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找到夏明的下落

发布:01-25 18:17 | 1252字
-A +A

时暖的意识,突然清醒了些,刚好听到顾北辰说的话。

壮着酒胆,她“哈哈”大笑起来。

顾北辰气得要死,看到她在笑,火气无疑更大。

俯下身,怒目瞪着她,掐紧她的手腕,冷声质问。

“你笑什么?出去勾引男人,还好意思笑?”

喝了酒,身子仿佛麻木了一样,被他掐着手腕,她竟然感觉不到痛意。

扬起唇角,笑得更加夸张,直接捅破了顾北辰的底线。

男人的身子放低,紧压在她的身上,虎口卡着她的脖子,面目狰狞。

“够了!别再笑了。”

“我为什么不能笑?顾北辰,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那么喜欢你,整颗心都掏给了你。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你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时暖被顾北辰一刺激,压抑在心里的委屈,瞬间爆发出来。

她伤心的落了泪,嗓音喑哑哽咽……

她真的快受不住他的态度了,早就想挣脱他了,却又舍不得……舍不得他们青梅竹马的感情。

顾北辰本来是想惩罚她,可是看到她的眼泪,心里莫名地一揪。

就算他心里有恨,到了这一刻,他还是心软了。

卡在她脖子上的手,慢慢地松开,压在她身上的身子,也一点点地撑起。

时暖发泄过后,脑子一阵晕乎,嘴里不停地念着,念到最后,她累了,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看着她安静的睡容,顾北辰脑海里不由地闪过一些画面,一年前的他们是那么得快乐,打打闹闹,每天都很开心。

可如今……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盯着她的脸上很久,他才回过神来。

随手拿了一块手工针织毛毯,牵开,往她的身上盖了上去。

——

第二天。

时暖苏醒,脑壳疼得好像被人踹了两脚似的。

她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我怎么睡在这里?”她自言自语地念了一句,眸光垂下去,看到盖在身上的毛毯,第一想到的人便是顾北辰。

他居然帮她盖毯子,这是不是证明他的心里还是有她的。

每次在她坚持不下去,想要从他身边逃走时,她总会找一些理由来慰藉自己。

洗漱过后。

时暖靠在沙发上,边啃面包,边玩手机。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喂!学长,有什么事吗?”

“暖暖,我找到夏明的下落了,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过去找他?”

时暖一口面包还没嚼完,立马答应下来,“好,我马上就过去找你。”

半个小时后。

时暖跟江逸在约定的地点碰面。

然后,两个人一起去找夏明。

夏明一直生活在G市,离开顾氏集团后,他大病了一场,肾功能衰竭,每天都要借助机器做血液透析才能保命。

江逸把车子开到医院,带着时暖去了血液净化中心。

夏明躺在病床上,正在做血液透析。

看到江逸跟时暖走过来,他一脸茫然,不明所以地问道:“你们……是谁?”

“夏管家,您好,我是时暖,时澈的女儿。我想跟您打听点顾叔叔的事情,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董事长已经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们还是走吧。”夏明听完,脸色瞬间变了,直接一口回绝。

时暖不死心,继续恳求道,“夏管家,拜托您,跟我说一说顾叔叔生前的事情吧,我爸爸他是冤枉的,我想找出证据,帮他洗脱罪名。”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了,赶紧走吧,别再打扰我这个快死的人了,行不行?”夏明不耐烦地说道。

时暖心急,还想再求求他,却被江逸拉住胳膊,阻止下来。

“暖暖,走吧,既然夏先生不舒服,我们还是下次再拜访吧!”

说完,江逸拉着时暖出了血液净化中心。

【强烈推荐】新婚夜,缱绻缠绵,醒来却发现身边躺着个冷酷无双的陌生男人,她落慌而逃......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