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竟与一头猪签订本命契约?(二修)

发布:06-15 14:43 | 2426字

朱砂泪,彼岸红,瑶琴断,玉箫折,吾与君别离,愿永不相见……

“啊——”

千泷雪猛地惊醒,浑身颤抖,双手不由的抱着膝盖,闭上眼睛便是那哀怨的声音,那满含痛楚的话语,紧紧地缠绕着她,在她脑海里挥散不去。

千泷雪缓了片刻,起身穿衣,打开屋子的门,一道阳光照射在她的脸庞,那强烈的光束让她不免伸手遮挡片刻。

这是一位瘦瘦小小的姑娘,一头秀发仅用了一粗糙的木簪扎起,再无其他修饰。

虽然身着粗糙的麻棉,但这姑娘肌若凝脂,一张清秀小巧的面孔,额中一抹朱砂痣格外显眼,为其超凡脱俗的面孔增添一道魅色。

适应了几秒,千泷雪缓缓放下手,睁开眼眸看着屋内的场景,愣了片刻,随后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啊——”

屋内仿佛被盗贼光顾一番,原本干净整洁的屋子变得杂乱不堪,本就少样的摆设,此时全都消失!

中堂偌大平方,仅摆放了一张缺胳膊断腿的木桌,和几张歪歪扭扭的椅子,空荡荡的桌上躺着一张牛皮纸,她上前一看,

下一刻千泷雪浑身颤抖,在那白皙的皮肤下,一道道青筋格外的明显,她紧紧的拽着这一张牛皮纸,只见纸上写着:

“小泷儿,为师为赴老友之约,先行离去,为师已为你安排好了归宿,即日起前往紫霄宗修行,哦对了,为师为了考验你的生存能力,已将屋内值钱之物全已带走,望小泷儿能顺利到达,爱你的美人师傅……”

千泷雪的芊芊玉手终于松开了,牛皮纸缓缓的落地,下一秒又被一双草绿色的棉鞋给死死的碾压不放,似乎是把心中的怒火发泄在无辜的小纸条上。

混蛋,就不能给她留点东西!

气愤的同时又心酸,连死老头也丢下她了,她现在真的只有一个人了。

唯一不变的便是她手上那跟随她已久的镯子,她扬起些袖子,看着这枚像破铜烂铁的镯子,也不知道有什么古怪,这老酒鬼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可离身。

奇奇怪怪,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不对,这能有什么来头,就一破镯子,而且那老头天天装神弄鬼,不可信,不可信。

虽然千泷雪表面上嫌弃她师傅,实际上她们师徒两感情很好,这么多年只有她们两人相依为命,独自住在这梧桐山中,从未离开过。

她只知道他们居住的地方叫做云泽大陆,这里的人以修玄者为尊,只要有玄根,有天赋,便能激起丹元,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修玄者。

玄者总共有九个等阶:玄徒、玄师、大玄师、玄王、玄宗、玄皇、玄圣、玄帝、玄神,每一阶有九级,破九升阶。

玄者是人们梦寐以求的职业,可只有少数的人才能开启玄根,激起丹元,更别提玄神,就连玄帝在这片大陆已经几百年未出现过。

只要能成为玄者,还能从事副业成为炼丹师,铸造师,画符师也独享尊荣。即便无法修玄,也能习武,武者也能成为一番地主。

在这片大陆中有着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宗教门派,以三宗二派一阁所领率,其中信上所提到的紫霄宗便是这三宗之一,其他两宗为神武宗,烈焰宗,而两派则是清风派,玉啸派,一阁是灵犀阁。

虽然她可以直接进入这个人人都梦寐以求的宗门,可惜千泷雪她自小经脉堵塞,无法聚集玄气,而体质冰寒,而又无法习武,只能跟着师傅学些微薄的医术,去哪也学不了什么,也不知道师傅哪根筋搭错了,让她去求学。

唉,事以至此还不如出去见见世面,虽然她也曾想过有朝一日她会离开这地方,可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身无分文的离开,哦不,那混蛋还留下了一份学校介绍信。

那封信早在千泷雪看见的第一眼就丢进了兜里,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

千泷雪哼着歌走在下山的路上,手里不停的抛着一个看起来破旧,但是还算是干净的荷包,满脸笑眯眯的。

她望着手头的荷包,心里头心花怒放,还好她机灵留了一手,在各各角落都藏了一笔钱,死老头和她玩钱?再修炼一百年去吧!

她现在心情甭提多高兴,嘴里还哼着曲子:“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还别说,她这个唱的还真准,天上还真的掉下来个林妹妹,呸呸,是只小肥猪。

她瞪大眼睛的望着面前的“小肥猪”,听过天上掉馅饼,掉林妹妹,但是没听说过掉肥猪的,而且这头猪又不像她平时见过的野猪。

全身通白,毛茸茸的,小巧玲珑肥嘟嘟的,像兔子又不对,兔子哪有这么肥?

千泷雪毫无“怜香惜玉”捡起路边的树枝捅一捅这兔子不像兔子,猪不像猪的东西。

戳了半天这小东西都没动静,她颇为好奇的蹲下靠近,用手抚上那毛茸茸的软毛,不得不说这手感还真的是一级棒!

突然间手指头传来一股刺疼,她下意识的收回手,正在纳闷这小东西竟然是只会咬人的“猪”时,她的身下瞬间浮现出一光圈,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看不懂的文字和不认识的图腾。

这整个过程千泷雪都是全程懵逼状态,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呆愣的看着脚底的图腾变了又变。

前面的图腾她还真没见过,一个有翅膀的“肥猪”?这是什么鬼?不过后面的她倒是十分的眼熟,一朵九瓣莲,正好和她肩上的胎记一模一样。

“啊!白白的契约啊!竟然被你这个人类小鬼给逆转了,白白没脸见江东父老了,呜呜呜!”

千泷雪惊愕的瞪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小白猪在地上滚来滚去嚎嚎大哭,最奇葩的是一只猪竟然会说话!还是说人话!这是见了鬼了吧!

面前小白猪突然间站了起来,仰起头高傲的伸出手指头向千泷雪勾了勾,看到它这滑稽的动作,千泷雪十分不厚道的“噗呲”笑出声。

本来很高傲的“小白猪”看见面前的人类如此胆大,竟然敢笑话高贵的它,瞬间炸毛,不停的跺着它的小短腿,气炸了说着:“你居然敢笑白白,你欺负人,白白不要和你签本命签约,白白的命好苦啊!咳咳,放开……白白!”

“你这个杀千刀的,说,你干了什么!快说!要不然我烤了你吃了,说不说!”千泷雪听着这“小白猪”的话,联想起之前那诡异的光圈,心里顿时不安,这该不会要了她的命?就像师傅的孤本里那样,被夺舍?

她脑海里脑补了一番,被一只“猪”给夺舍了,啊啊啊!那画面简直是惨不忍睹啊!

世人果真是欺软怕硬,就连只“猪”都不例外,被千泷雪恐吓后,那全身高傲的气焰全熄灭了,乖乖的一五一十全给交代了。

她越听脸越黑,尤其听到主仆契约时,差点没把这头猪给剁了,敢让她当仆人,找死是吧!

千泷雪冷冷的说着:“你不会真的是猪?”事已至此已经契约了,只能无奈的接受,只是她该不会真的和一头猪签订契约?丢脸啊!

“没见识,竟然把白白和低等的猪相提并论,白白是……”

【强烈推荐】“王妃体弱,手无缚鸡之力,你们别让人欺负她!”暗卫看着徒手掀人天灵盖儿的某女:主子,您瞎啊?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