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变着法的消遣人

发布:05-11 17:45 | 1048字
-A +A

云家两个儿子都是有本事的,赚的银子要多一些,其他人在镇子上干活的,哪有这么多。

聚在门口看热闹的妇人也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的确是这么多银子。

其中一个妇人打趣,“老太太,您一个儿子,十四年就存了十一两还余着,两个儿子,那可就是二十二两多了啊!”

刘荷花瞬间黑了脸,即便自家有银子,也不代表可以这样放在明面上这么给人看,更何况还在这个节骨眼上。

云老太太火气一升,一嗓子吼了出去,“云洛,你当真以为我们十四年都是喝西北风过来的?”

王氏眼珠子一翻,云洛以前可没这么聪明啊,脾气还臭的要死,挨了娘不少打,“小洛,银子哪能这么算,要不然,家家户户都不愁吃喝了,往日里你们这一家子开销可也不少。”

“村子里的人家,一年一两,日子都过的很好了,加上爹的丧事,李家赔的银子,家里总归也还有吧,谁家看个腿,也用不着几两银子吧?”

“我家狗蛋贪玩摔断了手,找了个大夫接骨,加上包药的,治了一个月,也就几十文,三四两银子看个腿,那腿怕是镶金了吧?”

说话的人是村子里有名的泼辣妇邱家嫂子,她一开口,其他人也嘀咕了起来。

“可不是嘛,又不是大户人家,金贵的养着,一两银子都少见。”

刘荷花的脸越来越黑,似厨房里炒菜的锅底。

云洛这贱蹄子挨了一顿打,脑袋瓜子怎么突然就变的这么聪明了?

一点点的算清楚,让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云洛见周围气氛烘托的差不多了,继续道:“奶,您身上这件衣裳,是新扯的布做的吧?”

她话刚说完,门口一群人目光立马看向她,月光下,刘老太太那一身褂子看的清清楚楚,上面一个补丁都没有,可不是新的嘛。

有钱扯布买衣裳,没钱给孙子看病?

“大伯娘,您鞋面上的花绣的可真好看。”云洛盯着地上,似笑非笑道。

针线也要银子啊,家里要是没银子,哪买的起绣花的线,别瞧就几根线,绣一朵花可贵着呢,要一文钱。

“奶,娘身上的衣裳都穿了好几年了,上面的补丁都快打不下了,您看,袖口都磨短了。”

刘荷花一颗心颤抖着,这个贱蹄子!

好啊,她当她干什么呢,变着法的消遣人,这么一对比,她可不就是坐实了苛待她们娘三的名头了吗?

她出来的时候,就瞧着新做好的褂子放在床头,随手就披上了,哪晓得,竟还惹了这么一件破事。

她吊着眼,狠狠瞪了一眼王氏,大晚上的,穿什么绣花鞋!

王氏哪敢吭声,默默的低着头。

一个家,穿衣天上地下,就连两姐妹,一个似乞丐,一个似镇子上的大小姐,两个媳妇,一个绣花鞋都穿上了,另外一个却补丁都快打不起了。

至于周蓉和云洛,两人似麻杆一样,哪像云家大媳妇和云老太太,油光满面气色好!

可不就是被苛待了嘛,明摆着的呀!

“都是一个家的,也不能这么偏心吧?”

【强烈推荐】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对象了,分配对象后我嫁了世界首富!!!!这……真的不是她在做梦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苏九0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