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发威

发布:07-24 15:13 | 1713字
-A +A

苏希洁白光滑的身子裸露在被子外面,吻痕与灯光交织在一起,朦胧而诱惑。蚕丝被里,顾探睡的很深,苏希双眼迷茫的看着天花板,那双灵动的眸子无助闪烁,像一只陷入绝望的小兔子。

耳边传来陌生男人极浅的呼吸声,苏希眼角滑下两滴不知是不甘还是委屈的泪水。

悉悉索索穿好衣服,苏希站在床尾看着沉睡的顾探,目光很是复杂。一刀捅了他?一棒子砸死他?一枪毙了他?脑海闪现无数个邪恶念头,牙齿紧咬着嘴唇,苏希双手捏拳,暗骂一声倒霉透顶,扭头就走。

打开门把,脚下似乎踩到了某个硬东西。

挪开右脚,发现脚底下有一块大得夸张的紫宝石。心里微惊,苏希捡起宝石,对着灯光瞟了一眼,色泽明亮,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苏希耸耸肩,反正已经被那鸟人占了便宜,这东西,就当做报酬吧!

随意将紫宝石揣进兜里,苏希轻轻打开门,做贼心虚似的逃离。奇怪,明明该心虚是那男人不是自己…

她走后,顾探精致的眉头皱了皱,虚眯的眼眸随意扫了眼身旁,心里虽然觉得少了点东西,但却忘了,究竟少了什么。翻个身,男人继续睡觉。

……

回到家,已是后半夜。

家里漆黑一片,客厅安静的诡异。站在客厅,苏希目光悲伤凝视着西北角落那张梨花木椅子,以前父亲总会坐在那里等她回家,现在,那里空无一人。

心头一酸,泪腺膨胀。搓了把脸,苏希故作无所谓回房。回到房间,意外发现陈爱爱竟还没睡。

“哟!舍得回来了?”阴阳怪气的调调响起,盯着苏希,黑暗中陈爱爱目光讥诮。

打开灯,苏希无视陈爱爱冷嘲热讽,脱掉衣服,苏希艰难爬上上床。丫的,大腿间生疼的厉害。见苏希倒头就睡,陈爱爱撇撇嘴,自讨没趣。

“诶!”

踢了脚上铺,陈爱爱不耐烦叫了声。

“干嘛?”苏希没好气,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她很累,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

“我妈给你小姑打了电话,你明天就搬去美国吧!”

猛然睁开眼睛,双眼染上愠怒。“你说什么?”

陈爱爱得意一笑,冷声道:“这家现在可是我跟我***,你现在就是一外人,你难道还想赖在我家不出去了?我们可没那闲钱养外人。”说完这话,陈爱爱转了个身,哼了两句,准备睡觉。

坐在上铺,苏希气的胸膛起伏不定,双手紧握成拳,怒气暴涨。这俩母女,这是准备赶尽杀绝?

狼心狗肺的东西!

越想,苏希越咽不下这口恶气。翻身下了床,苏希赤着脚丫鞋子站在陈爱爱床前。“神经病,大半夜不睡觉!”陈爱爱嘟哝一句,哼哼唧唧表达不满。

苏希冷哼一声,抄起书桌上的台灯,对准陈爱爱后背毫不留情就砸了下去。

啪!

苏希手起手落,台灯在陈爱爱背上留下一个乌痕。“啊!”陈爱爱吃痛叫了声,张嘴破口大骂。“你有病啊?”捂着后背,陈爱爱睡意全无。

“嘿嘿!我就有病,你怎么的?”

苏希嘿嘿一笑,笑声在这寂静的夜里诡异得令人心里发毛。动作利索爬上陈爱爱床上,苏希直接一屁股坐到陈爱爱肚子上,居高临下看着陈爱爱,苏希就像大街上的恶棍。陈爱爱微惊,身子使劲扭动挣扎,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啪!

忽然,一声清晰的巴掌声响起,陈爱爱右脸顿时肿了大半。陈爱爱双目圆睁,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希。这还是平日里那个温和平易近人的女人吗?盯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女人,陈爱爱一时之间,都忘了喊救命。

“我让你横!我让你欺负我!我让你经常欺负我爸爸!”

啪—啪—啪!

心里不解气,苏希加重掌力,对着陈爱爱左脸再次狂扇几巴掌。

“放开我!放开我!”陈爱爱双腿使劲挣扎,她这才从惊愕中苏醒,看着发了疯似的苏希,她很害怕,怕的都要哭了。那张即使夜里睡觉也要化妆的艳丽脸颊,此时却惨白的跟见了鬼似的。

“真当我苏希吃素的?”再次哐当一巴掌扇在陈爱爱右脸,苏希眼神疯狂,今天不打死她丫的,她就不信苏!“骄横跋扈!嚣张的不得了,小婊砸,姑娘今天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我就不是人!”苏希咬着牙,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狂扇陈爱爱。

“呜呜~呜呜~”

陈爱爱无声哭泣,她是真的吓到了。“别打我!别打我,我错了,我错了!”双手护脸,陈爱爱吓得屁滚尿流,那张精致勾勒的俏脸哭的花容失色。

“姐!姐!你是姐,你别打我行不?”捂着双颊,满脸梨花带雨的陈爱爱,眼神恳切的看着苏子。她波浪卷发披散开来,几缕发丝滑进嘴角,模样狼狈。

苏希扬了扬手,看着陈爱爱那张明明生得清纯好看,却略显刻薄的脸蛋,终是不忍再出手。这个人,终究是父亲当亲女儿一般爱护的人…

“给我滚出去!”苏希翻身,指着房门冷喝。

“是!是!”

【强烈推荐】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对象了,分配对象后我嫁了世界首富!!!!这……真的不是她在做梦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