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枕上的狭路相逢

发布:07-03 19:17 | 1202字
-A +A

此生,我只爱过三个女人——母亲、女儿……还有桑榆。

——江东隅

桑榆曾经设想过无数种与江东隅重逢的方式,却从来没有想到,两人多年之后的重逢会在床上。

因此睁开眼睛看到那张熟悉的俊脸,她还有点分不清楚,眼前的一切是梦境,还是现实。

两人的姿态和相恋时一样,她缩着身子枕着他的左臂,男人侧着身,右臂轻拥着她的腰身,迷人的俊脸就在咫尺之处,修长的睫毛低垂着遮住平日里的锋芒,显得少有的安祥。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可以将他挺直的鼻梁尽收眼底,那是她见过最完美的鼻子,当时美院的学生都说江东隅的五官比例,足以与大卫雕像相媲美。

那时候,她总喜欢捏着他的鼻尖,得意洋洋地宣布,这是她的领地。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男人总是宠溺地看着她,如是回答。

桑榆情不自觉地抬起手掌,指尖触到他温润的肌肤,轻轻地抚过她熟悉的脸颊、鬓角、漂亮的耳朵……

嗡——

手机的振动声突兀响起。

桑榆手指一颤,转身过去抓过手机,屏幕上不是闹钟,而是助理小刘的电话。

头下的胳膊猛地抽出去,她抓着手机转过脸,正迎上江东隅黑沉沉的眸,对上她的视线,他的目光迅速染上冷意。

指间手机还在震动,桑榆突然意识到,这一切不是梦。

他在眼前,而且,和她在一张床上。

一张床?

桑榆目光重新落在江东隅身上,掠过他半露在酒店床被下精壮的胸肌,她下意识地垂脸,扫一眼自己的胸口——被子半滑到腰间,文胸吊带早已经滑脱,胸前春光尽露无疑——桑榆迅速抓过被子掩住胸口。

“你现在可真开放!”

悦耳熟悉的声线,语气里透着嘲讽与冷漠。

桑榆不屑地挑起眉毛,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脱我裙子的人可是你!”

“那又怎么样?”江东隅墨眸里闪过一抹异色,嘴上却依旧刻薄,“难道还要付你钱?”

妈的,真把她当鸡!

“江东隅,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桑榆咬着后牙,如一只炸毛的小兽,“我现在对你没有夫妻义务!”

江东隅的墨眸里结上寒霜,“你要多少钱?”

桑榆冷笑,“江总现在可是身世过亿的钻石级王老五,一晚上至少也要六位数吧?”

她是故意的,她了解江东隅,也知道怎么才能激怒他……

果然,男人的脸瞬间变成铁青色,瞳孔收缩盯着她的脸,目光似刃,仿佛能一刀一刀削掉她的伪装。

如果是几年前,他生气的时候,她会立刻扑过来,拥着他的脖子,学蜡笔小新卖萌装傻,直到将他逗笑为止。

可是现在……

“你以为我真得对你有兴趣?”

江东隅猛地揭被起身,桑榆来不及躲闪,一眼将他看个正着,漂亮的倒三角身材,铅灰色西裤……

西裤?

注意到他穿得整整齐齐的西裤,她不由地怔住,刚刚看他上半身赤裸还以为……难道昨天晚上他真得没碰她?

嘭!

桑榆还在沉思,江东隅已经抓起外套套在身上,摔门而去。

两手抚额,桑榆无力地长吁口气。

不管怎么样,这个瘟神总算是被她气走了!

……

……

1V1,身心都干净,宠宠宠宠宠~!~

男女主名字出自唐代文学家王勃《滕王阁序》——“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备注:隅,拼音YU,二声。

作者温馨提示:本文高甜,甜度N个+,请注意不要坏牙,哈~!~

【强烈推荐】听说,公主把天下第一美貌的国师给睡了,现在国师正到处找她要让她负责…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