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礼尚往来

发布:03-13 14:28 | 1730字
-A +A

自尽?不想,凭什么!

***,老子豁出去了。想Jian我,没门!老子我先嫖了你!

化悲愤为力量,翻身而上。

男人眼眸一暗,随着……

容倾奋力而起的那一瞬间,云珟眼眸一暗,随着抬手,嗜气随之而起,戾气满溢……

砰……

身一轻,一痛,头一懵,眼前阵阵发黑,眩晕,空白!

“不知死活!”

轻缓的声音,沉沉的血气,隐约落入耳中,容倾神智渐渐清晰,随着感觉一股温热从额头缓缓流下。呵……受伤了!

抬眸,看向从床上下来,缓步走向她的男人,走动之间,那随之而外泄的威迫,令人透不过气来!

禁控的欲色,冶艳的魅色,致命的性感,欲望欲冲破顶峰的关头,与之相反的却是他阴寒如潭的双眸。

男人自身难忍的欲望,面对眼前惑人的美色,相互交错之下,容倾清楚看到是,眼前男人恐怖的自控力。

一个对人家狠,对自己也够狠的变态!扯了扯嘴角,她是遇到怪物了。

“呃……”脖颈被一只大手扣住。男人脸上不见丝毫杀气,眼神亦是幽深无波,不见一丝杀意。但,置于咽喉处的手指,只要稍一用力,容倾小命即休矣!

胳膊拗不过大腿果然是真理!而她,在湛王爷的眼里,恐怕连只胳膊都不是,最多算是只鸡崽儿,弄死她只是两根手指的事儿!

“想跟本王拼命?这么迫不及待想死?”自不量力,又看不清形势的蠢女人!

容倾听言,微微一愣,“臣女岂敢!”

“不敢吗?”说着,手指收紧。睁眼说瞎话的女人,让人厌!

云珟动作出,容倾瞬时了然,看来她的答案,让湛王爷很不满意。不过,跟他拼命是什么意思?她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儿呀,他是从哪里……想着,嘴角微抽!

“王爷,臣女刚才翻身上去,一点儿拼命的想法都没有!”

“是吗?”

脖颈被卡的更紧了,缺氧开始,容倾憋着气,诚实回一句,“我只是想睡回去!”

这话出,云珟手微顿,“睡回去?”

“就……就是礼尚往来,你睡我一次,我睡你一次……不能光让王爷出力,那样臣女如何担当的起。”容倾声音弱弱,但脸上,眼中却均是一片赤胆忠心之色,甘为王爷效力,死而后已!

云珟听了,看着容倾,表情变得怪异。

那表情,类似吃了苍蝇。容倾看了,随着小脸一变,染上惭愧,“只是,臣女没经验,刚才动作生猛了些,让王爷误会了,都是臣女不是!”说完,低头,纤长的睫毛颤呀颤,满满的不安,懊悔呀!

“嗯……”

听到这声闷哼,容倾抬眸,惊见云珟嘴角溢出血色,脸色微变,变得雪白。

看此,容倾眨眼,惊惑,这是……被她恶心到吐血了?

“凛一!”

召唤声未落,一个高大精壮男子既出现在眼前。

“主子!”

“扶我回去!”

凛一听言,抬头,看清眼前情势,眼眸微缩,什么都没说,扶起湛王疾步离开。

人离开,容倾摸了摸脖子,咽口水,一点儿不觉放松。因为小命还在悬着!

因为湛王被她膈应到了,因为湛王吐血了。所以,她是生,是死,还真是难说!

呼……若是老天让她穿来,只是为了让她再死一次。那,她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这短暂的古代游,用小命来付费呀!

湛王府

“主子,属下去叫凛五过来。”

云珟听了,没说话,缓缓闭上眼睛。

凛一看此,飞身离开。

“凛五!”

“你回来了,主子他怎么……”

“主子被药反噬了,解药你可制出来了?”

凛五闻言,脸色一变,“怎么会被反噬?难道是我想错了?容九的身体不能缓和主子身上的媚毒?”

“主子这次没动她……”

“为什么?”

“不清楚!暂不说这个了,解药可有了?”

凛五摇头,面色凝重,“那药太霸道,一时半会很难配置出解药。”

凛一听了,凝眉。

“不过,我手上的药应该多少能缓解一些。”凛五拿过刚从药炉中取出的药丸,疾步往外走去。

一路,凛五开口,问,“向主子下药的人可查到了?”

“已有眉目,是谁马上就会知晓。”

查到是谁之后,死是对他(她)最轻的处罚!

“容九……”

“不是她,她只是碰巧在哪里,已确定!”

凛五听了,点头,没再多问。

容府

湛王爷离开,容倾眼前既出现了一群的人。可惜,却均不是来关心她的,而是来问责的。

“Chun桃说,湛王离开的时候好像受伤了,可是真的?”容老夫人死死盯着容九,厉声问。

容倾听了,看了一眼Chun桃,不咸不淡道,“湛王爷的伤,就是出自Chun桃之手。所以,赶紧偿命去吧!”

容倾话落,Chun桃既尖叫出声,“九姑娘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奴婢当时根本就不在屋内,湛王爷怎么可能被奴婢所伤。”

“既然不在屋内,凭何断言湛王爷受伤了?”

“奴婢……”

“什么都没看到,就敢胡说八道,谁给你的胆子如此祸害容家?”

【强烈推荐】听说,公主把天下第一美貌的国师给睡了,现在国师正到处找她要让她负责…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