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代佞臣(2)

发布:03-17 21:59 | 2015字

她盘起的发髻是迦晔王朝鼎盛时期男子的扮相,婓易这个人很瘦小,可能是常年在自家亲姐斐滢的阴影下成长,总觉得他有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

他身高只有一米七,属于当时军队中较为瘦弱的男子,婓易这辈子其实很可怜,他无意从军,却被自己的胞姐斐滢逼着进入军营,他不想出征,他没有那雄才伟略,却被斐滢暗度陈仓抢了别人的一次又一次战功。

所以说,婓易为什么最后会死的那么惨?

斐滢绝对是杀人凶手!

导演有些诧异,他倒不是觉得金嘉意的扮相有多么的像似婓易,倒是觉得她的气质与这个傀儡将军有不谋而合的味道,碌碌不得志,却又悲戚不可言的一生。

“我婓易上不愧于君,下无愧于民,独独愧于满朝忠良之臣,我自一生渴望潇洒自由,却被逼着挂帅出征,姐,你可知你的三宗罪?一则清君侧,二则废太子,三则有了我这个无为的亲弟却妄图他战功赫赫。”

导演不知为何,竟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像,很像,那种神情与历史上记载的斐易全然相同,不甘心,却是敢怒不敢言。

金嘉意其实是从来没有懂他的这个弟弟,他看着很懦弱,几乎不敢反驳她的任何一句话,可是直到他最后一次出征时对自己说的话让她终生难忘。

他死在了伽鲁战场上,听说当时尸骨无存,上万只箭齐刷刷的射过来,所有军士无一生存,他死的时候已经脱下了战袍,没有盔甲加身,飞箭穿透他的皮肉……

可想而知,他死时有多么的心甘情愿,也真是碰巧,她斐滢也是在那一年因病去世。

没错,她不是因报应被帝王斩杀,也不是被那些陷害的忠良后人谋害,她是自己睡着睡着就呜呼哀哉了。

所以斐滢在重生后便觉得老天对她真的是完全瞎了眼。

在华国,所有人都知道的史上最为著名的三大奸相,第一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秦桧,第二则是陷害忠良结党营私的赵高,第三便是这本剧里的女主角斐滢女相。

话说迦晔王朝斐滢丞相,八面玲珑,把持朝政,既能周旋在帝王家,又能哄得所有王孙贵胄对她毕恭毕敬,可谓是坏到了肠子里。如野史记载那般:

帝王说:“尚将军功高盖主朕当如何处理?”

她会义不容辞说:“不敬者,杀!”

帝王说:“太子德才兼备,备受爱戴如何是好?”

她会大义灭亲道:“不孝者,废!”

帝王说:“娄皇后私通外敌有意废帝,丞相如何看,”

她会不假思索道:“不义者,弃!”

帝王说:“锦王爷起兵造反妄图我大好河山如何处置?”

她会义愤填膺说:“不忠者,斩!”

只是当金嘉意拿到所谓的《一代佞臣》剧本时,是歇斯底里抛弃了所有的礼仪恨不得撕开这胡编乱造的故事。

她瞪着上面所谓的女主角戏份,从第一集读到了最后一集,斐滢因爱生恨才会罢黜太子?

斐滢之所以变成一代奸相全然拜自己亲弟弟所赐?

斐滢其实是卧薪尝胆为国为民的良相,斩奸臣,清君侧,辅佐太子日久生情?

而关于婓易,他才是背后最大始作俑者?

负责给金嘉意化妆的临时助理有些弄不懂她眼底那渐渐凝聚的怒火所谓何意,剧组人员都知道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女演员是本剧组最大赞助商包养的什么小情人,否则一向铁面无私的导演怎么会好端端的宁可用她女扮男装也不想再另挑一人胜任呢。

这其中寓意,他们这群助理自然而然心知肚明。

“这剧本是谁写的?”金嘉意透过身前的化妆镜看向正在为她盘发的化妆师。

女化妆师只是实习化妆师傅,关于剧作家的事,她一个连合同都没有签的人怎么会清楚,摇头道:“我不知道是谁写的。”

金嘉意咬了咬唇,将所谓的剧本丢弃在妆面台上,冷冷的扬了扬唇角,“瞎说一通的剧本还真有人敢拍,真不怕拍出来教错了别人该怎么收场?斐滢是什么人?是那种肯委屈自己成全别人的那种大无畏精神的人物吗?她就是一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街市小女人罢了。”

“也许她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化妆师小心翼翼道。

金嘉意摇头,目光落在与自己相差无几年岁的女人身上,一本正经道:“斐滢倒是有苦衷,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罢了,就说那太子为什么会好端端的被废了,还不是因为他自己嘴贱。”

“……”

金嘉意自知说多了话,轻咳一声,“可能是他命不好,遇到了比他嘴更贱的斐滢。”

“……”化妆师将发套替她戴上,随后退出两步道:“已经弄好了。”

金嘉意的男妆扮相很简单,没有上任何脂粉,连提光所用的高光都不用抹上,正如她所言,有人天生就是拥有戏骨,举手投足满满都是入骨三分的戏。

导演对于这个中途冒出来愿意女扮男装的演员甚是满意,至少从她的皮相上看来,与婓易这个不得志的将军相比有几分那么相似,身高身形气质,包括她那双满眼都是戏的杏眸。

历史上记载的婓易是个面相极好的白面小生,唇红齿白,一双剑眉星目没有男人应有的阳刚,倒有几分阴柔之气,所以常年有人猜疑他之所以三十未婚,便是因为他有龙阳之好。

金嘉意坐在休息椅上,听着周围的闲言碎语,忍不住腹诽道:什么龙阳之好,他不过就是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我给他安排的女人他挑三拣四,非得喜欢上未出阁的景阳公主。

景阳公主也是一个奇葩,循循复复绕了一大圈非得喜欢上自己的太子哥哥。

说实话那个太子爷也是脑子有病,喜欢谁不好,偏要爱慕上和亲而来的鲁商公主。

鲁商公主也是眼瞎,兜来兜去硬生生的看上了自家小弟。

所以真不能怪她从中作梗……

【强烈推荐】“王妃体弱,手无缚鸡之力,你们别让人欺负她!”暗卫看着徒手掀人天灵盖儿的某女:主子,您瞎啊?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