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发布:03-10 19:28 | 4453字

七月,帝都。

陆家将宴会定在了夜色,这个驰名中外的奢华场所。

贵妇绅士们纷纷入场,在富贵堂皇的大厅中你来我往,整个场景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好一番富丽之景。

“运气也真是够好的,都已经失散这么多年,竟然还能够被找回来。”

穿着紫色长裙,肌肤白皙,明眸皓齿的宋嫣然摇晃着高脚杯说道。

“可不就是运气好……”

另外一个女人将话头接了过去,有些兴致勃勃,“嫣然,你们陆家真是好厉害,不仅轻而易举的在夜色中办了宴会,还能将陆叔叔失散多少年的女儿都找了回来。”

“听说她还是个有能力的,据说今天这个宴会就是为了庆祝这位千金被帝都大学录取呢。”南音在一边补充道。

“噢?”剩下的名媛纷纷惊乎。

“被帝都大学录取,那还真是有能力。不过,我听说她能够被陆家找回,就是因为她考入帝都大学的缘故,要不然,这陆家千金还不知道要在外面沦落多久!”

“俗话不是说得好,麻雀变凤凰,那位千金这下真是飞上凤头,得道升天了。”

说话的名媛们言笑晏晏,嘴边挂着丝丝的嘲讽。

但在她们心底却还是藏着几分殷羡,要知道这可是陆家。

她们不过是巴结讨好居住在陆家的宋嫣然,就让自己的家族得益颇多,就更别说当上陆家二小姐之后可以得到的好处。

宋嫣然将周围人的表情收入眼中。

“二姐姐失踪近十年,前不久太太还寻人给她训练礼仪,这么短的时间也不知道她在外面受的教养改不改得过来。”

说完,她就轻蔑的弯了弯唇。

“这……”

“嫣然也是说笑的,知道你们嘴严,她就是担心你们在这里犯了忌讳,见了这位二姐姐可不能让她下不了台,要不然我们嫣然就不理你们了。”南音说道。

在一旁的宋嫣然肯定的点头,“我很喜欢二姐姐的。”

“知道你关心那位自打被接回来就足不出户的二姐姐,也不知道长什么样,整天躲着不出门。你这么善良,那泥腿子就算是被找回来,也不会动摇嫣然你在陆家的地位。”

“要我说呀,她就不该被找回来,要不是她,嫣然你就是当之不愧的陆家二小姐。你这么好,她怎么也好意思来抢你的地位?”

宋嫣然的母亲是陆太太的姐姐。

她母亲死了之后,她就被陆太太宋茗玉接回陆家抚养,也幸好有她在,这些年陆太太宋茗玉才没有因为陆清欢的走失而忧伤。

宋嫣然静静的听着这些人给她的打抱不平,脸色温柔。

离得近的贵妇们看了宋嫣然的表现,纷纷点头,虽说她不是陆太太的孩子,但这气度可是有陆太太和陆大小姐的真传。

不愧是被陆太太养在身边长大的。

就是可惜,名分上缺了一点,毕竟她到底也不是真正的陆家人。

“就是不知道那真正的陆家二小姐是什么样了。”

“总之比不上宋嫣然,你看她的风度,是那隔了这么多年才被找回来的人就能够替代的?”

“也是。”

宋嫣然耳尖的听着周围人对她的赞赏,心中得意,脸色盛满着高傲。

陆清欢,你是比不过我的!

……

“二小姐到!”

二楼顶端,穿着黑白分明燕尾服的佣人响亮的叫了一声。

喧闹的大厅迅速的安静的下来,就连呼吸声似乎都消失不见。

隔了许久,才传来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他们惊艳的看着来人,那站在二楼之上的女人,今天的主角。

陆清欢。

陆家丢失十年寻回的二小姐。

她穿着一身裸肩修身纯蓝色欧根纱拖尾晚礼服,裙摆旖旎的盘旋在她的腿边。

裸露的双肩肌肤极白,在纯蓝色欧根沙晚礼服的衬托下愈发鲜艳。

惊艳得宛如刚被盛出的鲜雪,白得剔透,嫩得晶莹,直引得人在那嫩如莲藕的肌肤上伫立。精致的锁骨,散发出诱惑的气息,明明没有任何的语言,但却让人忍不住的遐想。

她的眉眼精致,狡黠带媚,顾盼流转间又盛满了骄傲。

这样的人,就是被寻回来的陆家二小姐陆清欢?

众人纷纷惊讶又惊艳的看着陆清欢,眼中流淌的都是羡慕与赞赏,远的不说,就拿陆清欢的这长相来看,她在陆家就绝对少不了宠爱。

宋嫣然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清欢,瞳孔紧缩,喉咙有些发干,手指也被握得有些发白。

她想过这位二姐姐怯场的模样,甚至还想过她出丑时的惨状,可她从未想过,她的出场会这么的惊艳!

陆清欢站在二楼,俯视而下,站在高处的优势便是可以将底下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无论是对她的羡慕,还是赞叹,亦或者是嫉妒。

陆清欢缓慢的往下面行走,嘴角微微翘起,黑眸透亮。

她就像是被陆家精心雕刻的名媛,吸引着全场的目光。

“嫣然。”陆清欢站在宋嫣然面前。

宋嫣然神色有些不自然,但还是迅速的调整了过来。

她微笑的挽着陆清欢的手,“要不是我知道你才回陆家不久,就连一些基本的名媛礼仪也是刚学会的,我还差点认不出来你来。”

刚准备讨好陆清欢的几个名媛在听了宋嫣然的话后,都不由自主的安静了下来。

陆清欢挑了挑眉,看来她这个妹妹,对她的意见还真是挺大的。

“认不出我?”

“嫣然,我到底还是陆家真正的,名副其实的二小姐,你以为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会让我感到为难吗?”

宋嫣然僵硬着脸,方才脸上挂的笑都差点不能维持住。

“清欢,你……”

“叫我姐姐,或者,你也可以叫我二小姐。”陆清欢戏谑的看着宋嫣然。

她又不傻,自从她被陆家接回来之后,这宋嫣然对她的敌意是一天比一天深。

宋嫣然的眼底闪过嫉恨,她攒紧拳头,耳边不断听到的都是贵妇名媛们对陆清欢的盛赞。

可恶!

真是可恶!

在陆清欢失踪这些年来,陆家早就没有寻回她的打算。

宋嫣然又是自幼在陆家长大的,被陆太太疼爱万分,她在陆家的地位就如同二小姐一般。

但自从陆清欢被带回陆家之后,宋嫣然在陆家的地位名分才正式的被看清,陆清欢才是陆家的二小姐,而她,什么都不是。

“我叫你二小姐,就怕你不敢答应。”

她这些年,私底下都是跟着陆家大小姐陆笙儿一同唤着陆太太为妈妈的。

“我为什么不敢?”陆清欢微笑回答,“今天的这个宴会不就是父亲母亲给我准备的吗?为了向世人宣告我,真正的陆家二小姐回归的信号。而你,只能是被人熟知的宋小姐而已。”

“宋小姐,你说是不是,嗯?”

最后的几个字眼更是在陆清欢的口中转了好几个腔调,重音更是加在了宋小姐三个字上。

“你!”

宋嫣然努力克制心中的愤怒,伸手牢牢的挽着陆清欢,“姐姐你真是讨厌,就知道欺负我,你再这样欺负我,我就要向妈……太太告状!”

陆清欢笑而不语,也不接宋嫣然的话,正好这时身边来了佣人。

“二小姐,太太让你过去。”

“知道了。”

陆清欢云淡风轻的将她的手从宋嫣然的手中扯了出来,转而端庄的冲着她微笑,“嫣然,那我就先离开了,抱歉。”

嘴上说着抱歉,但脸上可一点都看不出来她的歉意。

站在原地的人面面相觑,宋嫣然双眼沉沉的看着陆清欢的背影。

“南音,那东西你那里还有没有?”

南音同样也是一个明眸皓齿的漂亮女人,向来就跟宋嫣然合得来,无论是性情还是做事风格。

“还剩下一点。”

南音莞尔,“知道你需要,我还特意为你留下了一些,那可是好东西,一丁点的量就能让人变荡妇。怎么,终于舍得下手了?”

宋嫣然轻飘飘的扫了她一眼,温柔道,“谁让她抢了我的风头。”

没看见周围人的目光都巴不得贴在陆清欢的身上了吗?

这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侮辱,陆清欢又不是地位尊贵的陆苼儿,凭什么可以一回来就将她的光彩全部的抢光?既然她敢抢,那她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

等到陆清欢被介绍结束,宋茗玉让她离开后,宋嫣然拿着盛了红酒的高脚杯站在她面前。

“二姐姐。”

“你是在我身上放了跟踪器吗?”陆清欢淡淡开口,要不然怎么到哪里都能够被她找到。

今晚上被她的好母亲,陆家的好太太,贵妇典范宋茗玉拉着到处秀,腿都有些累了,本来还以为可以好好在这安静的地方休息下,结果又被这明明恨不得让她滚,却表面上又装得一脸无辜的宋嫣然找了上来。

哧……

她又不是被人舔就会有好处的骨头。

在陆家,陆清欢说的话还没有宋嫣然说的有用,谁让陆清欢是一个被陆太太、被自己的亲生母亲亲口称作为没有教养的人。

“你就是喜欢跟我开玩笑,明明我对你就是很尊敬的,要是我有什么地方让你生气的,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会好好改正的。”

“那你需要改的地方就多了。”陆清欢说道。

宋嫣然状似没听见陆清欢说的话。

她眼睛余光看着酒侍慢慢走近,她轻抬手将他唤了过来,随意的从托盘上拿了一杯红酒,递了过去。

“知道你口干,给你,好好的润润嘴。”

宋嫣然正好碰在了陆清欢的手指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陆清欢总感觉今天宋嫣然身上的香味有一些不一样。

有些浓。

也有些魅人。

但正当她准备细细的闻时,这股味道就消失不见了。

陆清欢面不改色的将酒接了过来,摇晃着,并没有喝下去的打算。

“你怎么不喝?”宋嫣然问道。

陆清欢翘起嘴,“电视剧里面不是经常上演姐姐喝了妹妹送来的东西,结果中了药出丑吗?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就突然想起来了。”

宋嫣然冷下脸,寒意放出,她直接就站起来离开了,只留下一句简单的“不识趣”。

转身之后的宋嫣然脸上顿时就闪现着愉悦的表情,将粘在手指上的透明保护膜撕了下来,厌恶的将它丢掉。

她又不傻,这已经是什么时代了,想要给人下药哪里还会傻不愣登的下在酒里?

她可是将药尽数摸在了陆清欢的手指上的。

那是新研制出来的春药,被称为‘魅’,制作过程复杂,成品精细,在市面上都是有价无货,无形有味,最近在帝都世家子女的圈子里很流行。

涂抹在身上,不到一分钟它就渗入皮肤深层,流遍全身。

只需要等待十分钟,这药的,功效就会立刻发散,到时候陆清欢可就要在所有人面前‘发浪’了,毫无理智。

她只需要等到十分钟而已。

可是等宋嫣然带着人准备到这里看好戏的时候,却发现陆清欢早就消失不见了。

……

陆清欢看着宋嫣然这么乖巧的离开,她总觉得有些不对,难不成她真的是下了药?

还没有等陆清欢弄清楚宋嫣然的目的,她就觉得从身体深处传来阵阵酥痒,还很热,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变得脸色潮红,神情恍惚。

“宋嫣然!”

陆清欢狠狠的用牙齿咬在下唇,都渗出血来了。可这并不能让她身体内部的那种空虚与欲望下降,反而愈发的灼热。

现在她只能离开这里,要不然她就真的要在所有人面前变成荡妇了!

陆清欢手紧紧的掐着大腿,双唇紧咬。

从大厅出来之后她已经满头大汗。

呼吸急促的靠在电梯里,在她的视野中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扭曲,甚至远远的看见一个男人背影就足以勾起她身体的空虚。

电梯打开,刚走了一个转角,陆清欢就控制不住的往下倒去。

一只明显属于男人的白皙有力的手捞住了她,陆清欢根本没有力气站立,那手也就直接捞着她不动。

稳固,有力。

陆清欢朦胧的只能够看见一个男人的轮廓,深刻鲜明。

她喃喃着,“真……好看。”

说完,她就二话不说的就靠了上去,抬起头亲到了男人的下巴,感受从男人身上的清冷,陆清欢委屈的湿润了眼。

“热……好舒服……”

明明陆清欢浑身无力,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可她还是很顽固的抱着男人,又亲又闹,兴许是男人没有抵抗,陆清欢更是在他的怀里蹭来蹭去,嘴里也不断地溢出舒服的字眼。

“厉爷,需不需要我将她处理了?”夜色的老板小心翼翼的问道。

被称为厉爷的男人,身上穿着一丝不苟的黑色西装,精装的领口露出鲜白的衣领,西装裤腿服服贴贴,双腿笔直有力,身姿坚挺英武,眉眸沉沉的看着躺在他怀里,一直都在试图解开他衣服的女人。

“厉爷?”夜色老板又问了一声。

“厉……”

“闭嘴。”男人冷冷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夜色老板顿时就满头大汗。

男人将手指定在陆清欢的肩上,还没有来得及将陆清欢推开,陆清欢就宛如一个树袋熊一般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前,男人沉下眼,随即便径直走到被厉家下属守着的专属电梯,抱着那拉着他不放,还一直在非礼他的陆清欢就离开了。

【强烈推荐】他说:你身上有尸臭味。她说:你身上有铜臭味。旁人说:你们臭味相投,正好一对!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