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杀机四伏夺命夜

发布:08-15 10:29 | 2025字

***

“还不下来帮忙?我死了你也跑不了的,师兄……”

凤婉筠这一嗓子,院墙上的黑影应声落地。

此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装,脸上罩着银质修罗面具。抱臂轻笑道:“师兄以为,凭师妹一人出手已经足够了!”

男子的声音清悦如雪山冷泉,虽然凉凉的,却不会让人反感。

凤婉筠冷笑,“那怎么行,这种锻炼身体的好机会,怎么能独享呢?师兄,不如你先来?”

“师兄年纪大了,这种机会还是留给师妹比较好。说不定多来几次,师妹的身量还能再长高几寸,身子也能更丰腴一些。”

尼玛,这是嘲笑老娘的身材和身高?

凤婉筠刚要还嘴,黑衣人头领道:“你们还有完没完?放心,你们俩谁也跑不了!”

话落,几人朝着凤婉筠的方向飞去,另外几人缠上了面具男。

庭院里“乒乒乓乓”,凤婉筠和面具男就像约定好的一样,也不动手,只是轻松地躲闪着。

“谁啊,这么晚不睡觉?”

一声咕哝,让凤婉筠眸光一亮。

这声音她刚听过,自然知道是谁的。

就在这时,一人举刀砍向凤婉筠。

她双腿一岔,身子一低。接着身体一旋,转到了那人的身后。

那人转过身子要继续追杀她,她眸光一凝,他的动作猛地怔住了。接下来就仿佛没看到凤婉筠一样,径直冲进了刚才的下人房。

“啊,你是什么人,你别过来!”

蓝儿的嘶喊声传了过来,然后是“砰”的一声,什么东西碎裂了。再然后就是一声凄厉地惨叫,一切归于了平静。

等那人再走出房间时,手中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其他几人同时顿住了,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同伴是怎么回事。凤婉筠明明就在他的不远处,他怎么就像没看到一样,还冲进房间杀了别人,莫不是他疯魔了?

“师妹好手段!”面具男一面躲着刀剑,一面夸奖道。

凤婉筠浅笑嫣然,继续往下人房躲去。

可惜催眠术没有机会使用了,那些人都不敢再盯着她看,皆有了戒心。不过在她的努力下,管家和别院中的几个家丁都血溅当场了,她也“很不小心”地沾了一身的血。

见玩儿的差不多了,凤婉筠不准备再和这些人逗闷子了。身体猛地一用力,扳住一人的肩膀,发簪划过脖颈,一条血线飙出。

后面的人看到自己同伴倒下,身上杀气更盛,倏地举刀向她砍来。明晃晃地刀片擦着她的发际线而过,她顾不上哀悼自己飘散下落的碎发,猛地下腰躲了过去。同时一只手拽着那人的胳膊,身体借力一转,又是一簪落下。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十几个黑衣人就折损了大半。人都是凤婉筠杀的,面具男没有动手。

黑衣人首领显然没想到凤婉筠会这么厉害,立刻给众人打了撤退的手势。众人皆是训练有素,一接到指示就迅速撤离了。

凤婉筠见人跑了,也没有追出去的打算。这具身体太弱,能撑到现在已算不容易了。

“说吧,你是什么人?”凤婉筠转向面具男问道

面具男轻笑道:“怎么,这么快就不认师兄了?”

“呵,我可没福气摊上你这么个师兄。不过……不管怎么说,你刚才没有落井下石。所以,我决定放你走,从此两清。”

“你很有趣,如果能有你这么个师妹,倒也不错。”

面具男话落,纵身一跃又回到了墙头。接着,运足轻功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凤婉筠盯着面具男消失的方向,彻底松了口气。之后也跟着离开别院,走向左相府。

不一会儿,她就走到了左相府门前。站在漆黑的大门外,就开始“疯狂”地敲门。

很快,大门一开,巡夜的家丁涌了出来。

凤婉筠抓着其中一个喊了句“有人要杀我”,然后就软倒“晕了过去”。

“晕倒”之后就听见家丁的奔跑声,接着她就被抬进了府中。

“李大夫,小女的身体如何?”

凤婉筠佯装刚醒,就听到一道沉稳温润的声音。从他语气中的关切和焦急程度来看,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她爹,左相凤舒城。

“恭喜左相大人,三小姐的奇症已经痊愈,身子也并无大碍。只是受了些许惊吓,喝几副安神补气的药即可。虽然左手有外伤,不过并不严重,只要好生将养很快就可痊愈。”李大夫拱手回道。

凤舒城松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哦,那就好,那就好。夜深了,还劳烦李大夫跑这一趟。陈管家,一会儿的诊金按双倍算。”

“是,相爷。”静立一旁的陈管家应道。

李大夫有些犹豫,“左相大人,这都是医者应该做的,诊金按平常的算就好。”

“您就别推辞了,过两日还要麻烦您呢!婉儿这孩子前几日生着病,没想到短短几日又赶上这种事,哎,真是苦了这孩子了。”

说话的是一道温婉如水的女声,这个声音在凤婉筠的记忆中已经根深蒂固,正是来自大夫人苏云清。

“那,多谢左相大人了。”李大夫踌躇了半晌,还是答应了。拱手告辞,背起自己的药箱朝外厅走去。

苏云清见势,对一边的陈管家嘱咐道:“陈管家,送送李大夫,顺便把药抓回来。”

凤婉筠躺在床上,纱帘外影影绰绰,本来不小的内室中,此时已经站满了人。听着纱帘外的对话,她不自禁地撇了撇嘴。

这个李大夫听着倒是不错,可惜医术还不到家,连她曾经中过毒都诊不出来,更别说身体里潜伏着的那种隐毒了。不过到底是诊不出来,还是已经被人收买了,这就难说了。

反正也该醒了,凤婉筠索性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撩开纱帘,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

凤婉筠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下,肯定了眼前人的身份,大夫人苏云清。不得不说,这古代的水土就是好,三十多的女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水嫩娇柔。

***

【强烈推荐】“王妃体弱,手无缚鸡之力,你们别让人欺负她!”暗卫看着徒手掀人天灵盖儿的某女:主子,您瞎啊?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