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我是第一次

发布:07-27 00:54

“脱啊。”

妖娆性感的嗓音,如同海妖塞壬的歌声一般,幽幽地在总统套房里扩散开去。

沈娆侧卧在床上,白皙的手臂支着下颌,朝着对面的男人浅浅一笑。

对方局促地站在离她半米不到的位置,有些不敢看她,但身体却遵从着她的指示,抬手去解领带。

只是动作那样笨拙,手指抖着,领带愣是给他越扯越紧。

“沈、沈小姐,抱歉,我是……第、第一次。”

听着那人窘怯的辩解,沈娆“呵”地笑出声来。

——谁不是呢。

她已经结婚两年,却仍是完璧之身,今天她就是来找个男人给自己开苞的!

沈娆摇了摇头,甩掉脑子里多余的想法,然后她伸出手,勾住那条碍事的领带,用力一扯。

男人往前栽倒,整个扑在了沈娆身上。

听到她一声闷哼,他吓得赶紧撑起自己的身体,“沈小姐,你……你没事吧?”

沈娆不出声,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男人脸一红,连忙别开了视线。

近距离看着这张毫无瑕疵的脸,被这样炽热的眼神注视着,他觉得有事的应该是他自己。

沈娆并不恼怒他的躲闪,甚至他长相如何,她其实根本就不在意。

自始至终,她的视线就一直停在他的嘴唇上,薄薄的,如同刀片一般锋利,但看上去又是那样柔软,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像极了那个人,所以她在挑的时候,才会一眼就相中了他。

沈娆轻轻吸了一口气,捧住了他的脸,然后她闭上眼睛,主动凑了上去。

然而,除了冰冷的空气,她却什么都没有触到。

下一秒,身上的重量消失了,伴着一声惨叫,男人重重摔下了床,脑袋磕在地砖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谁?!”

沈娆惊叫着坐起身,目光所及之处,长身玉立的男人雕像一般站在她的面前,英俊的脸上,毫无表情。

没有愤怒,没有失望,没有责难,什么都没有。

沈娆心口泛酸,却只是没心没肺地笑了。

她其实有想过被陆予骞抓包会是怎样一副场景,他如果生气了,发火了,哪怕他皱一皱眉头呢,至少证明,他心里有她的一点位置,那她一定会高兴得疯掉的。

可是,他却连这点情绪都不屑施舍给她。

沈娆这下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她做好心理建设后壮着胆子唤他,“予骞……”

“滚。”

一个字,刺得她身躯一颤。

尽管他不是对着她说着,但沈娆知道,陆予骞应该真心希望自己滚得越远越好。

趴在地上的男人好不容易爬了起来,他虽然已经摔得晕头转向了,但总算没听漏陆予骞的声音,连连点头称是。

虽然他并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凭空冒出来的,但天地良心,和他同处一个空间里,自己快要呼吸不上来了!

男人赶忙抱起沙发上的外套,扭头就跑。

“不准走!”沈娆的眼神猛地凌厉起来,她指着床头一叠百元大钞,低吼道,“钱不要了?!”

“我……”

那人回过头,看看沈娆,又看看陆予骞,这……要钱还是要命?

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喂!”

沈娆被那小子夺门而出的速度气得眼眶都快裂开了,怎么刚才服务的时候不见他这么迅猛?

狠狠拍了下床板,沈娆刚想骂人,陆予骞却倾下身去,将她抱了起来。

“陆予骞,你做什么?”

身体腾空的不安感让沈娆止不住地在男人的怀里挣动,她瞪着他,“你放我下去!”

陆予骞却充耳未闻,径直将她抱进了浴室。

沈娆看着那满满一浴缸已经变冷的,还漂浮着片片花瓣的洗澡水,心底忽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下意识想去抓男人的衣襟,“陆予骞,你别……”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下一刻,沈娆就像是只小鸡仔一般被男人丢进了浴缸。

“哗啦啦——”

沈娆整个人没了下去,又迅速扑腾着巴住了浴缸边沿,但是,她还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水,大开的花洒便将她冲淋得彻彻底底。

陆予骞揪着沈娆的后领,不给她半分闪避的余地,他就这样淋了她一分钟,最后男人丢开花洒,一边拂去溅在外套上的水珠,一边问她,“清醒一点了么?”

沈娆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陆予骞,空洞的眼睛里凝出一丝笑意。

真好笑,他以为她喝醉了?

也是,这样才能解释得通她这种可耻的,放荡的行为。

她身上有没有酒味,他闻不出来吗?

“找这种男人,你是有多饥渴?”陆予骞直起身,无比淡漠地抛下一句,“沈娆,注意你的身份。”

他说完便要走,沈娆却一把拉住了陆予骞的手臂,迫使他停下脚步。

男人的眉头终于蹙了一下,却在看到对方那双在笑却红得快要溢出血来的眼睛时,内心浮起了一丝异样的波动。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刚才被你赶走的那个人,是我买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我只想好好地过一个生日而已,你为什么要毁了它?我没指望你会出现的……不、不对,我其实希望你能来,我希望我可以把自己交给你,但现在,我宁愿你立刻消失在我的面前!”

沈娆已经语无伦次了,她忽然从后方抱住了陆予骞的腰,痛苦地,近乎绝望地问,“予骞,你为什么不肯碰我?为什么?”

陆予骞低下头,去掰沈娆的手,大概是泡在冷水里的缘故,她的手背冰得刺骨,男人用了点力气,想先把她带出浴缸,不料她却抱得更紧,让他完全动不了了。

男人无奈道,“……沈娆,你醉了。”

“嗯!”

沈娆用力地点了点头,就当她喝醉了吧,要不是醉得意识涣散,她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这样毫无尊严地去爱一个人,她真的快要疯了!

“予骞,我……”

接下来的话,被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

这是陆予骞为那个女人专门设的铃声,沈娆听到过许多次,果然下一秒,男人使了狠劲,将她重新甩回了水里,然后他迅速掏出手机接听电话。

“喂,小舒……你怎么了?受伤了?仁心医院?好,我马上过去。”

“予骞……”

沈娆跌坐在浴缸里,大声喊着他的名字,“陆予骞!”

可回答她的,只有震痛耳膜的关门声。

【强烈推荐】“一年后,我们离婚,互不干扰。”一年后,别说是离婚,就连离床都没门。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红家欧尼的话: