋顺了。之后给她盖好被子,放下床帏,终于松了口气。

“凤婉筠,你也别不甘心。要怪只能怪你那死去的娘,不甘心为妾,偏要哄骗爹爹抬什么平妻。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安安心心做个草包,说不定还能好好地多活些日子,偏要去求爹爹为你去请圣旨赐婚。我这也是发次善心,送你去和你那死鬼娘团聚!”

一段话说完,少女没再多留一刻,转身朝别院的**行去。

蓝儿跟在她身后,走到门边顿住步子道:“三小姐,你别怪蓝儿!冤有头债有主,你变成鬼也不要来找我。”

此时,黑暗笼罩着整个汀兰院,本来应该寂静无声的房中,响起轻弱的呼吸声。已经被合上双眼的人儿,猛地撑开了眼皮。

想起刚才朦胧间听到的那番话,她只能无力地翻个白眼。

太阳Xue一跳一跳的疼,刚想伸手揉揉,那两根被掰断的手指一动,疼得她直抽气。

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骂娘。

她苏婉筠,作为堂堂一代毒医,竟然重生在一个废物身上?这叫什么事儿啊!

粗略一检查,就知道这身体中过隐毒,只是还没发作。而不久前又中了剧毒,想来这前身就是死在这剧毒上。

检查完身体开始思考出路,总不能一直呆在这儿。

可是她该怎么办,是走还是留?走,她能走去哪儿?人生地不熟的,她实在无处可去。

况且她苏婉筠从来都是有仇必报,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不是她的性格。凤婉筠是吧?以后我就是你,你的仇我帮你报!

苏婉筠,不,是凤婉筠撑着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好不容易摸到门边,就发现了歪斜在旁边的丫环幽儿。

从前身断断续续地记忆中得知,这个小丫环是从小就服侍在自己身边的。她是前身的母亲救下的,是个绝对忠心的丫头。

突然,一道杀气袭来,凤婉筠猛地眯眼望向了外面。

顾不上多想,将幽儿拖到安全的地方,从她头上拿下一根发簪捏在手中,隐在了角落里。

“嗖,嗖,嗖”,几道破风声划过夜空,一道道黑影无声地跳进院内,朝着悦兰苑的方向行来。

凤婉筠,看来想你死的人还真是不少!

呵,偌大的庭院,竟然连个巡夜的家丁都没有?

“这黑灯瞎火的,几位不睡觉,跑到这相府别院是想做什么啊?莫不是也跟我一样,失眠睡不着?”凤婉筠将一缕碎发撩到耳后,斜靠在门边上。这时一轮弯月正好移出云层,银色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给她整个人镀上了一层银霜。

“哼,果然是个草包。”一人轻斥道。

“别跟她废话。”

另外一人亮出手中钢刀,冰冷的刀锋朝着凤婉筠的方向,整个人冲了出去。

凤婉筠也不恼,唇角往两边一扯。这些人一看就不是职业杀手,人未到杀气先至,做杀手根本不合格。

“这么好的月色,你们却在这里喊打喊杀的,真是扫兴!”凤婉筠嘟了嘟粉唇,朝着旁边的下人房挪着步子。

不是没人巡夜吗?就她一个人在这里被砍多没意思!

“啪”的一声轻响,引得凤婉筠抬头往墙上望去。

墙头卧着一道黑影,要不是那声轻响,她还真发现不了。

很好,还有个看热闹的?常言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

【强烈推荐】他说:你身上有尸臭味。她说:你身上有铜臭味。旁人说:你们臭味相投,正好一对!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